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寡水清汤的博客

涂鸦,鸦涂。刊用或转载,请联系或注明出处。情色、广告、出书、博客推广之类请止步。

 
 
 

日志

 
 

壶中记事之四:“耳朵看不到,眼睛也听一听呢!”  

2011-09-27 21:43: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概是1979年春开始,壶中学生宿舍里大面积爆发臭虫灾害,很快地,臭虫大军就侵占了每一个寝室的每一个角落。那时的学生宿舍,坐落在旧校园内,说是寝室,其实就是在原来用作教室的五十多平方米空间里放上几十张木制高低双层床,地上再个挨个地摆上学生们的几十个米桶,本来非常有限、非常阴暗、潮湿的空间,这样一来,就越发显得采光不足,通风不良、拥挤不堪了,而且还产生了许多卫生死角,非常适宜臭虫的繁衍。

    在这之前,恐怕绝大多数同学莫说见,就是听都没听到过臭虫这种绝迹多年了的可恶的东西,可是现在却每天都要经受它们的折磨。只要你爬上了床,这种该死的昆虫就很快从墙缝板隙里倾巢而出,悄无声息地爬到你身上,叮咬你的肉,吸食你的血。可是,当你感觉到钻心的痒,意欲去捉时,它们早已溜之大吉。包括我在内的许多同学,因臭虫叮咬骚痒难当而抓挠破了皮肤,导致感染溃烂,从而在身上留下永远的疤痕。

    天气炎热时节,寝室里没有电风扇,闷热难耐,本来难以入眠,再经臭虫整夜整夜一折腾,更是睡眠不足。听人说臭虫怕太阳晒,我们曾把木床搬到室外暴晒;又听人说开水能把臭虫烫死,我们也曾从食堂打了蒸饭后的热水往床上浇。可是臭虫都是深藏在床柱、床板、米桶的木头缝隙里,或者墙壁的裂缝内,太阳晒不到它们,开水也拿它们奈何不得。有一段时间,我们干脆半夜起来,卷起草席,偷偷跑到学校在建工地,露天睡在楼顶。 

   79年下半年开学后,我们发现学校在暑假期间对寝室统一治过虫,空气中充斥着浓重的六六粉的气息,地上、床板上还残留有少量淡黄的粉剂。不过,似乎没毒死几个臭虫,倒是有不少同学因皮肤接触到六六粉而中毒。

    没奈何,  每天就寝后的那一段时间,整个学生宿舍又依旧如上半年那样,此起彼伏地响起扳床头隔板的噼啪声、捉到臭虫后既痛恨又兴奋的尖叫声、还有痒得难受的骂娘声……

    这天晚上,值夜的陈老师都来提醒过三次了,我们的寝室还是一片噪杂,所有的同学都还在热火朝天地开展捉臭虫运动。

    夜很深了,突然间,门口响起一声断喝:“你们这个寝室是怎么了!耳朵看不见,眼睛也听一听呢……”

    不知是谁耳朵那么尖,听出了陈老师愤怒之下把话讲拗了,并立刻学着陈老师的口吻回敬:“还不睡觉!耳朵看不见,眼睛也听一听呢”!

    陈老师正想发作,可仔细一思辨,马上噤若寒蝉,匆匆离开我们的寝室,任我们怎么吵翻天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