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寡水清汤的博客

涂鸦,鸦涂。刊用或转载,请联系或注明出处。情色、广告、出书、博客推广之类请止步。

 
 
 

日志

 
 

一户人家的村庄:石基盘坑  

2013-05-14 17:50:25|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户人家的村庄:石基盘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我们的午饭很丰盛:饭是粥捞饭,还有煮番薯和粽子。菜有:萝卜丝、咸肉煮海带,茭白炒响铃,清炒黑木耳,腌菜腌肉煮雷笋。
一户人家的村庄:石基盘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桥洞下的溪涧就是我们埋灶造饭小寐休息的理想场所一户人家的村庄:石基盘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一户人家的村庄:石基盘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一户人家的村庄:石基盘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一户人家的村庄:石基盘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孩子们在平坦光洁的溪涧、清洌洌的溪水中尽情玩耍
       吃过午饭,我们这群“驴”就地或躺或坐在蛟坑岭头抱骨岭脚公路桥下巨大而光洁的花岗岩上休息,将近2点钟才起身,前往一个名叫“石棋盘坑”的,仅有一户人家的小村子。
       高山之巅,竟然还隐藏着这样一个村子,而且还有着这么一个令人遐想的村名。这一点,连素有缙云“徐霞客”美名的常委都大感意外。
       离开公路桥,上行200来米后,拐入路后一条通向山上的机耕路,斜行约1000来米后,机耕路就断了头,取而代之的,是一条狭窄的块石铺砌而成的古道。这古道,像一条巨蟒,穿行在茂密的松杉毛竹林中,午后的阳光被树枝竹梢抽打成许多碎片后,从空中随意撒落而下。地上,路上,去年衰败的枯草,今春新发的嫩叶,就镀上了一层金属末粉似的,横七竖八地泛动耀眼的光亮,乍一看,那就是蟒皮上的斑块,透明的嫩叶上条条脉络清晰可数,是蟒皮斑块上的纹理。
       走走歇歇,30来分钟后,古道穿林而出,眼前出现了一道高堪。有一种带着淡淡青草气的酸腐味,从高堪顶上飘落而来,呼吸间,窜入到鼻腔深处。直至看到高堪上是六、七坵面积大的也不过一、二百平方米,而小的恐怕连一个稻桶都放不小的梯田。平整的水田,都已经经过翻耕,酿上了水,其中一坵田里已有嫩绿的秧苗高出水面寸许。这才恍然大悟,这种似曾相识,而又一下子回忆不起到底是什么的酸腐味,原来是腐烂在水田里的苜蓿草、嫩树叶的气息。在我少年时代,吃过立夏饭,我们老家的大人小孩就都得上山去割新春抽发的嫩树叶,铺撒到高山梯田里,用脚深深地踩入泥土下沤上一些日子,直至树叶烂透了,田水呈酱黄色,才把牛赶下田去翻耕,耙平,然后插上秧苗。有了这长效有机基肥,在水稻漫长的生长期间,一般再施一次牛栏肥或者草木灰,就可坐等收割稻谷了。如今,城镇周边一马平川的畈田,尚且大片大片抛荒,山里乡村老祖宗千辛万苦开垦而来的田地,更是大多变成了野草柴禾丛生的野猪窝。即使耕种,也全是以肥田粉、氨水精等化肥作为基肥,绝无用苜蓿草、嫩树叶等有机肥料的。在这里见到久违了的春耕迹象,内心深处对石基盘坑的主人敬意便油然增添了几分。觉得这个还没见到真容的主人,才是真正的农民。因为只有真正的农民,才会真正珍惜他们脚下的土地,对土地才会有奉如神明般的虔诚,才会有侍奉父母般的孝敬,才会有呵护孩子般的疼爱。
       我们在梯田旁一道三折瀑布边,用清冽无比的山泉水洗了脸,浸了脚,休息了好一会,这才沿着石阶继续上山。一路讨论着,这一户人家是什么年代,因为什么原因定居在这里的,而这条数千米长,铺满石阶的古道,如果是这一户人家之力而成,那该是几代人的血汗?
       终于,几幢花岗岩条石房子巍然展现在我们眼前。我们紧走几步,来到房前,出来迎接我们的,首先是一条拴着铁链的黄狗。这是一条毛长肉瘦的土狗,大概从来没见过这么多人,一下子吓着它了,从门口探出身来摇了几下尾巴,立刻缩回到屋里去了,用怯怯的眼神打探着我们。另一间屋里也栓着一条黄狗,更是一声不吭害羞地躲在门后。听到说话声,房主人,一个个子不高的中年男人又是端凳,又是招呼我们喝水。
      这个看上相当年轻的房主今年已经59岁,姓陈。我们问他“石棋盘坑”是不是有块石头像棋盘,在哪里,带我们去看看。他摇头说,哪有什么石棋盘,没听说过。当得知我们问的就是他住的这个地方名称时,他的回答一下子将我们原先想找到石棋盘,并摆开阵势杀上几盘的浪漫构想击碎了——不是石棋盘坑,而是石基盘坑。他们的老家在山下柘岙口村,因为父亲跟爷爷到这个叫石基盘坑的山上来种番薯,一来二去就在此搭茅草棚定居下来他不是父亲亲生,而是3、4岁时从南乡抱养到这里来的,因此也不清楚养父他们具体是哪一年住到山上来的。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至少是70年以前的事了。4幢条石房子都是近20年来陆陆续续修建的,但是3女1男4个子女长大后都下山去了——3个女儿全部嫁出去,儿子也在外地做生意,连过年、正月也难得回家。当年乡里干部说他违反了计划生育政策,超生,要罚他款,曾和村里的干部上山来过一趟,看到他们一家的生活境况后,没说什么,也没提罚款的事。现在家里就他跟老伴两人守着空荡荡的几幢房子和几桶蜜蜂,种种田地,采采山货。半山腰上的几坵水田,以及房屋周边几十亩之多的山坡旱地,种水稻,种玉米,种番薯、洋芋,粮食是自给有余。除了盐必须到山下采买,其他诸如食用油等副食品和生活用品基本也是自己就地生产解决。至于经济来源,基本也是靠山上的出产,只是收入极其有限。前年用野猪夹套下了一头120多斤重的大野猪,扛到山下去卖,算是最大的一笔“横财”了,只是野猪也不是经常有得套的。野猪多了,糟蹋粮食,甚至会被祸害得颗粒无收。平日里,偶尔帮人背背木头,背到山下公路上,每趟5.5元钱的工资,一天能赚个二、三十元。想孩子们了,都是他们两老下山去看望。上山路上的石阶是石牛山林场建场时铺就的。早几年,一位做木头生意的老板,砍伐完林场里判的林木后,留给他一台小型水轮发电机,利用自然水源的落差发电,他家也拉上电线,用上了电灯,还购置了碾米机、磨面机等一些生活必须的机械。问他就没想过搬下山吗,这个憨厚的汉子反问我们,山下没田没地,搬下去吃什么?显然,他们已经习惯于这种近乎与世隔绝而又自在自得的农耕生活,而且满足于目前的生活状态。
       闲聊中,我们半是玩笑半认真地叫他租几间房子给我们,心烦时上山来,在石头城堡一样的房子里住上一夜,看看山景,吹吹山风,听听鸟鸣,调节一下心情,体验一下超脱于尘世喧嚣的清静生活。主人一连声的憨笑:来啊,还租呢,请都请不动哦!
       说真的,我们的租房请求,玩笑成分居多,但是,在我内心,还真是有一些期许的。哪天活得累了、烦了、腻了,也找这么一个隐秘的所在结庐而居,蓄须束发,餐风饮露,回归原始,回归自然。

一户人家的村庄:石基盘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一户人家的村庄:石基盘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一户人家的村庄:石基盘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通往石棋盘坑的石砌古道和途中的引水渠
一户人家的村庄:石基盘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三折 小瀑布
一户人家的村庄:石基盘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枯枝嫩叶也风流
一户人家的村庄:石基盘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石棋盘坑老陈的家
一户人家的村庄:石基盘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从没见过这么多人的狗儿害羞得像个小姑娘
一户人家的村庄:石基盘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老陈家的厨房
一户人家的村庄:石基盘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老陈自备的碾米机等

(第一次使用手机拍照功能,拍摄质量很差,将就着看吧)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