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寡水清汤的博客

涂鸦,鸦涂。刊用或转载,请联系或注明出处。情色、广告、出书、博客推广之类请止步。

 
 
 

日志

 
 

深情的贺年卡  

2011-11-07 21:53:18|  分类: 心灵驿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午整理抽屉,翻出一叠发黄的,用普通图画纸自制的贺年卡,共有六、七张,每张都写有同一句话:

    “谢谢您,尊敬的老师!”

    寄信人地址栏写的是:

    “您的有过‘借钱’过错的学生”

    手抚这些粗糙、简陋的卡片,一时心潮澎湃,1982年初课堂上的那一幕再次清晰地浮现于眼前……

    “三只手、贼婆!把钱拿出来!”

    “我没偷,我不是贼!”

    “不是你是谁?上体育课时,只有你留在教室里!”

    “对,搜她的口袋,搜她的书包!”

    “贼婆,三只手!三只手,贼婆!”

    两个女同学扭打在一起,其他同学则围着一堆起哄。一推开教室门,我便被眼前的景象激怒了。

    “怎么回事,啊?!”我厉声责问。

    “她偷了我5块钱!”

    什么,钱,而且是5块?5块钱,对于现在的孩子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在80年代初,在偏远山村的小学生眼里,5块钱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天文数字了。

    班里竟然出了这种让老师最头痛的事。我不由得死盯住被同学们称作“三只手、贼婆”的黄同学。

    “我……我没偷,真的没偷!”黄同学一脸的惶恐和惊悸。

    “老师,她这是贼犟,搜吧,肯定是她!”

    “体育课时,她说肚子痛没去操场!”

    初为人师的我,头脑一阵发热,真想一把将黄同学拎到跟前,彻彻底底翻查她的口袋、书包。

    正待伸手,脑际里蓦地跳出一个11岁少年的委屈形象——

    班上一个叫忠兴的同学的一副乒乓球拍不见了,班主任“西洋发”(因留着一头油光铮亮,苍蝇都得摔断腿的大分头而得名)几次询问,不见反应,于是威严地下了最后通牒:

    “是谁拿的?再不交出来可要搜了,搜出来则作偷论处!”

    还是没动静。

    两位被“西洋发”指定的同学挨个搜查大家的书包,最后忠兴本人的书包里翻出一副球拍,掉到地上。

    文弱的少年同情地看了看一脸紫涨、呆若木鸡的忠兴,弯腰捡起球拍交给“西洋发”。“西洋发”正待开口说些什么,坐在最后一排,酷爱打球的康突然站起来揭发:

    “老师,球拍是他偷的,我刚才明明看见他塞入忠兴的书包里!”

    11岁的少年惊呆了。

    “西洋发”闻言立刻将蛇信子一样可怕的目光死瞪着少年。

    “不是我……我不是……我没有……”少年惊愕、畏惧得语无伦次。

    “西洋发”得意极了,止不住嘿嘿冷笑,蹬蹬蹬车转身,在黑板上写下了一行大字:

    “四类分子子女‘不会偷’”!

    面对“不会偷”三个字上血腥的双引号和着重号,少年强忍住了被侮辱的眼泪,却没能撑住软下去的身子……

    那个因愤怒而昏厥的11岁少年,就是当年的我。

    搜吗?搜这个胆怯的农村小女孩吗?

    只要我点下头,肯定会有人扑上去将黄同学的衣兜搜个遍。

    就算搜出来,真的是她偷的,今后同学们将会怎么看待她?

    她还怎么与人相处?

    万一不是,那后果更加不堪——我自己的亲身经历足以证明,这样的冤屈将怎样伤害一个孩子的心灵!

    对,绝对不能搜!我绝对不能做新一代的“西洋发”!

    将心比心,我的心情完全平静了下来。于是,我诚挚地微笑着说:

    “刚才同学们说黄偷了应同学的5块钱,这是很不妥当的。这种缺乏根据的怀疑,要不得。我不相信黄会存心偷同学的东西,同样不相信我们班里有存心偷同学东西的人。我觉得,这是谁有急用向应同学暂借,但是忘了跟应同学说明,也忘了写借条,而引起大家的误会。老师相信这位借钱的同学一定会很快悄悄将钱还给应同学的。”

    同学们脸上原先的激昂、不平、愤怒、茫然的表情渐渐平息了下来,有的还朝我微笑。

    我继续说道:

    “老师现在不想知道借钱的是谁,今后也一样不愿意知道,希望同学们也能跟老师一样想、一样做,不再喧闹、猜疑、辱骂。我想如果我们如此尊重他(她),他(她)会一辈子感谢大家,而且还会更加尊重他(她)自己的。同学们能做到吗?”

    “能!”

    同学们异口同声地答道,那几个曾经叫骂得最凶的同学羞愧地低下了头。黄同学的眼中则充盈着激动的泪花。

    ……

    说心里话,到现在我仍不敢肯定,那次危机处置是否得当,对同学们的教育是否成功,也仍然不知道这位借钱的同学是谁。但是,这又有何妨呢?一张张饱含着无限情怀的贺年卡,已足以令我享受到无比的温馨、满足和欣慰了。

    也正因为这样,多年来,我一直将这几张仅有寥寥数字的粗糙到难看程度的贺年卡,作为我青春年华中最珍贵的宝藏。

    我觉得,她们不再是普通意义上的贺年卡,而是一颗赤诚的心,一份无法浓缩的情,一种至高无上的信任和尊重。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