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寡水清汤的博客

涂鸦,鸦涂。刊用或转载,请联系或注明出处。情色、广告、出书、博客推广之类请止步。

 
 
 

日志

 
 

值得一死吗?  

2013-02-02 16:51:04|  分类: 寡水乱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日中午时分,家里停水,懒得烧饭,于是叫儿子去外面小店买他喜欢吃的荷叶包饭,我自己则买了一碗燕麦粥,打算再烤一个烧饼将就一餐。
       烧饼摊,就在家门口不远的路边。一个饼桶、一张小桌子,全都安装在一辆自制的小推车上,上方遮盖了一些雨布,就是一个方便移动的摊位了,一摆好几年。馅料是传统的霉干菜肉,因为量足味道地道,而且可以根据个人喜好选择半瘦半肥的,或者全是瘦肉的馅,还可加辣、加糖、加香葱或者香菜(芫荽),一种馅料就变出了多种口味来,而且全是现场手工制作,三五分钟就可出炉,所以很受中学生的欢迎,每逢中学放学,饼摊前总是被围得水泄不通。
       以前在此烤饼的是一个个子不高,背略微有点驼,因此看上去有些勾肩缩背的30多岁女人。因为上下班都得从她的摊位前经过,也在她这里烤过几次饼,就面熟了,每次路过,这个女人都会尖细的声音招呼一声“叔叔,上班去啊”,“叔叔,下班了”。每次上她这烤饼,她都会格外大方地多塞入一小团肉馅,在饼面上多刷一层糖油。偶尔忘了带钱,这女人忙不迭地边把饼递给你,边用因为着急而越发尖细的声音宽慰你:“叔叔,没要紧勒,先拿去吃,记着嘛过后再给,记不着就算啊!”
       最近好长一段时间,都没见她的身影了,也不见以前经常在这里帮着扇炉火的女儿和趴在小凳上做作业的儿子,现在经营摊位的是他的丈夫,一个40来岁,沉默寡言的农村汉子。
       早半个月光景去他这里烤饼时,我曾顺口问过这个汉子,他告诉我:“跑了,跟别人去别处去了”。我一直以为他跟我开玩笑,或许是他老婆生病了。
       昨天等烧饼时,我又问起,这个憨厚的汉子是一脸的诧异,反问我:“都是住在附近的邻舍,出了那么大的事,你真没听说过啊?”
       我还是以为他老婆病得很严重,长期住院:“没听说,怎么,生大病了?”
       “死了,从窗口跳下来,死了。”汉子低沉地说。
       原来,今年农历6月初3那天,汉子78岁的老父亲上山砍毛竹,在路上歇气时,被山上滚下的落石不幸砸中,砸断了臂骨和几根勒骨。当天晚上,他去医院探望、陪护。他老婆怪他,认为他不该去看望、去照料父亲,从次日开始就跟他大吵大闹,以死相挟。6月初5,他不得不把他的妻舅等人请到家里来说和,6月初7,又把老丈人请出山来,还是没能劝服他老婆的气,当天他老婆跟丈人回了娘家,次日傍晚回到县城的出租屋,6月初9一大早,就跳楼,寻了短见。
       照顾父亲,是为人子,为人媳的本分。照理说,照料病人,女人更细心,更擅长,当儿媳的应该多尽一份心意才对,而她这个当儿媳的,对公公的病体非但不闻不问,还阻止丈夫尽职尽责,并为此跟丈夫大吵大闹,以死告终。不管这其中有什么令她伤过心,绝过望的往事,公公毕竟是长辈,是亲人,怎么可以如此恩断义绝,连儿子去照料父亲都不允许,都要横加阻拦呢?这样的女人,心思也太深太重了。
       “那么娘家没为难你吧?”我问那汉子。
       “没有,幸好她哥弟、爷娘都晓得是怎么回事,都来劝过……要不,还真说不清楚……”汉子哽咽着。
       在我印象中,那女人一直是善良、勤快、能干的,而听了汉子的叙述,原先的形象便轰然坍塌了,原先对她似乎身有缺陷,却天天守着个饼摊支撑着一个家庭,还有一丝同情在里头,此刻荡然不见了。
       “不应该啊,心胸竟然这样的狭窄……就为了这么一点事,值得一死吗?辛苦点,照顾好儿子是大事,还是读小学吧?”我也不晓得该怎样宽慰那不幸的汉子。但是,心里油然冒出一句俗语:“项颈耷耷,三十七八”——这女人莫不是真是天生一副短命相?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