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寡水清汤的博客

涂鸦,鸦涂。刊用或转载,请联系或注明出处。情色、广告、出书、博客推广之类请止步。

 
 
 

日志

 
 

永远的新棉袄  

2011-01-11 12:13:4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家贫,兄弟姐妹又多,作为老幺的我,在那提倡“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的年代,自然而然更是“旧衣服传承人”了。因此,自打我记事开始到参加工作,每年每年,最大的心愿就是过年时能穿上一件新棉袄。

上学后妈妈许诺,等我10岁时一定给我做新棉袄。可是,等我经过漫长的期盼,终于长到10岁时,我的美好愿望又落空了。

八口之家,仅靠妈妈微薄的工资支撑,蒙冤的父亲,在“无产阶级专政”的长期重压下,不幸身染沉疴。保证父亲的药费就是一件天大的难事了,家里哪里还有钱买棉花棉布给我做衣服?

妈妈语含内疚地保证:“再过几年,等你爸爸身体好了一定给你做新棉袄。”

很快地,三年过去了,已经是高一学生的我,对新棉袄的向往也在这一年的冬天来得特别猛烈。

一次体育课,照例是先绕操场慢跑热身,几圈下来,出了一身汗,于是,我随手脱下了外套。谁知我这一脱,竟然如惊天般轰动——包括老师在内的所有人,笑得泪流不止,笑得肚痛不已,笑得差点断了肚肠!因为,我身上穿的是姐姐们小时候穿过的又小又短又旧的花夹袄!

那一刻,我恨不得在操场上找出条地缝来钻了进去。

可是,这年过年我依然没能穿上新棉袄。妈妈再次爽约,因为她把本来准备给我做棉袄用的布票、棉票和钞票都资助给家中遭遇火灾的学生了。

得知原委的那一刻,我嫉妒,我委屈!同时也恨死了母亲!

在与母亲的冷战中,在一如既往默默的等待中,在惴惴然的期盼中,在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望中,慢慢地,我读懂了母亲。怨恨母亲的坚冰逐渐消融,我的心逐渐复苏,继而暖融融的,而且年岁越长,这份温暖的情怀就越发强烈——

因为,我越来越清晰地看到,那件新棉袄上,折射着的,是母亲平凡而博大的爱!

因为,我惊喜地发现,那件让我朝思暮想魂牵梦萦,却永远失却了的新棉袄,早已悄然披在我灵魂深处!

 

 

 (《浙江日报》一编辑来电问我们小时候过年都有什么期盼什么愿望,于是,这件梦中的新棉袄就再次温暖了我的心。)

(特别鸣谢良师益友水墨烟云的口诛笔伐)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1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