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寡水清汤的博客

涂鸦,鸦涂。刊用或转载,请联系或注明出处。情色、广告、出书、博客推广之类请止步。

 
 
 

日志

 
 

壶中记事之二:一百二十五个“啊”  

2011-09-27 00:14:53|  分类: 心灵驿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化学老师姓刘,高高瘦瘦的个子,清清秀秀的样子,有人说他是学校老师中的美男子,也有人背地里说他是花花公子,甚至有挨了他批评的学生骂他是“雄婊子”。因为他爱干净,听说追求她老婆时,一天居然换三套衣裳,现在都有孩子了,也还是“西洋发”镜光铮亮,衣裳笔直挺拔,皮鞋纤尘不染。因为做实验时,他见同学们没有把瓶盖仰着放而批评大家,还借此刺激大家“假设我到你们家家访,你们倒开水时,如果热水瓶盖、茶杯盖也不是仰过来放的话,你们的水我是不会喝的”。还因为他说话时口头禅“啊”多,而且多少带点娘娘腔,走起路来腰肢多少有点扭有点摆。更因为每天跑操或者每次运动会上,他都喜欢给隔壁班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女学生陪跑。

    不过,对我来说,除了茶杯盖、热水瓶盖要仰过来放,免得接触到灰尘或其他不干净的东西,这一点我是牢记在心,并且形成习惯一直延续至今外,其他的都从来是这边的耳朵进去,那边的耳朵出来。因此,他留给我的印象还是可以的,爱干净,不过最深刻的还是要数他的一百二十五个“啊”。

    那年月,一年到头,我们除了夏天穿凉鞋,其余日子穿的就都是解放鞋。从小我就有出脚汗的坏毛病,解放鞋透气性能差,每天鞋帮里都是湿淋淋的,而且散发出浓郁的酸臭味,要是突然间把鞋脱了,说不定真能把人熏至窒息。

    这一天,天气比较凉了,正好有太阳照射到我坐的第一排座位底下,于是,一上课,我就把我的臭脚抽出来横架在板凳的横档上,把解放鞋里的鞋垫也取了出来,连同解放鞋,追着晒太阳。才一会工夫,讲台上讲课的刘老师就转身睃了几睃,抽着鼻子嗅了几下,很快锁定了目标,最后拿眼睛扫扫我的脸,又扫扫我座位下的鞋:“上课时最好不要释放硫化氢。”

    我红着脸把我的“千里臭”塞回到“臭千里”的解放鞋里,心里半是不满,半是难为情地想:警犬啊,鼻子这么尖!你不让我晒我的臭脚,那我就记你的搭头——“啊”!

    刘老师每说一个“啊”,我就在作业卡上划一笔 。下课时认真一数,好家伙,一节课不到,我竟然在作业卡上一笔一划了记了整整25个“正”字——也就是说,刘老师足足说了125个“啊”!

    此后,我们全班男同学跟刘老师打招呼时,大多习惯拖长了最后一个字,称之为:“刘老师啊……”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4)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