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寡水清汤的博客

涂鸦,鸦涂。刊用或转载,请联系或注明出处。情色、广告、出书、博客推广之类请止步。

 
 
 

日志

 
 

雪中消闲(一)  

2010-12-19 22:26:0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周三下午刚下过多年不见的大雪,周六,大多数地方依然积雪未化,但是,我们还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外出,到野外,到潘山、银坑、朱坑的雪地中消耗这个寒冷的周六。

        对我们这几个不搓麻将,不打扑克,不泡酒吧,不蹲茶馆的现代古董级闲人来说,整日里在家守着电视机,抱着电脑,而不到野外熏熏山风,不去山头角落看看那些老态龙钟、日趋破败,甚至只剩下一堵断壁残垣的泥墙黑瓦,不到七拐八弯鸡肚肠一样细长的乡村街巷里钻几个来回,不逗孩子玩玩,不跟老农拉拉家常,不了解一些风土人情,不听听鸡鸣犬吠,不闻闻牛羊腥臊,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也有人不理解,问穷乡僻壤的烂屋头,哪里值得我们不辞山高路险乐此不疲?

        说真的,我真没认真想过。只是觉得,我们所热衷的乡村,虽然街巷不如城市繁华,风光不及风景名胜区优美,屋宇不及城市的富丽堂皇,民众远没城市居民见多识广、衣着光鲜,但那一切,是我们从小所熟悉的。因此,亲近乡村,我们就由衷地温暖,由衷地满足。因此,亲近乡村,就算沐浴在乡村粗糙、粗粝,而且夹杂着牛羊猪狗鸡鸭屎臭味的风中,感觉的到,却是母亲慈祥的手、温暖的手轻拂在我们额头。

        随着城市化进程日逐一日的迫近,随着四通八道的乡村公路网道的建成,跟老农一样古朴的、憨厚的、诚实的泥墙黑瓦,正在急剧地破败、坍塌、消亡,纯粹的、原汁原味的乡村正在急剧地淡出人们的视线。不出多少年,我们想再次重温今日的乡村梦,将是难了之愿,而我们今日拍下的影像,却一定是弥足珍贵的孑遗。

                                                                            一、潘山

        潘山,地属莲都区,位居与缙云县东渡镇接壤的阳坡上。我们在大庭庙前停车,从庭坑洋村前过小溪步行上山。山路小而崎岖,但并不是很陡峭,因此,虽然路上还是厚厚的积雪,但是一路行来,一路嬉戏,还是相当顺畅,相当快乐。

        瞧,母子雪战正酣!

雪中消闲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母子大战刚偃旗息鼓,小易数又瞄准“常委”,发动了偷袭战!

雪中消闲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潘山村风貌:

雪中消闲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雪中消闲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雪中消闲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雪中消闲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雪中消闲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雪中消闲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跟着村民学做“萨”(一种用米粉或芋艿做的风味小吃,春节期间油炸了待客):

雪中消闲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雪中消闲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雪中消闲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村民晒制的番薯干、“萨”:

雪中消闲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