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寡水清汤的博客

涂鸦,鸦涂。刊用或转载,请联系或注明出处。情色、广告、出书、博客推广之类请止步。

 
 
 

日志

 
 

座谈杂感  

2012-02-02 23:02:58|  分类: 寡水乱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上午,20来位对缙云方言感兴趣的老中青年朋友欢聚壶镇,出席缙籍作家吴越先生《缙云方言志》二校清样座谈会。

    会上,有年长的、也有年轻的,或引经据典,或旁征博引,或你推我助,或针锋相对,或对吴先生《缙云方言志》编排体例表达不同见解,或建言吴先生应该将《缙云方言志》通俗化、趣味化,或要格外突出缙云方言中东乡、西乡、南乡腔中的某种腔调,等等等等,洋洋洒洒,不一而足。

    对方言研究一窍不通的我,之所以有幸混迹于今天的座谈会,完全是出于偶然——因为我觉得平日里偶尔撞到耳边的缙云民间俗语俚语还有些意思,所以这几年陆续收录了一些在博客之中,又偶然间被客居北京的缙籍人士潜问根老师推荐给吴越先生,吴越先生采用了其中几条补充到《缙云方言志》中。

    因此,在今天这样的学术味很浓的座谈会上,我是将蒲扇一样的大耳朵一洗再洗,彻底洗干净了,然后竖起,毕恭毕敬地倾听,依然还是鸭听天雷轰隆隆响,却不知道所响为甚的感觉,而且,听着,听着,还走了神。大家谈得正热烈,我的思想却开了小差,竟然不着边际地想起了一个寓言故事来:

    从前有两个猎人一起去打猎,巧遇一只大雁向他们飞过来。“我把它射下来煮着吃。”一个猎人拉开弓瞄准大雁说。另一个猎人听了,摇摇头:“鹅是煮着吃,大雁还是烤着吃更香。”“煮着吃。”“烤着吃。”两人争论不休之际,来了一个农夫,于是他们要农夫为他们评理。农夫给他们出主意:把大雁一劈两半,半只煮着吃,半只烤着吃。两人认为有理,决定将大雁射下来,却发现大雁早已飞走了。

    虽然《缙云方言志》不是大雁,逃不了,飞不走,不过,吴越先生毕竟已是81岁高龄老人,而且《缙云方言志》也已经进入二校。对既定体例进行大幅变更,将《缙云方言志》去学术化,而趣味化、通俗化,这些创意,尽管确实是天才创意,而且也很符合当今文化潮流、审美时尚,但是,就算方志能够趣味化、通俗化,操作起来、实现起来,恐怕也不是三、五月,或一年两载能搞定的。

    想着,想着,心底里还自以为是地、顽固地认为,吴越先生已经将《缙云方言志》这件对襟大褂裁剪得体了,我们现在要做的,不是建议他要将这件对襟大褂改成中山装、夹克、西装,不应该要求他将这件大褂的前襟换做后片,更不能怂恿他将这件大褂的袖子做得长短不均,或把对襟大褂的传统中式纽扣换成现代钮扣,或铜质、铝质拉链。我们现在该做的,是怎样把针脚缝得又细又密,怎样修饰,使这件对襟大褂缝制得更精致、更完美。换句话说,尽己所能,勘误校正;各抒己见,为《缙云方言志》提供更多的词条、语汇,使得《缙云方言志》更加丰富、丰满,这才是吴越先生今天召集大家座谈的初衷。至于将方志趣味化、通俗化,或对缙云方言中某种腔调、某个方面进行深入研究,有为工匠们另起作场也未尝不可啊。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