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寡水清汤的博客

涂鸦,鸦涂。刊用或转载,请联系或注明出处。情色、广告、出书、博客推广之类请止步。

 
 
 
 
 
 

[置顶] 俚语.俗语(不断更新)

2010-8-29 18:01:59 阅读2286 评论52 292010/08 Aug29

日常生活、闲谈中,常听人应用一些俚语、俗语,虽然不一定是金玉良言,但这些语言除了亲切、通俗、高度概括等鲜明个性外,确实大多包含一定哲理,发人深省。于是,予以检录:

针尖刨铁。针尖,体量微小,却还要在此刨铁。一喻贪婪,二喻积少成多。

穷人无甲,财主无发。穷人终年辛勤劳作,难有长指甲;富人养尊处优,多谢顶。

天晴好撮漏,年轻好读书。给房屋换瓦补漏,需趁晴天及时进行,读书也同此理,要趁年轻,莫错过有利时机,等闲白了少年头。

生人面前莫责子,倪娜面前莫责妻。倪娜:方言,子女之意。不要在陌生人面前责备孩子,不要在子女面前责备妻子。本义为在人前须顾及子女自尊,在子女面前要维护家长威信,实际可引申为告诫人们批评、指责人要注意场合,要顾及他人感受和尊严。

一样山歌百样唱,没个山歌同师娘。相同的内容,有不同的表现手段,表明山歌创作随意性很强。

菱角塘沿莫洗手,大栗树下莫乘凉。教人自觉避嫌,是成语“瓜田李下”的缙云版。

要与别个比种田,莫与别个比过年。劝人要和人家比勤劳、比付出,而不要与人比阔气、比享受。

一代亲,二代邻,三代没地寻。一代是亲人,二代似邻居,三代如陌路。说明亲情疏远得很快。

十个女人九个肯,看你嘴巴紧不紧。女人都这么不矜持?对这句民间俚语仅作如实记录,不作任何解读评论,因为没有发言权。

辣蓼还有辣蓼虫。 辣蓼,一种有着强烈辛辣味的草,可还是有专吃辣蓼叶的虫子。以此告诫人们不要太张扬,世间万物总是相生相尅的,就算你再厉害,也总有能降服你的。

作者  | 2010-8-29 18:01:59 | 阅读(2286) |评论(52) | 阅读全文>>

岩背拍杜鹃,岩下赏婵娟

2017-6-20 22:07:52 阅读47 评论0 202017/06 June20

2017年5月6日上午,岩背关岛尖赏杜鹃。虽然赶上了盛花期,但总感觉不如去年的花儿美,加之天公不作美,顿时没了按动快门的欲望。要不是偶见一帅哥正在指挥一群美女摄影留念,而蹭拍了几张,恐怕得空手下山了。

傍晚,在岩下村巧遇外地游客在标志性的石拱桥上搞摄影创作,再次沾光留下一组影像。岩下村因为是电视剧《鸡毛飞上天》主要外景地而知名度剧增,节假日游客总是多如过江之鲫,常有游客在此走秀或摄影创作,是一个蹭拍的好地方。

作者  | 2017-6-20 22:07:52 | 阅读(47) |评论(0) | 阅读全文>>

龙溪,灵魂安寝的胸膛

2017-6-14 14:52:30 阅读6 评论0 142017/06 June14

家住村口龙溪边水口树旁的大脚嬷爱哼歌,每次遇见她,几乎都听她自问自答的哼哼:

“坑姑嬷,天早五更爬起干嘛?”

“磨豆腐。”

“豆腐磨起干嘛?”

“请客客。”

“客客哪里来啊?”

“下溪滩。”

……

这是存储在我童年记忆里的情景。当时觉得大脚嬷肯定是“癫人”,哼来哼去重复那么奇怪的歌谣,人长得原木树段般粗壮,哼歌的声音却能柔和如细棉线。如今回想起来,觉得很是亲切。因为,它让我又一次想起了老家门前的小河——龙溪。

龙溪,源自三溪乡西应村的柘宝花尖,流经井南、后吴、东雅宅、厚仁,在平坑口出县境,与仙居境内的永安溪会合后注入灵江。

相传,初时并无溪名,后因井南下溪滩一妙龄村姑洗衣服时,误吞在水面打转的彩蛋而孕,产龙四条,分踞四海为王,才赋予这条小溪这么霸气的名字。

名头虽响亮,水面却不宽,窄处不过数米,最宽处也仅五、六十米光景;流域不长,全程仅20余里。流域所经的村庄,均临河而建,村傍着河,河挽着村,难分难舍。因此,说龙溪是龙的故乡,甚是牵强,但说龙溪是三溪的脐带,三溪的母亲河,虽然这比喻俗得透顶,却又实在没有比这更贴切的了。因为,确实是它供给三溪以营养,是它哺育了三溪。我想,大脚嬷当年哼唱的歌谣,或许正是千百年来三溪人对龙溪的感恩和念想。

龙溪是一条河,也是孩子们的乐园。七八岁时,学会了游泳的我,已不满足在浅滩处乱扑腾了,觉得湛蓝如天空的深潭才是天堂。每天吃过午饭,唤上同伴,便如抢食的鬣狗疯跑向龙溪。狗刨、仰凫、潜

作者  | 2017-6-14 14:52:30 | 阅读(6)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一尘不染香到骨,姑射仙人风露身

2017-6-9 22:43:10 阅读99 评论0 92017/06 June9

5月1日,当许多朋友仍然趴在高速公路上看车流凝固、尾灯闪烁,或堵在景区看人头涌动如潮汐的时候,我们选择了人迹罕至的云和雾溪。雾溪,既是云和县境内的一条小溪流名,也是云和县下辖一个乡的乡名,还是云和城区近10万人口饮用水水库名。

    去年冬天与“火山岩”去过一次,就被那一带纤尘不染的山水,质朴真挚的民风所陶醉,以至于多次提及这里,害得年过六旬的“常委”也因此童心大动,5月1日中饭时临时敲定了行程。

    因为云和并非热门旅游胜地,所以高速一路畅通,仅用一个半小时就走完包含一级公路和乡村公路在内的110公里,到达了目的地。

将车停在西坑与水竹垟分岔路口,我们就沿西坑方向的峡谷徒步走而去。峡谷两侧,是陡峭的山峰,茂密的阔叶林,凝碧滴翠,常有危岩半隐半现其间,仿佛是那树叶的绿色堆得太过严密,太过粘稠,以至于把体量庞大的嶙峋巨石给挤兑了,托举到了密林之上。山涧里,清澈透明、不染纤尘的溪水,从容地漫过浅滩,优雅地翻下坡崖,在崖石下汇成碧潭,围作圈圈一番私语后,又悠然散开轻挽的手,追着、赶着、打着筋斗跳跃而起,俏皮地从乱石堆下钻过,欢笑着奔流而去,撒下一路脆响。公路边,涧水旁,到处是野花,红的、粉的、白的、紫的、蓝的、绛的……你推我挤,或张扬地骑坐在枝头、或低调地匍匐在林下、或半是羞涩半是好奇地躲在水边偷瞧,就连光秃秃的崖壁上那一棵羸弱的杜鹃,都因为机缘赋予她一条容身的细小缝隙,而拼却全力回报以三五朵明媚娇艳的花!

天色渐暗,并飘起蒙蒙雨丝,我们方原路折返。回望雾溪这一路山水花草,虽然山无华

作者  | 2017-6-9 22:43:10 | 阅读(99)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上黄素描

2017-6-7 22:33:42 阅读66 评论0 72017/06 June7

上黄村,因村后山上多茅草,经秋一片金黄,故得村名。与我们同日去过的梁家山一样,同属武义县柳城镇,人口规模相近,而且同一批被列入国家古村落保护名录。村民皆王姓,自福建迁居而来。旧时,有连接宣平、松阳、遂昌的通衢经过上黄。如今,古道早已没落,但不时有驴友前来体验、凭吊。

    村民房屋集中搭建在向阳的坡地上,周边是葱茏的竹海和飘带似的梯田。村庄房舍整体略呈弧状,清一色的黄墙黑瓦夯土屋,依地形高低一层层鳞次铺叠开来,颇似布达拉宫的布局,因此被人们称为“江南布达拉宫”。

虽然,号称“江南布达拉宫”似乎稍有牵强之嫌,但是,如此规模,保存如此完好的古村落,确实并不多见。客观而言,论村庄周边自然生态环境,古树成荫、地势险要的梁家山比上黄优越,若论古民居形制、原生态完好程度和美观程度,则上黄胜过梁家山许多。如果说梁家山是一个经见了一定世面,学会了略施粉黛的小家碧玉,那么上黄则完全是一个未谙世事的农家小丫头,比梁家山多出了一份难能可贵的质朴与率真。也正是因为上黄这份浑然天成,不见丝毫人为雕琢痕迹,我先后去过四次,而且认识了该村的王永华先生。

王永华先生是土生土长的上黄人,在外经商,住在村里的时间并不多。但据我所知,上黄村之所以能保护得这样完好,能被各地驴友广为熟知,并且能够入选国家古村落保护名录,成为越来越热门的乡村旅游目的地,与他对家乡的挚爱,与他的远见卓识,与他的不懈努力,与他的热情豪迈有着极大的关系。

我第一次去上黄时,在村里唯一的农家乐偶遇陪金华的一群驴友回上黄游玩的王永华先生。席间听他如数家珍般介绍上黄,而且

作者  | 2017-6-7 22:33:42 | 阅读(66)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浙江省 丽水市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