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寡水清汤的博客

涂鸦,鸦涂。刊用或转载,请联系或注明出处。情色、广告、出书、博客推广之类请止步。

 
 
 

日志

 
 

大峰山的早春  

2012-03-04 20:12:5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峰山的早春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大峰山的早春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春天是从何时开始的,我想谁都难以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同样地,春天是以何种形态开始的,我想也是谁都未曾预料的。值得庆幸的是,2月18日的大丰之行,我似乎嗅到了春天复苏时的第一缕气息,似乎窥探到了春天的最初模样。

印象中,2月18日,是2012年元旦以来第一个真正晴天(此前,浙江电视台曾报道,2012年1月浙江全省平均日照时间不足30小时),虽然这一天风很大,不过,毕竟是见到了久违的阳光。因此,被阴雨浸淫透了,胀成一团,轻轻一绞,就能滴滴答答拧下一滩子水的心情,欣然明朗了起来,紧皱的眉宇,也顿时舒展了开来。

听说著名的古方塘就在大丰村后山背面,步行个把小时的距离,我们一行中的大多数人就按捺不住好奇心,非要翻山过去看看不可。

刚一进入村后竹林,我就感觉风动竹叶的声响很特别,叮叮咚咚,如风铃般清脆,而不同于别处的沙沙声,随着扑簌簌阵风而过,偶尔还有冷得叫人缩脖子的东西掉进衣领里。难道还有冰?一抬头,摇曳的竹枝上真的裹着一层亮白的冰,每一张竹叶尖梢几乎都挂着吊钟一样的小冰柱!

抬头远望,前方山坡上,苍绿的松、杉,枯黄的芒草,掉光了树叶的不知名的乔、灌木,全部披着亮闪闪、银晃晃的铠甲。

太不可思议了,大晴天的,竟然还能欣赏到冻雨奇观!

太不可思议了,今天正是雨水,是春天的第二个节气了,可是,很明显,整个山林依然没能摆脱残忍的冬的摧残和折磨。

春天,不会被扼杀在襁褓之中吗?

春天,不是要迟到了吗?

猛然间,一根横斜到山道上来的树枝给了我一个惊喜:雨雪冰冻是困不住春天的脚步的!

这是一根细弱的枝丫,冬天带走了枝头一切的苍翠,而且从树干到枝梢,每一寸裸露的地方,写满冬天禁锢生命的宣言。可是,那枝头,却完全没有绝望,完全没有颓废,有的,只有澎湃的激情,只有狂热的活力!饱满的、嫩黄的芽头,带着几分渴望和好奇,透过裹挟于上的厚厚的冰球,坚定、含蓄、深沉地凝望天空,仿佛在宣示:我将以点滴的温暖,流淌过根须,流淌过树干,唤醒每一条叶脉,点燃树木对大地的深情和挚爱,让穿行于林间的人们,看到我那张久违的生机盎然的笑脸。

一时间,我感觉自己的双眼因为湿润而清澈了,感受到春天的气息,像迫不及待奔跑着的孩子,正朝我扑来。

我闭上眼睛,轻轻呼吸,看到朦胧中,如萤火虫般闪烁的绿荫中,山雀又忙着开始衔草筑巢了,一对对美丽的靓影时不时地从树梢上飞过。嗅到了散发着淡香的春味儿——夹杂着潮乎乎的新鲜泥土的腥味和青草清香的气味。听到了鹧鸪声声又发出求偶的信息,吟唱着有关爱情的歌谣……

继续走在冰冻的林间小道上,感觉自己的脚步特别地铿锵有力,因为,我已经走在春天里了。而伴随着那咔吱作响的脚步声,耳畔仿佛有个遥远的声音在回响:“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这个似乎有些飘渺的声音,所传递的是一种永不凋零的希望和力量,也正好解开了我对于春天始于何时的迷惑。

大峰山的早春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大峰山的早春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大峰山的早春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大峰山的早春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大峰山的早春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大峰山的早春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大峰山的早春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大峰山的早春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