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寡水清汤的博客

涂鸦,鸦涂。刊用或转载,请联系或注明出处。情色、广告、出书、博客推广之类请止步。

 
 
 

日志

 
 

韦羌溪惊魂  

2011-05-09 22:34:01|  分类: 心灵驿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月2日凌晨4点多,就起来了,前一夜睡得很不好,不是因为第一次在外露营新奇、激动,而是因为恐惧。

    1日晚,钻进睡袋时已是10点多,尽管身下是大小不等、凹凸不平的鹅卵石,但依赖充气睡垫,并无什么不适感觉,因此,很快就进入了睡眠状态。

    不多久,被突如其来的狗吠声吵醒(公路边有几个养鸡场和一家农家乐,都养了狗),马上听得有脚步声近前而来,而且很快从我头顶部位的帐篷外经过。我屏气凝神,感觉脚步声是比较轻软的钝响,应该不是野猪等硬蹄类四条腿动物。

    难道有狼?这个念头一经冒尖,全身立刻遍布鸡皮疙瘩,立刻把身体往睡袋里缩了又缩,睁着眼睛继续静听帐篷外的动静。

    过了一会,又此起彼伏地响起狗吠声,而且比前次叫得更加凶猛、更惨烈、更持久。

    “噗噗噗噗……”又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近从我头顶外奔袭过来。“啪嗒”,听声音应该是什么动物的前爪搭到我的汽车后备箱,或者是嘴巴碰到后备箱发出的,似乎还隐约有嗅动的鼻息声(后备箱里还装着缙云五谷鸡等熟食)。顿时,我的头发都似乎倒竖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抓起枕边的汽车遥控钥匙,打算按动解锁钮,启动解锁灯和解锁声音,以吓唬吓唬那来历不明的入侵者,又担心吵醒旁边帐篷里的“水墨烟云”一家和“常委”,说实话,其实是更怕惹恼了帐篷外那不知为何物的野兽。

    听着声音朝另一块溪滩上“平淡是真”他们的帐篷而去,我的头发毛是渐渐平顺了下来,但是心依然狂跳不止:要是等会再来只什么野兽,不经意地朝我的头颈那么“咔嚓”一咬,寡水清汤我岂不“香消玉殒”、命丧兽口?遂赶紧爬出睡袋,抓起薄薄的云丝被,贼似地溜进车厢,蜷缩在后座上。心里忍不住一阵得意:奶奶的,再怎么厉害的野物,再怎么锋利的牙齿,拿钢铁之躯总无可奈何吧!

    好不容易睡瓷实了,又被噼噼啪啪的声音惊醒——下大雨了,雨点砸在车厢上发出爆豆般刺耳的声音。打开手机一看,此时将近凌晨3点,可是已经睡意全无。于是,轻启电门,把音量调到最小,听理查德的钢琴曲打发黎明前的时光。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