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寡水清汤的博客

涂鸦,鸦涂。刊用或转载,请联系或注明出处。情色、广告、出书、博客推广之类请止步。

 
 
 

日志

 
 

再访杨坑  

2011-11-29 17:27:3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访杨坑,出发前就一次次在心里扒拉:30多年过去了,今日杨坑,迎接我的会是怎样的一种姿态?村口那棵千年香枫可还枝繁叶茂?那些质朴而温馨的泥墙黑瓦可曾被冰冷的水泥钢筋建筑所吞噬?那座古老的祠堂可还健在?祠堂里那个高高的古戏台可还能容千军跑万马?昔日的羊肠小道可曾拓宽?

再访杨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 图一:好客的村民送我们大白菜 】

        带着许多的疑问,带着许多的假设,在初冬一个温暖的早晨,我踏上了再访杨坑之路。

再访杨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再访杨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再访杨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再访杨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再访杨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 图二:我们在村口香枫树下烹制午餐 】

        听人说,昔日从缙云项弄、杜村一带到莲都区杨坑村的羊肠小道已几近荒废,而新建的机耕路还未贯通,于是,转而从皂树沿小溪坑逆流而上。经过几个村庄后,水泥路面的康庄公路到了尽头。几个村民告诉我们,沿着连接水泥路的机耕路一直往前,就是我们的目的地杨坑,小车可以通行。上路不久,我们就叫苦不迭,几天前一场罕见的冬雨,将这条简易公路浸泡得泥泞不堪,原本就很不平整的路面,经过往车辆一碾压,形成了一道道深沟、一个个高坎,颠簸暂且不说,稍有不慎就会碰及轿车底盘。走走停停,小心翼翼行驶了20多分钟,远远地看到了一棵巨大的枫树。杨坑到了。

再访杨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 图三:杨坑村全貌 】

        冬日中午和煦的阳光,透过发黄的枫叶,在地上洒落下一片片斑驳的光影。我们将车停妥当后,几位女同志就忙着准备午饭了。我们几个带了相机的大老爷,则忙不迭地钻进村头巷尾,去捕捉各自喜欢的场景。而我的目标比他们清晰,请一位村民带路,直奔村里的老祠堂。

再访杨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再访杨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再访杨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再访杨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再访杨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 图四:完美的民居 】

        80年代初,也是初冬时节,我第一次来杨坑,就在这个祠堂里住了三天两夜,就在这个祠堂里赢得了如今看来很可笑的自豪和满足。

        那时,高考落榜的我,凭着初中毕业后在家务农期间自学的二胡技艺,在一个农村越剧团里充当“三弦堂”,即负责敲锣、拉琴、弹三弦的角色,跟着剧团吃四方饭。杨坑村,是我们剧团商业演出的第一站,记得我们是从项弄村义演后一路翻山而过,来到杨坑的。

        祠堂里,正对大门处竖了四根粗壮的圆柱子,拦腰架了横梁,再在上面铺上厚厚的松木板。木板下面既可作通道行走,也可作为存储老人为自己准备的空棺材等不常用杂物之用,而木板上面就是演才子佳人恩爱情仇悲欢离合故事,赚人们眼泪和欢笑的戏台。第一场戏演下来,我们剧团就在杨坑及附近村庄引起了轰动,人们都说这个剧团不错,戏演得好。

再访杨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 图六:农家门前 】

        而我,实事求是地说,无疑成了杨坑村大大小小孩子们眼中的英雄。那时的我,才十六、七岁,发育得迟,个子很矮,孩子气得很,坐在后台,那琴杆高出人头一大截,因此,戏散了场,走到哪都有跟我年纪相仿的孩子跟着、缠着,一遍遍好奇地、敬仰地问我:“你几岁了?十四岁有没?十六?”或许是这些孩子的盲目崇拜,驱散了我对戏台板下那一口口黑漆漆的空棺材的恐惧(夜场结束后,我跟乐队里的其他几个小伙子将被铺往戏台板上一摊,就是床了),坚定了我对这种颠沛流离生活的信心。

再访杨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 图七:祠堂 】

        来到祠堂前,只见墙上白灰剥落,门前蒿草丛生,呈现出一派破败之相。将紧锁着的大门推开一条缝,侧身斜睨,祠堂里的戏台还在,戏台板下的棺材没30年前那么多了,祠堂前的天井,祠堂大厅,空空荡荡的,地上都长了厚厚一层青苔,阴森森的绿,空寂得可怕。

再访杨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图八:我们曾经的“饭堂】 

        祠堂对面的民房,是当年我们吃饭的地方,年久失修,大部分已经倾倒。端起相机对准这幢即将成为废墟的房子,盯着取景框半天不敢按动快门,因为此时浮现在眼前的,竟然是一碗加了红酒糟的芋头、芋梗!这是当年这幢房主人款待我们的特色菜肴。

再访杨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 图九:寂静的村巷 】

        离开祠堂,沿着坎坷不平的小街巷,出没在迷宫一般的一堵堵黄泥墙间,尽管这种泥墙黄得那么纯粹,黄得那么温暖,但是我的情绪一直很低落。因为,今日所见之杨坑,跟30年前的那个杨坑相比,从整体上看,原生态的建筑保存得少有地完好,但是十屋九空,少了不少生气,却多了若干颓废。两个在大门口晒太阳的妇女说,村里稍有点本事的,都外出打工赚钞票了,留在村里的,不是七老八十的老骨头,就是个别需要长辈照料的小孩子。因为人气少,村里的狗见了陌生人都觉得很难得,很亲切,根本不会用犬吠声来吓唬人。末了,她俩还问我们是哪里的,什么单位,一再恳求我们帮他们把路修修好。

再访杨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图十:杨坑女主人】   

        回望杨坑,心里似有一种隐隐的不适,偌大一个古朴而纯美的山村,如今差不多只是大多数杨坑人印象中过年时安放团圆饭的那一张饭桌的地方,只是清明时节祖坟上的那一抔黄土了,还能有下一个30年吗?到那时,它会不会只是老旧地图上的一个毫不起眼的黑点?到那时,它会不会只存在于人们遥远的记忆中?

再访杨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图十一:狗狗,你在盼望什么呢?】   

  评论这张
 
阅读(319)| 评论(8)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