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寡水清汤的博客

涂鸦,鸦涂。刊用或转载,请联系或注明出处。情色、广告、出书、博客推广之类请止步。

 
 
 

日志

 
 

童年散忆——曙光篇之二:终圆读书梦  

2011-09-25 21:42:44|  分类: 心灵驿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得益于父亲的震怒与悲憾,我乖乖地在公社中学复习班坐到了高考开始。

    7月,带着满满一袋“麦果松”(一种面粉做的干粮),我参加了1978年的高考。总分是多少早已忘得一干二净,只准确无误地记得数学的成绩,不是因为考得特别好,而是因为其分数特别差,差得离谱(别问我是几分啊,说出来有辱我20多年来一直教数学的威名!呵呵……);同时还记得的是,考试期间我借住的壶镇财税所宿舍里,那口水井的水特别甜,要不然,我还真啃不动那又硬又干的“麦果松”。

    当年是恢复高考的第二年,考试制度不像现在这样规范,据说是按分数高低顺序,先大学、后中专,继而高中、最后初三这样录取的。放榜后,大学、中专自然没有我的份,但是我的总分上高中、初三还是绰绰有余的,不过直到各大中专院校、初、高中学校相继开学,我还是没接到入学通知书。母亲急了,到公社问是不是政审通不过,又一次次跑壶镇问区里,为什么分数上线不录取,终于得知原委,我被人挤兑了,我的名额被公社中学的校长挪用到她那连初三录取线也还不够的儿子身上了!

    母亲愤怒了,不断向那位女校长讨要明白,不断与区里交涉,终于在开学一个多星期后,作为特例,把我塞进了壶镇中学。

    我这样的木鱼脑袋,自小放牛放羊,本来满脑子牛屎羊粪,偏偏考试时还带的是属于饼类的“麦果松”,井水一泡,就是一滩麦面糊,人家带的可都是粽(粽,中,同音,期望高中皇榜)啊。我考得一塌糊涂自是情理之中的事,不考个零蛋圆饼便是万幸了,哪里有高中的可能呢?有了现在这样的结果,自然心满意足了。

    于是,这年9月中旬,我从日赚2.5分工分的农民,“华丽”转身为壶镇中学学生。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