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寡水清汤的博客

涂鸦,鸦涂。刊用或转载,请联系或注明出处。情色、广告、出书、博客推广之类请止步。

 
 
 

日志

 
 

再赴石笕  

2010-12-14 21:30:42|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月11日,周六,“常委”号召再次造访莲都区贾坑,途中得知贾坑之路正在拓宽,不便行车,临时决定去石笕,登临青田与缙云之间的界牌山。

界牌山,离石笕乡政府还有几十里公里的路程,其中流坑到界牌山10来公里还是崎岖不平的机耕路,有不少路段路面两边是两条被往来车辆碾出的深沟,而路面中间如同一个突起的平台,稍不小心就会碰触到汽车底盘。而南山岭村口一段,更是一个非常陡的斜坡,路面上布满累累浮石。考虑到安全问题,作为头车的我决定停车步行。

再赴石笕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南山岭村水口林

再赴石笕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南山岭村农舍

南山岭村也是一个没多少人口的小山村,房前屋后是层层梯田,小的似峨眉,大的也不过如弯月,几乎全以种植茭白为主。采收后的茭白田里,唯有茭白叶,在初冬正午融融的阳光里,反射着干净、明丽的黄色光泽,在初冬正午微醺的暖风里舞动宝剑般轻灵的叶片。那情形,像是村姑频频眨动无邪的明眸,像是村姑频频眨动高翘的睫毛。

几棵掉光了叶子的老柿树,枝头上还挂着不少熟透了的红柿子,静默地伫立在地头田埂上。这哪里是柿子树呢?分明是慈祥的奶奶,怀揣甘甜的柿子,一边尽职地守望着休养中的田地,一边满心欢喜地等候放学归来的儿孙嘛!

再赴石笕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再赴石笕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从界牌山下来,已经是下午2点多了 ,我们又先后造访了流坑、西坑两个村庄。

在流坑村转了一圈,除了失望,没有别的。农村该有的,不见了,不该有的满目皆是。

在去西坑的途中,山脚下一幢有些破败的泥土屋引起了我们的注意。曾在石笕一带工作过几年的“主席”说,就是这幢远离村庄的再普通不过的土房子,培养了一位中国人民大学毕业的高才生。

再赴石笕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再赴石笕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西坑村还保持着比较完整的原生态,只是有线电视电缆等杂七杂八的电线破坏了山村纯粹的美丽和魅力。

再赴石笕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再赴石笕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再赴石笕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再赴石笕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几个幼童正在帮母亲完成来料加工活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