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寡水清汤的博客

涂鸦,鸦涂。刊用或转载,请联系或注明出处。情色、广告、出书、博客推广之类请止步。

 
 
 

日志

 
 

心有木樨自然香  

2011-11-16 20:57:4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木西花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上世纪70年代末的一个冬日,村里来了个戏班子,挂名“木西花剧团”。几十年过去,他们当年演的是什么戏,唱的是什么腔,我早忘记得一干二净了,但是,木西花这个地名却牢牢地根植于心了。

那时候,还是孩子的我,只觉得木西花这个地名很别致,以花名为村名。后来,几次偶尔想起,都忍不住思忖,木西花这个村名,除了别致,还很有文化内涵。不过,“木西花”应该是“木樨花”三字才对,这样才有花的馨香馥郁,才有诗的浪漫和画的意蕴。而生活在这里的人,应该都是沾有几分仙气或灵气的,都应该有一段故事的。于是,早几年曾心血来潮,活生生编造了一个题为《叠箱岩与美女瀑》的所谓民间故事,说的是这个村子里有个富得流油的杨员外,50开外才喜得千金,因为爱女呱呱坠地之时,正是木樨花飘香季节,所以杨员外给这个宝贝疙瘩取名为樨樨。这个樨樨,不单花容月貌,心灵手巧,女红功夫了得,而且还识字知书,能诗会画,更有一副莺燕般清亮宛转的歌喉,喜欢唱山歌。不幸的是,杨员外为了巴结权贵,竟然要把这么一个妙人儿许配给温州府一个丑陋、庸俗、猥琐的盐商巨富之子,而樨樨却对在她家为她做嫁妆,喜欢唱山歌的小箍桶匠一见钟情,暗生情愫,私定了终身。杨员外百般阻挠如花似玉的女儿樨樨的婚事,设计害死了樨樨中意的小情郎,而性情刚烈,对爱情忠贞不二的樨樨姑娘也为之殉情。

故事写完后,不知道有没令他人动容,我自己是一次次被感动了,因此,一次次想到木西花实地走访一番,可总是不得便而未能遂愿。

上周六,我终于有缘亲近这个心仪了数十年的小山村。

木西花,过去名唤“木樨花庄”,属缙云十四都,现在是缙云县大洋镇辖区内的一个行政村,南与永嘉县接壤,是缙云东南门户。村民大多姓王,据《王氏宗谱》记载,宋嘉定二年,宋状元龙图阁学士王十朋之五世孙王国兴王国材兄弟因避战乱自温州乐清左原迁至木西花定居。当时,村口植有数棵枝繁叶茂的巨大桂花(俗称木樨花)树,每逢八月金秋,满树金黄色小花,如无数金星散落于树梢,在秋阳下熠熠生辉,微风过处,清韵扑鼻,香及数里,故得村名“木樨花”。几百年后,没有了当年的木樨花,但是木樨花这个村名一直沿袭至今,只不过,不知是因为“樨”、“西”音同而讹,还是因为贪图“西”字书写、认读方便些,“木樨花”,演变成了“木西花”。

来到木西花,我才发现,我以往的想当然是多么无知、多么偏执、多么可笑——过去,我一直顽固地以为,既然大洋是“缙云的西藏”,山高路险,风萧水冷,那么大洋镇下属的村庄应该更全是山顶人家、云中庄园了,木西花也不例外。

木西花,这个小小的村庄,坐落在一个狭长的山谷里,一条宽不过10米的小溪坑自北而南,悄无声息地流淌而过。东西两面均是高达千米的青山,仿佛是两排擎天柱,把天空稳稳地支撑住。放眼望去,山上植被茂密,层次分明。上半山,是郁郁葱葱的针阔什木林,宽叶树,应该是青冈木为主的灌木,而针叶树以松树为主。唱主角的松树,年迈的,高及云天,树干曲折遒劲如苍龙,树冠则被强劲的山风这把无形巨剪修剪得如同刀削斧剁一般扁平。这些造型奇特,形象生动的老松树,除了给巍峨的群山增添了一道道景色,更重要的是赋予这峰峦以灵性、以精神了。看到了它们,就会油然想起陈毅元帅那首脍炙人口的五言诗:“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看到了它们,坚韧不拔、宁折不弯的刚直与豪迈,不畏艰难、雄气勃发,愈挫愈坚、坚韧不拔的气概便勃然荡漾于心间。下半山则是修竹成林,山风轻掠,竹顶便摇头晃脑,顿成竹海涟漪,又仿佛无数老夫子正在吟诗作赋。

清洌而明亮的溪坑名叫南溪坑,坑水泛着幽幽蓝光,显得格外的洁净。村子出口处筑有一道水坝,溪水翻坝而下,形成了一条宽宽的水帘,冲击而下的水流,又在坝下凿开了一个水潭。可惜是初冬时节,不然,脱了衣裤扑入潭中,或仰浮于水面,读白云苍狗,听松涛水声;或潜入水底,与成群的鱼儿竞游;或在潭边立定,闭上双眼,任淘气的鱼儿将你腿上的污垢、老皮叼啄干净。我想,那一份令人颤抖的舒爽和痛快,不是久居水泥森林的城市居民所能想象的。

新旧不一的农舍沿溪坑而建,估计约有百来户。农房外围是农田和旱地,地势平坦。水田有种植茭白的,也有种了生姜,种了水稻的,还有一些荒芜长满杂草的。旱地上则是番薯、蔬菜居多。穿村而过的省道公路,就是村里的主要街道。沿路走过去,房屋都是关门紧闭的多,也没见到几个村民,而且在家的,跟现在大多数农村一样,都是老年人。房前屋后,环境非常整洁,没有城市里到处戳人眼球的塑料袋、废砖头等生活和建筑垃圾。以往人们印象中的农村标志性建筑物——露天茅坑,被整洁的公厕所取代了,连牛栏猪舍也经过了改造。不过,最吸引人眼球的,还是村子出口处的牌坊。这里,古树浓荫,溪水潺潺,刻录了千百年来的荣华和变迁,用鹅卵石精心衬砌的山墙,以及巍峨的石牌坊木牌楼,则当是新农村建设的杰作,表达了如今木西花人的巧妙构思和美好向往。

徜徉于牌楼下、水潭边,耳畔不时传来秋虫嘶鸣之声,山林中野鸟山鸡扑簌之声,眼前则是座座青山,排排农舍,碧水泛幽,木桥横斜。刚才还在心头招摇着的那种憾意——木西花村不见木樨花!顿时被“小桥流水人家,枯藤老树昏鸦”的意境所融化,呼吸间,竟然冒出一种淡淡而清新的微香。你肯定知道,这就是木樨花的清香。是的,那是我心中的木樨花开了,心有木樨自然香。

木西花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木西花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1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