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寡水清汤的博客

涂鸦,鸦涂。刊用或转载,请联系或注明出处。情色、广告、出书、博客推广之类请止步。

 
 
 

日志

 
 

恋上荠菜的香  

2011-01-20 20:14:1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些日子,樊老师夫妇请我们吃了顿荠菜饺子,那带点青草野味的清香,不知不觉间便潜入了我的睡梦,在我的肠胃里千回百转,在我的味蕾上欢欣雀跃。

    说起来,自小在田间地头摸滚攀爬的我,对荠菜并不陌生,也早知道荠菜能吃,而且味美,还有药用功效,但从没品尝过。因为我们老家的人更喜欢吃另外一种据说有清热解毒功效,名叫“苦叶菜”的野菜,或拌些姜丝蒜泥清炒,或跟土豆一起煮。读书后,还发现自古就有文人墨客,以荠菜为素材吟诗作词抒发情怀,赋予这不起眼的野菜以别样的风雅。如辛弃疾的《鹧鸪天 游鹅湖醉书酒家壁》:“春日平原荠菜花,新耕雨后落群鸦。多情白发春无奈,晚日青帘酒易赊。闲意态,细生涯,牛栏西畔有桑麻。青裙缟袂谁家女?去趁蚕生看外家。因此,对小小荠菜,我又多了一份敬重与爱戴,更不好意思为饱口福,而将这文邹邹、羞答答如小家碧玉的荠菜粉碎于齿舌之间。

  不过,樊老师的这顿荠菜饺子,实在把我胃里的馋虫勾引得如痴如癫了,使得我不管不顾地恋上了荠菜的香。

  听他们说荠菜采自荆坑田间,于是,一日午后,趁着空闲,就将车开到荆坑田头,将斯文塞进腰带,低头剜起荠菜来了。

  冬日闲田,荠菜特别的肥美娇嫩。不大功夫,就装了满满一袋。一回家,就动手择去杂草,摘下冻坏的黄叶,然后一遍遍清洗,淘尽泥土碎屑,然后放入竹篮,往阳台一挂,沥干水分。

  次日,温水盥手,细细剁碎荠菜,拌入瘦肉、虾皮、鸡蛋、冬笋、豆腐,淋下料酒,撒上精盐、味精,以一种未曾有的虔诚与热情,投入到手工包饺子程序中。随着一个个形态丰满的饺子铺上案头,心,似乎也渐渐充盈了起来。

  三番滚水,饺子出锅。

  儿子吃得直点头。

  老婆则砸吧着嘴巴说:“好吃是好吃,就是太麻烦。”

  送了几个给老父亲尝鲜,他慢嚼细品后,即让保姆放入冰箱速冻,说是要留着慢慢下酒。

  老岳父老岳母,一口气均分了20多个饺子,直问他们的女儿我的妻子:“会不会吃得太多了?”

  几个朋友分享后,也直夸味道鲜美独特,涎着脸问:“还有没有?”

  没成想,几个小小荠菜饺子,就把家人、朋友哄得眉开眼笑了,而我呢,更油然多了一层幸福与满足。

  不过,仔细想想,这并不奇怪,爱美食,也就是爱生活。爱美食的人,大概也会跟我一样恋上荠菜的香,在那清淡而纯真的味道里,美美地享受鲜香、滋润、平和的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1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