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寡水清汤的博客

涂鸦,鸦涂。刊用或转载,请联系或注明出处。情色、广告、出书、博客推广之类请止步。

 
 
 

日志

 
 

岩门秋色  

2012-12-06 21:13:3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岩门秋色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岩门秋色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岩门秋色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江南的秋天总是来得比较晚。八月金桂飘香,九月菊花泛黄,十月丹枫滴血,明明是深秋,北方地区都已大雪纷飞了,可弥漫于江南头顶的依然是夏天的气息,气温甚至可以高达二十七、八度。以至于我明知是错觉,还是固执地以为,家乡的一年中,似乎只有春、夏、冬三个季节,而且它们都有明显的界线。唯独秋季,与夏天有剪不断理还乱的纠葛,难解难分;与冬天好像也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藏藏掖掖。只有北风一紧再紧了,江南的秋天才像一个逃票客,匆匆扒上夜行列车,一头扎进冬天的怀抱。
        地处浙南腹地的家乡,也不例外,待得满目秋色时,其实已经是小雪、大雪节气的隆冬时节了。所谓秋色,其实说是冬景更确切。不过,我还是更愿意称之为秋色。
        而且,家乡的秋天虽然是被冬天呼啸的寒风裹挟而来,却不像常人所想象的那样萧索。周六、周日连续两天在岩门、花岩一带转悠,所见景象,更坚定了这样的认识。
        车过陈村,放眼望去,李白笔下“缙云川谷难,石门最可观”的岩门,依然是草木葱笼,叠烟架翠的风景,就连光秃秃的山崖,也泛动着幽幽青光。近前去,可见老树、古藤、小桥,以及孤零零高悬于枝头的最后几张黄叶,也有落叶凋零的景象。但无论是树梢上挂着的,还是横铺一地的黄叶,经前几日冬雨的浸润,都还是水灵灵的,眨动着轻灵、通透的光泽,不见丝毫萧条,更不是一派死色的残象。
        移步厚厚的落叶之上,脚底下立刻响起湿漉漉的咔哧咔哧声,悠悠然,如同一声声轻叹。这声音教我想起,要是用一种绘画手法来表现江南迟到的秋色,最恰如其分的莫过于国画的氤染了。绿的、黄的、红的,总之,斑斓的江南秋色,汁有烟雨,裹有水汽,拥有宣纸上晕染开来的润泽。
        我轻轻逃离这声声叹息,前前后后选了几个角度,思谋着要将隐匿于别样美丽身后的岩门秋色摄入镜头,永远驻留在心间。我一边按动快门,一边便倏地冒出一个怪诞的念头:或许回家翻看相机,除了看见岩门险绝奇秀的山光秋色外,还能看到“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或者有画舫撑出显示屏来,画舫之上还有弹琵琶的素手,低眉垂首吟唱着《江南可采莲》……这是王维的江南秋色,这是苏小小的江南秋色,不用说,更是我的江南秋色,我的岩门秋色。
岩门秋色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岩门秋色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岩门秋色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岩门秋色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岩门秋色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岩门秋色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岩门秋色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岩门秋色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岩门秋色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岩门秋色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98)| 评论(11)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