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寡水清汤的博客

涂鸦,鸦涂。刊用或转载,请联系或注明出处。情色、广告、出书、博客推广之类请止步。

 
 
 

日志

 
 

淡竹的早晨  

2011-09-13 21:51:20|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月11日,晚上8时32分到达仙居县淡竹乡林坑村。当我们在林坑村口双委办公楼前忙着支撑帐篷时,一位老年妇女在年近五旬的聋哑儿子陪同下突然出现在我们的营地,她说:“我以为来了小偷,过来看看。”
        在路上我们曾经商量好,一到林坑先找村干部,向他们借住办公楼前的空地,12日一早去向往已久的处女地公盂。可是,农村的夜晚似乎来得特别早,而且睡得特别沉,才8点半左右,除了昏暗的路灯像一个哈欠连天的看更人,勉强睁着惺忪睡眼,整个小山村再看不到一个窗口还亮着灯,也听不到城市里常见的电视、音乐的喧嚣。
        我们向老人说明了情况。老人的中年聋哑儿子大概是第一次见到红红绿绿的帐篷,显得格外惊奇和兴奋,一边依依呀呀大呼小叫,一边伸手挨个探摸帐篷。
       此时,月亮像一个害羞而又好奇的山妞,一会探头偷窥,一会又躲回到厚厚的云层里面。我们安顿好帐篷,便倒上佳酿米酒,摆上水果、月饼,满心欢喜地等候皓月当空,银辉轻泻的时刻。而月亮似乎被我们的阵势吓着了,再不肯露面,只留下头顶一片格外亮白的云团,似乎是月亮责备我们惊吓她而翻的白眼。
        许是白天颠簸了200来公里,大家都累了,也许是早秋的乡村之夜特别的宁静,不闻犬吠,不闻虫鸣。不多久,10顶帐篷里便传出了均匀的鼻息和轻微的鼾声。
        12日凌晨,我被悉悉索索的脚步声惊醒——勤快的丁已经起床,准备给大家做饭了。一看时间,才4点18分。反正不可能再次进入睡眠,因此,我也爬出帐篷,打着手电陪同丁到山边水沟取水,然后生火煮泡饭、蒸馒头。
        听村民说,这几天连续下雨山沟沟里水大,阻断了去公盂的山路,而且即使勉强可以通行,来回10公里的路程,也够我们受的,要想在中午11点钟前赶回缙云那是绝对来不及的。经商议,大家一致同意再次改变行程,就近游历,改日专程前往公盂。
        其实,在淡竹乡,平缓的溪滩,清澈的溪水,雄奇的山脉,茂密的森林,古朴的村庄,敦厚的农民,无一不是迷人的风景。也正因如此,才吸引我们一次次涉足其中,而且每一次旧地重游都有新发现、新收获、新感受。
        6点多,车队启动,溯溪而上,先后拜访了附近的三四个村庄。
        乡间早秋的清晨,空气湿润,味带微甜,山披轻纱,水蒙薄雾,稻泛浅黄,豆吐淡香,黄牛悠闲地在草地上啃食青草,白鹭则时而在牛背上舞蹈,时而飞落在牛鼻子前头,自愿充当黄牛的伴侣和向导。如是这般朴素、纯真、恬淡,而又难得一见的乡村景观,令我们一次次停车驻足,一次次欣喜异常,一次次心满意足。  
       旅游、远足、赏景,为的就是身心舒泰,能让我们心满意足的,就是我们心中最美的风景,就是我们以为的最高境界的享受。              
 

淡竹的早晨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淡竹的早晨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淡竹的早晨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淡竹的早晨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淡竹的早晨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淡竹的早晨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1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