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寡水清汤的博客

涂鸦,鸦涂。刊用或转载,请联系或注明出处。情色、广告、出书、博客推广之类请止步。

 
 
 

日志

 
 

树痴“火山岩”速写  

2012-09-16 22:24:06|  分类: 心灵驿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火山岩”,是我小时候邻居的绰号,因为他经营煤炭等能源业务,有朋友认为火山岩跟煤差不多,都是黑不溜秋的,而且“火山岩”的真名中也有一个“岩”字。但是,我更愿意叫他“树痴!”

小时候,我家算是穷的了,但与我家仅隔着一间房间的“火山岩”家,日子过得比我家还紧巴。同是年龄不相上下的穷人家孩子,潜意识里就晓得惺惺相惜的缘故吧,都不太言语的我与“火山岩”,打小就走得比较近,而且,我一直佩服他的勤劳和能干。每次一块儿下地挖捡生产队已经采收过了的洋芋、番薯地,上山捡拾掉落在树下的油茶籽,他的收获总是比我要丰富得多,害得小时候的我千百次羡慕他有透视眼,能看出哪里有遗漏在泥土下的番薯、洋芋和草丛中的油茶籽。他却老是羡慕我家的玉米羹里,作为配料的番薯、洋芋,虽然数量不多,寥寥几小块,但总是黄亮喷香的,而不像他家的尽是些长黑斑,开始霉烂了的番薯、洋芋。

我到壶镇读高中的第一天,蹲在泮池边洗手时,把家里给我买米的钱全都掉进了水里。向好几位认识的同乡借,也只借了2斤半米。好在比我高一个年级的“火山岩”慷慨地送给我3块红皮番薯,我才渡过了那难熬的,感觉比6个世纪还漫长的一个星期!

高中毕业后,我们就很少见面了。只晓得他在地区某单位工作,后来他自己创办企业,早已发了家致了富。

今年清明节前夕,老家祠堂大修落成典礼上,我们才认真地交谈了几句。不但从红榜上看到他为老家修缮宗祠捐助了5万元,还从村民、朋友老潘的口中得知,多年来,他为老家的建设发展提供了不少帮助,并且一直在默默资助好几位贫困学生。看到带着几分腼腆为祠堂大修落成剪彩的他,感觉个子不高的他,显得格外醒目。因为我敢肯定,早已跻身富豪行列的他,依然那么不善言辞,依然那么不事张扬,依然还是年少、家贫时的他。

当然,言谈中我还了解到一些他的生活情趣、爱好。他,不烟不酒、不歌不舞、不嫖不赌,唯一嗜好的,就是爬山、探访名木古树,是一个名符其实的“树痴”。

最近一些年来,“火山岩”除了重大事务亲自过问外,公司的日常生意都是他老婆在打理,而他自己,几乎每天都要去爬山,都要上山去看树。朋友老潘半是调侃半是认真地说,如果“火山岩”不在公司里,那么,不是在森林公园爬山散步,就是流连在全省各地古树名木前。他对市内名木古树的分布、树种名称、生长习性、树龄几何,甚至胸径多少,都是一清二楚,如数家珍。他有心将全市比较有名气的名木古树全拍下照片,自费为全市名木古树建立档案,而且自费保护下了为数不少的古树。

起初,我还有些不信,不过,几天前的一个周日,他邀我及另两位朋友特意到龙泉市柳山头村看树,使得我有机会了解,他对树的痴迷有多深,对树的爱有多真挚,使我有理由相信,树,其实就是他的孩子。

去柳山头的途中,面对从车窗外快速掠过的苍翠群山,他一再感叹:“多好的生态,多好的阔叶林……我总觉得自己是为树而生的,而树也是为我而生的。”他说,他之所以向往柳山头,就是因为那里的古树群,就是被那里的500多棵古树(其中千年以上树龄的就有300余棵)所吸引。

“虽然我出生在大山深处,从小看得最多的就是树,但这么多年来,总是看不够。看到树,心情就格外轻松愉快,看到树木被砍伐,森林被破坏,就揪心地痛,就忍不住要想办法保护,要找人交涉。”

在柳山头,他看到一棵“甜槠”树被标注为“榆树”,就像是眼见自己的孩子做错了事一样激动:“怎么可以有这样肤浅的错误呢?明明是甜槠啊,这个非得改正不可!”吃罢中饭,他就叫农家乐老板把村长请过来“探讨”。他告诉村长,甜槠和榆树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树种,何况他们村的这棵甜槠树,还是有故事的,绝对不能标错。传说,古时候的柳山头是以穷苦出名的,以至于有民谣唱道:“柳山头,柳山头,永世难出头”。一位神仙听到这民谣来到柳山头,亲眼目睹了村民的苦难境况后,特意撒下了一些甜槠种子,以便给柳山头村民增添一种足以充饥果腹的果实,同时给村民们以顽强生活下去的甜头和奔头。村长说这些错误是他们有意为之的举动,目的就是要引起游客的异议,得到更多的关注,从而扩大柳山头古树群的知名度。出于对村长的尊重,“火山岩”只是无奈地一再摇头,不过归途中仍耿耿于怀:“不能这样糊弄的,不能这样糊弄的……”

从柳山头回到龙泉城郊,“火山岩”突然将车停在一棵巨大的古樟边。老潘笑着告诉我:“‘火山岩’又要给古樟喂披云山矿泉水了!”

原来,这棵古樟是从滩坑水库淹没区移植过来的。当年,当地群众打算将这棵有着千年历史的古树的躯干肢解成木板,树根制作成根雕。“火山岩”费尽口舌才说服群众改变了主意,并几经周折,补贴了大笔费用,为这棵古樟找到现在的安家之所,获得了第二次生命。而他,自此经常特意驱车前往龙泉看望这棵被他视作出嫁女儿的古树,在古树身边坐一坐,给古树浇上几箱披云山矿泉水。

提及树痴“火山岩”,龙泉披云山矿泉水公司老总就有说不出的感激。当年有人看中披云山得天独厚的水资源,意欲在这里修建一座水电站,而且获得了政府批文,树痴“火山岩”获知消息,觉得水电站的上马势必严重破坏披云山丰富多样的森林生态和水资源。于是,他找领导,请媒体,使出浑身解数,硬是使一个已经着手建设的小水电项目最终撤了下来。  

就在此刻,树痴“火山岩”又来电话,说,落实了下次看树的行程……

树痴“火山岩”速写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这就是从景宁滩坑水库淹没区移植到龙泉来的古樟,树价20万元,运费40万元。

树痴“火山岩”速写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树痴“火山岩”又一次前来探望古樟。

 

        (本文已刊发于2012年10月12日《丽水日报》瓯江特刊http://epaper.lsnews.com.cn/lsrb/html/2012-10/12/node_5.htm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