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寡水清汤的博客

涂鸦,鸦涂。刊用或转载,请联系或注明出处。情色、广告、出书、博客推广之类请止步。

 
 
 

日志

 
 

细说老家之四:人文底蕴(续一)  

2012-08-05 10:17:50|  分类: 心灵驿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十八蓝衫”

看衣衫识人,是有着悠久历史的世俗传统,自古而今,衣着打扮常常不止是一个人的个人代号,往往还是他的社会代号。

据说“襟袖宽博,彬彬下垂矣”之长袍,就是由黄帝最先倡导并风行开来的有身份、有地位、有学识者的传统服饰。而从事生产劳动的最下层民众,则只能是一身短打装扮。

不过同为长袍,还用不同的颜色来表示身份尊贵程度的不同,不严格遵守颜色规定,就会招来牢狱之灾,甚至杀身之祸。如“紫色为君服”, 古人认为紫色衣袍最被尊崇。《左传》中有记载说:有人在狐裘袍子里穿了紫色衣衫去参加酒宴,袍子没有合严,不小心露出了内里的紫衣,在场的皇太子当场将他驱逐了出去,几天后,就罗列了三个罪名把这人杀了。又如黄色表示尊贵,穿黄裳意味着臣居尊位,因而黄裳成了将做君主的太子的别称。明黄色,色同五行中的土,象征土地,是皇帝龙袍的专用颜色,表示着龙袍者是大地的主宰,其他任何人要是敢穿这种颜色的袍子,那肯定也是必死无疑。

而读书人的标准着装是 “青衿”或 “青襟”,俗称“蓝衫”。《诗·郑风·子衿》:“青青子衿。”毛传:“青衿,青领也,学子之所服。”到了明清科举时代,“青衿”则专指秀才。

老家项氏,自元珍公奠定基业后,重视文化、重视教育即成为家族传统,办私塾、聘西宾、为蒙童设席授课成为时尚,村中书声不断,族中人才辈出。项氏宗谱载,清朝期间老家项氏先后有33人考取了秀才以上功名,其中武秀才4人。而在最为鼎盛的清末,老家项氏,有18位生员几乎在同一时期考取了秀才,脱去短衣筒裤,换上了蓝色长衫,区区二三百人口,竟出了十八位秀才,一时成为五里三乡广为传颂的美谈,被人们雅称为“十八蓝衫”。这其中,寒门子弟项日章,是一生中多次考取秀才的传奇人物。

项日章,生于清光绪戊子年(公元1888年),卒于1952年。“少年即随父兄学乎六经仁义之说,十六岁自立,执教私塾,始为人师。自私塾而小学而初中直至高中。”曾与诸乡贤创办崇实小学培育英才,先后在本县独峰小学、上海正始小学、浙江省蚕桑学校和本县励志初中、缙云简师执教,曾任县教育科第二课课长等职,并曾任职县修志馆。晚年著易论64篇,可惜遗稿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毁殆尽。

他一生从事教育事业,诲人不倦,淳淳善诱,急公好义,爱生如子,在某中学任教时,有一正直好学、品学兼优学生遭校方莫须有责难,他立即挺身而出,为其辨解,并因此愤然辞去教职。

由于家境贫寒,从18岁开始,项日章曾数次替人代考(也即今日所谓之“枪手”),而且每考必中,以此换取微薄酬资,补贴家用,积攒学费,继续深造。他在民国24年(公元1935年)《先二兄石如行略》中追忆道:“时洪杨乱定(指洪秀全、杨秀清等人领导的太平天国运动),予家门胙中替兄为贫,故年十八遂售所学,以事其亲,能更淬励奋发,学益以进”。

四、“十八书箱”和民众教育

科举制度废除后,新学兴起,老家项氏有更多寒门子弟走进学堂研读新学,学成之后,纷纷受聘于县内外各新式中小学和师范学校,传道授业,教书育人,并涌现德福、文肃、城佑等多个教育世家。如项德福,于光绪年间入庠前后即设席授课,他的子媳孙辈有12人从事教育事业,其中大学教师1人,中学教师7人,小学教师4人。

三四十年代,老家项氏有项镒等18人同时挑上书箱,在县内外各中小学校任教职或校长,被人称颂为“十八书箱”。

民国时期,在老家众多“教书先生”中,人称“处州三杰”之一的项体忠(三杰中的另两人为应有陶、徐世勉)是出类拔萃的一个。

项体忠,又名宗,字石如。谱载:其初生时,其母梦八字胡老人送红衣儿至,并言此儿日后当贵,因而深得祖父喜爱,与之共同居处,亲自教授。23岁以冠军入郡庠,文名甚噪。连年在丽水普新寺设帐授徒。其时府县月试,体忠“每试必与,每与取冠,年获津贴膏火钱甚富,遂食廪饩。”科举废除后,体忠入学浙江高等师范学堂,一面研究新学,一面与吕逢樵、魏兰等革命党人密相过从,暗图光复。后来以最优等毕业回县主讲师范讲习所,经常给学生灌输革命思想。民国17年(1928年)任省立第十一中学国文教员,同年因病而亡。还丧缙云时,“丽城绅学各界,大排祭奠,拥塞道路”。

与此同时,民众教育也得以迅速展开,在时任县民众教育馆辅导部主任项鹏(浙江省立第十一师范本科毕业,曾任县民众教育馆辅导部主任,新建、城郊区区长,县军民合作指导分处副处长)的极力倡导和热心帮助下,老家项氏宗祠辟为民众教育场所,兴办夜学,老家各个姓氏甚至周边村庄的“泥腿子”们,只要有兴趣,都可以到夜校里学文识字脱盲。直至如今,许多年届古稀的村民还念念不忘当年情景,还一再感叹,能读家书会记账,全托当年夜校的福。

1948年12月,中共处属特委傅振军和陈天印、李子钦等领导同志,聘任老家开明绅士、乡长李超为新创办的鹤林小学(今三溪小学前身)校长。由李超校长创作的《校歌》、《毕业歌》、《送别歌》至今还在老家大地上传唱。

《校歌》

龙溪水秀,鹤林山明,吾乡教育仗复兴。

中西学习,今古俗情,师生授受尽精诚。

今日同进取,他年共立盟,前途高远日级升。

英才由兹造,伟业基此成,少壮奋格展鹏程。

《毕业歌》

记得我们刚聚首,

忽又是告别的时候。

几年来老师们的教导,

师友们的热情,

我们努力不辜负。

从此,今后。

师友们!自此各业。

再会吧!老师们。

再会吧!同学们。

《送别歌》

数年同学,意气相投,

欢聚一堂,乐悠悠!

愿君此去,更求深造,

勇猛增进,不停留!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