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寡水清汤的博客

涂鸦,鸦涂。刊用或转载,请联系或注明出处。情色、广告、出书、博客推广之类请止步。

 
 
 

日志

 
 

[原创小说]变数  

2010-10-30 00:20:45|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天下班回家,林德清边往腰带上挂钥匙,边就猴急猴急地连声喊老婆了。见老婆谢颖在厨房炒菜,也不顾油烟呛人,三两步走将过去,捧过谢颖的脑袋就没头没脑地在她脸颊上连啄了几下:

“老婆,告诉你个好消息!”

“老婆,等会陪我喝几口!”

“老婆,今晚可得犒劳犒劳我……”

“干什么,干什么,正炒着菜呢!骚哄哄的,什么事把你欢喜成这样,财神拍脑门了?也不怕女儿笑话!”

谢颖半是娇嗔半是意外地推开林德清那秃了大半个亮脑门的大脑壳。在谢颖的记忆里,丈夫林德清可是有些日子没这么主动亲热她了。不是推脱累,就是借口忙,其实谢颖心里明镜似地,知道那是他嫌她有狐臭。

“反正是天大的好事,等会告诉你!”

 

林德清说的天大好事,就是赖县长被任命为他们这个县的县委书记了。

赖县长原先是省城一所大学的处长,那年被省委组织部以科技副县长的名义下派到县里来挂职锻炼。挂着练着,他就恋上了这个经济欠发达,却山清水秀,民风淳朴,人文底蕴深厚,而且颇具发展前景的,号称碧海县,却是满目青山的山区小县了,主动要求留下来。因此,他放弃回省城上台阶、进机关的舒适、光明前景,甘愿扎根偏远落后山区小县的事迹,一时成为美谈,省委组织部连发数个通报予以嘉奖,省内各种媒体更是大张旗鼓宣传了一阵。在这一年的换届选举中,毫无悬念地当选为碧海县县长。

林德清,就是赖副县长当选为赖县长的第二个月,从林乡长摇身一变,成为碧海县人民政府办公室的林主任。

 

熟悉内情的人都说,林德清当政府办主任,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因为他和赖县长之间有着不少相似的经历和相似的爱好,可以说是英雄相惜吧。赖县长大学毕业留校任教,起先是辅导员,接着是大学里主管共青团工作的干部,然后是大学主管对外宣传联络的处长,文化底蕴相当深厚,尤其擅长策划宣传之道。林德清呢,虽出自农门,中学毕业就参了军,但自小脑袋灵光,在部队自学大专毕业,喜欢读书,有相当的文字功底,曾是连队文书,复员后分配在一个小乡,还是当文书,兼乡团委书记。合该他走运,没多久,赶上双推双考东风,以第一名的成绩升任为主持工作的团县委副书记,不到两年时间又摘去了头上的副字,再后来委派到他发迹的僻远小山乡任乡长。

 

林德清当了县府办主任后,本来机灵、圆滑的他,那是历练得更加出色了,上上下下,三教九流,处得熟熟的,混得铁铁的,慢慢地,“拎得清”这个绰号就在碧海县官场、商界喊开了。起初,林德清又是拱手,又是作揖,求大家饶过他,不要羞煞他,后来,大大小小的官人商人们喊得勤了,他也就慢慢习惯了。

有一次,他跟几个哥们一起喝酒,说到知己处,不由得吐起满腹苦水。说在县府办主任这个位置上,要是没个拎得清的人,还真不行。莫说别的,就拿赖县长的称呼来说事吧,兄弟们,这里头的学问就大着呢!

在政府机关,尤其是县长办公会上,哪次不是县长扎堆?如果都是县长、副县长地喊,那就缺乏创意了。因此,这种场合喊赖县长为“赖班”是最合适的。但是,只能喊“赖班”,绝对不能喊“赖班长”,要明白无误地表示尊卑有序。班长,那是县委书记的代名词。别看在座的都是政府副县长,可是谁都不是傻子,政府是在党委领导之下的政府。

在公众场合,也不是哪里都适宜喊县长的。比如在飞机上、在女人、文人扎堆的场所,要喊正式职务称呼“赖县长”,而在酒店、娱乐场所,则应该喊“老板”,要不要带上姓氏,带上真姓,还是即兴带上“钱”、“郝”、“郭”等假姓氏,那要看情况临时决定;到学校、到相熟干部群体中,要喊“赖教授”。

总之,让领导听着舒服、听着高兴是第一要务!

总之,工作上许多貌似平常的细节,那都是考验人智慧度、忠诚度、细致度的呢!

林德清还是在团县委主持工作的时候,赖县长到团代会上作报告,团干部们的掌声自县长的身影出现在会场门口开始,一直热烈有序、经久不息地响亮着,直至县长在主席台上稳稳落座,林德清也放下了一直鼓着掌的双手,会场上雷鸣般的掌声才戛然而止,数百名团干部才齐刷刷端坐到位置上,整个会场鸦雀无声,连会场上经常听到的翻椅背的声音,咳嗽的声音,小声交谈的声音统统没有。

听说后来赖县长私下里说过一句话,部队里锤炼出来的同志,综合素质就是非同一般。

原来,林德清主持团县委工作后,提出团干部要有青年朝气,要有青年激情,还要有铁的纪律,要争做干部楷模。开展的第一件工作,就是整肃纪律,修订常规,对县委书记、县长,县委常委,一般县级副职到会,掌声何时开始何时结束,掌声热烈程度,面部表情等都分别作了详尽的明确规定。再后来,县里不少单位、部门都到团县委学习,纷纷推广团县委的成功经验。

不过,真正让“拎得清”名扬碧海的是不久前的一次“危机”处置。

赖县长有个爱好,那就是车,而且只喜欢皇冠车。当年挂职副县长,别的什么都将就,就提了一个要求,要是给他配车的话,一定要给配辆皇冠车,为这件事,当时的几个副县长中就有很大反响。当选县长后,换了一辆,还是皇冠车。为此,有人给赖县长起了个外号,叫“皇冠县长”。谁也不知怎么搞的,上面不但知道了这件事,而且对此事竟然相当重视,组织部派了人员来调查、考察。

林主任当然是调查组的第一个谈话对象。

林主任说:“要说我们县长是皇冠县长也行,不过他这个皇冠,是名副其实的三农县长皇冠!”

调查组的同志忙问:“此话怎讲?”

林主任说:“我们县长的车都是皇冠车,这不假,但领导们仔细看看车牌就不难看出究竟,1450,就因为那车挂着的车牌是我们这里方言‘要死五人’的谐音,当年谁都不要,我们赖县长一直沿用至今。我们赖县长说了,1450,他到碧海来,就是要‘一世为民’!这是一。”

组织部的同志相互交换了下眼光:“那二呢?”

“我们赖县长的车里,随时放着三件宝:一是草帽。他下乡多,又最反感别人为他打伞,人为制造隔阂,所以,从来都是带顶草帽,晴遮太阳雨当伞,几年来草帽戴烂了七、八顶;二是套鞋。他上山下乡,全县各乡镇全跑遍了,水利工程、农田改造工程,没有一个工程没留下他的足迹的,套鞋穿破五、六双;三是铁镐。他十分重视水利、土地整理等农业基础工程质量,每次上工地,必定扛上农用铁镐,随时有可能亲自动手开挖工地,检查工程质量,工程负责人没有不怕他,没有不服他的。”

组织部的同志一听,个个两眼放光,组长更是来了兴趣:“小林,去看看你们县长的三农车!”

后备箱里,果然放着半新不旧的三样宝。

组织部调查组回去前,要求碧海县就“皇冠县长”事件,呈送一个详细的书面汇报。

不久,省报头版就刊出了一篇题为《皇冠县长的三农车》的长篇通讯。随之,省、市电视台、电台,纷纷紧锣密鼓地跟进,高调宣传赖县长的事迹。赖县长被竖为新时期干部楷模,一心为农的“三农县长”。

随着“三农县长”喊声一高,赖县长也高升了,今天正式升任为碧海县委书记了。

 

上了床,谢颖听林德清这么一说,也是止不住地兴奋。往林德清怀里拱了拱,嘴唇贴着他胸大肌,怏怏慵慵泱泱喁喁地问:“……这……都是你的功劳……那,以后……你还是当这个……政府办主任?”

林德清被妻子柔软的嘴唇拱得心猿意马的,更被妻子暖烘烘的鼻息撩拨得难以自持,一个翻身将妻子压在身下,醉醺醺地嬉笑着说了一句双关的话:

“照理说,是该我上了!”

 

林德清心目里想上的理想位置是县委办主任。而且觉得,从县府办主任转变角色,上个台阶为县委办主任,虽然不是铁板上钉钉般牢靠,但也该是指日可待的了。

委办、府办,虽一字之差,表面看来似乎平起平坐,其实个中隐衷多着呢。

这些年官场混下来,林德清真不愧是“拎得清”,他对官场里那些看得见的通道和更多看不见摸不着,但是,一不小心就碰得人鼻青脸肿的无形门道,都是梳理得清清楚楚的。

府办主任,正科级别,到顶了。委办主任,弄得好就进常委,名正言顺的副处。四、五十万人口的一个县里,几千、近万端公家饭碗的公务员中,奋斗一生,有几个能登上副处这个台阶?基层的同志上来办个事,见个面,或者两个主任下基层,头头脑脑们对府办主任跟委办主任的热络程度就很不一样。

凭心而论,赖县长高升书记,林德清当记首功,他进县委办当主任,真是顺理成章的事。

 

赖书记啊,也真耐得住性子。常听官场中有人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头把就是动干部”,赖书记上任都快三个月了,碧海县官场,还是不见风不见雨,还是四平八稳的,没见人们事先预测的那样来个底翻天式的大变更,只不过补了他当书记后空出来的县长的缺,还有就是一个局补了正副局长几个缺额,原来的领导班子因廉政风暴被一窝端了。

 

这一天,组织部终于通知林德清去谈话了。

“终于要动了,终于要动了!”林德清心里喜滋滋地、蠢蠢动地,脸上却是风平浪静地敲开了部长的办公室。

也只三四十分钟吧,谈话就告结束了。部长亲自把林德清送到电梯口,一再热烈握手,一再客气地打断林德清的话头,一再讲些激励人心的话。

电梯的门一关上,林德清就从电梯里镜子般光亮的不锈钢壁板上看到了自己的身影。

这张脸是你林德清的吗?几十分钟前还是风平浪静的,阳光灿烂的,此时是什么?青灰?苍白?一浪高过一浪的是僵尸一样的死色啊!

林德清感觉电梯顶上换气扇吹下来的风钻进他的领脖子,吹得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冷得他心里更是凉透凉透了!

部长刚才宣读了县委常委会的决议,任命他为碧海县县志办主任。

 

交接了县府办的工作后,林德清好不容易把现在暂时接替他主持县府办工作的副主任小王约到了碧海县最具盛名的“碧海山庄”。小王可算得是林德清最信任的一个下属了。

本来是要一起喝一杯吃顿饭的,可左等右等,等到了晚上7点钟,还不见小王赴约。稍后,小王电话里叫他顾自吃饱再说,他是实在分身不开,只能等县长的客人散后,再过来陪他喝茶。

看着满桌珍馐佳肴,林德清怎么也提不起食欲,胡乱夹了几筷子精心烹制的美食,也是味同嚼蜡。筷子一扔,咕咚咕咚猛灌了两杯五粮液,把个酒瓶往饭桌上重重一撴,就散了架一样瘫在了椅子上。

 

“我来迟了,我来迟了……”

10点半光景,包厢软木门随着越剧《红楼梦》中贾宝玉去潇湘馆为林黛玉送行的那一声引子嚯地打开。

红光满面的小王来了。

“老林,老林,不是我剥你面子,酒我是不能再喝了,就喝茶啊!”

林德清似睡非睡地,半睁半闭着眼睛,也不吱声,也不欠身,心里早翻江倒海过好几遍了。也就是眨眼功夫啊,都放上鸽子,喊上老林了,原先哪天不是“德清大哥”长、“德清大哥”短的呢!

两人换到包厢里间茶室坐下,沏上了各自喜欢的茶,挥退服务生后,林德清终于主动挑起了话头。

“小王,你说这到底是哪里出的差错呢?”

小王眉头微微一皱,似乎对林德清还是小王小王的呼唤有点不满。端着茶盅,擒着盅盖,借着转圈吹拂茶盅里的茶水的功夫,在思考在组织怎么接过眼前这个老上司扔过来的话题。

半晌,小王终于把茶盅也那么郑重其事地往茶几上响亮地一搁:

“老林,你是装糊涂,还是真不明白?你可是咱县里有名的拎得清啊!”

“我是真想不通,到底错在哪里啊!”

“你就是再大的忘性,也还不至于把那次‘皇冠县长’的事给忘个一干二净吧?”小王见林德清真是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痛苦模样,干脆就直接点破了。

“哪能忘记呢,难道错会在这里?”林德清肃然正襟而坐。

“我问你,称咱们赖县长是‘三农县长’是不是你在汇报时第一个提出来?”

“正是!”说句心里话,林德清还真期望过这成为职务升迁的敲门砖呢。

“这不就明摆着了,你的问题就出在这个诨号的编排上!你知道现在我们碧海民间管咱们赖书记喊什么吗?”

“……?”林德清茫然不知。

“有叫伤农书记的,也有叫三乱书记的!”小王一字一顿地说。

 随着“三农县长”的事迹见诸报端见诸媒体,赖县长升任县委书记后,举报赖县长的材料也随之源源不断涌向上级党委、上级组织和纪检部门。称赖县长的草帽、套鞋、铁镐,无非是作秀工具。举报他上任书记后,借国家四星级名胜风景区碧海国家地质公园申报五星级之机,盲目建设,大肆违规批地,低价拍卖大量优质农保田,用于商业用房和度假村、高档住宅区建设,同时,偷梁换柱,把早些年的土地平整项目当做新开土地,凭空造出了许多“建在山顶上,建在云端里,根本种不了庄稼的梯田”,上报国务院置换用地指标,套取巨额专项资金。所谓以草帽、套鞋、铁镐为标志物的“三农县长”、“三农书记”,实实在在是不懂农业的草包县长、乱搞一套的“三乱县长(书记)”,“伤农县长(书记)!”

赖书记上任后,全县干部人事工作始终不见大的调整,据说局部形势不稳定不明朗,就是主要因素。

尤其是举报材料中的土地违纪问题,甚至引起了国务院的高度重视,就此专门下派了工作组,不日就要进驻碧海县彻查有关土地违规之事。

“在这个节骨眼上,赖书记还没有忘记你,还没有把你一撸干净,还给了你个县志办主任当着,要我看,老林哪,真算你鸿运当头呢!”说着说着,小王就激动了起来,像长辈教训下辈似的,在茶几上笃笃笃敲起了指头。

林德清像一具抽去了灵魂的躯壳,轻飘飘地悬浮在椅子上,前胸后背,似有无数小虫在爬,黏黏的,痒痒的,估计是汗在流吧。

小王见昔日的上司这么一副失魂落魄的可怜样子,也不觉动了恻隐之心。附过身子,扶着老林的肩膀,说:“德清哥,莫灰心,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饭碗总是保得牢的,茶总还是有得喝的。”

喝了口茶,小王继续说道:“据说是赖书记亲自提议你接任因心梗而英年早逝的县志办马主任职务的,常委会的同志也一致公认你的才干,也只有你能胜任这个以文字见长的工作岗位,而且还听说赖书记对你的赏识是始终未变,殷切地期待你在新岗位上很快有新的建树。”

“难怪,难怪,赖书记被人骂了,还不怪我这个始作俑者,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呢?”林德清咧了咧嘴,想潇洒地笑上一笑,可连他自己也觉察到那严重走形变样了的嘴型,要是再往上扯一毫米半毫米的话,那真叫哭笑不得啼笑皆非,真比哭还难看了!

他赶紧端起茶盅呡了一口,感觉这上好的金骏眉,他嗜好的红茶,根本不是他的味蕾早已熟悉透了的那个味。或许是泡茶的水温度过高了,或许是泡得久了,不然就是心情关系,好端端的顶级茶叶就变了味。这样想着,心里不禁多了一层认识:俗话都说,眼睛一眨,老母鸡变鸭。世上事,世上物,本来就随时充满着不确定的变数!

恰在这时候,林德清口袋里的手机响起了嘟嘟声,那是短信息提示音。

林德清有点意外,都这个时候了,谁那么清空,还给我发短信,就算不知道褪了毛的凤凰不如鸡这个道理,总该知道我已经是个过气了的县府办主任吧?

过去手机24小时没歇停,身上随时带着好几块电池板,可自从大家知道他将到县志办当主任后,他的手机差不多成了摆设。他一个人生闷气时,还很下流地感叹过几次:手机啊手机,如今的你,还不如娘生给我的鸡鸡用场大啊!

林德清打开手机一看,是两条短信,发件人没名没姓,只有106开头的一长串号码:

第一条叫《球论》:1、领导是篮球,既要紧跟又要使劲拍;2、群众是排球,既要主动接球,又要加强拦网;3、工作是乒乓球,在台上来回推挡不能停下;4、问题是羽毛球,一定要把它扣在对方的场地里;5、棘手的事是网球,一定要用力扣杀,才能迫使对手丢分;6、调查研究是水球,半天不入门,而且还浮在上面;7、侍候领导是曲棍球,永远都要弓着腰跑来跑去的!科学发展观要求我们:有实权时做点大事,有虚权时做点实事,有小权时做点好事,没有权时做点善事,有人搭理时做点公益事,没人搭理时做点家务事。

第二条是《人生应该记住的句子》:1、再苦,也别忘坚持;再累,也要爱自己。2、低调做人,你会一次比一次稳健;高调做事,你会一次比一次优秀。3、成功的时候不要忘记过去;失败的时候不要忘记还有未来。4、生活不是单行线,一条路走不通,你可以转弯。5、让梦想成真的最好办法就是醒来。

读着读着,林德清觉得还有点意思,失落、阴霾的心头顿时飘过一丝亮色来,嘴角一抿,不觉会心微笑了笑。

一抬头,看到小王诧异地注意着他,赶紧一连声承让:“王主任,喝茶,喝茶!”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