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寡水清汤的博客

涂鸦,鸦涂。刊用或转载,请联系或注明出处。情色、广告、出书、博客推广之类请止步。

 
 
 

日志

 
 

又见“敲糖担”  

2013-09-25 08:41:4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午下班路过菜市场,嘈杂的买菜卖菜声中,一连串击打金属板发出的“叮叮叮”声显得格外清纯和另类。循着声音张望,原来是一个挑着“敲糖担”的妇女,穿行在熙攘的人群中,那叮叮作响的,就是她叫卖的吆喝声。

这不是“敲白糖”(方言“白糖”中的“白”,是黏稠、韧性好之意)的吗,多少年没见的风景了?虽然“叮叮叮”金属板的脆响,不及当年拨浪鼓“卜隆隆”的瓮声瓮气声来得意蕴绵长,但是,妇女肩上的白糖担,还是一下子勾起我镶嵌在这些风景里的儿时记忆。

在物质匮乏,信息闭塞,交通不便的六、七十年代,甚至八十年代初,“提篮小卖”曾是流行于城市乡村的一道风景线,走街串巷叫卖的可谓五花八门。有卖缝衣针棉线球角钻(锥子)抵指(顶针)的,有卖红粉小苏打万金油樟脑丸的,有打小铁铸铜勺补锅的,有修锁修电筒修喷雾器的,有弹棉絮织蓑衣补鞋的,也有演杂耍卖狗皮膏药老鼠药的,还有吹糖人、卖金瓜子(南瓜子)正月葵(向日葵)的……这些小贩来去自由,既不占道经营,也不污染环境,更没城管围剿,悠然自得,大有“深巷明朝卖杏花”的古意与风情。

他们招徕生意的叫卖声也是悠闲独特的,绝非“吆喝”那般粗鲁。比如弹棉絮的,常用木槌拨动弓弦上的牛筋,发出“笃,笃,笃”低沉而又回响久远的声音,小孩子们听到这声音都知道是弹棉絮的来了,还为之编了用方言读来相当押韵的顺口溜“笃笃笃,食块肉,笃笃铛,食碗羹。”

当然,在这些流动小贩中,最受孩子们欢迎的莫过于“敲白糖”人了。一听到那激动人心的“卜隆隆卜隆隆”拨浪鼓声,以及那拖了长长尾音的“鸡毛……鸭毛……换哎……”,孩子们便一扫百无聊乱的困顿,飞也似跑回家,垫了凳子,从烟囱背上拿下用稻草扎成一把的鸡毛、鸭毛,或者鸡肫皮、鳖壳、牙膏壳,一溜烟追上敲糖担子。踮了脚尖,吞着口水,眼睛乌溜溜地瞪着敲糖客,看他掀开糖担上盖着的尼龙布,一手拿小铁铲,一手拿小铁锤轻轻敲击铁铲,从色泽金黄,香甜诱人的糖饼上敲下一小块来,也不称轻重,随手撮起就递了过来。孩子们总觉得那么一大把鸡毛,或者几个鸡肫皮、牙膏壳才换上那么薄薄的几片糖,亏大了,常会心有不甘地缠着敲糖客嘟囔:“怎么就那点丝(怎么就那么一点)啊?”敲糖客往往嘴里数落:“还少啊?很多了!”手上却又装着很是大方地敲下一小片糖来:“哦,总是再敲块给你啊!”孩子们接过这还不够塞牙缝的额外所得,便满心欢喜手舞足蹈地跑一边品尝美味去了。

这些做鸡毛换糖生意的,都是义乌人。后来了解到,“百样生意挑两肩,一副糖担十八变, 翻山过岭到处走,混过日子好过年”的“敲糖”生意已有数百年历史。

民间传说明朝抗倭名将戚继光,招用万名义乌兵抗击倭寇,平倭以后,便将这批兵员遣回原籍。这些回原籍的人员无田可种,就利用本地土产青皮甘蔗,榨制成糖块、糖粒,挑着“糖担”,奔走远处销售,藉以谋生,成为义乌人世代相传的一个独特行业——“敲糖帮。”  

“敲糖帮”按生意的活动方式,有着严密的分工,具体分为“坐坊”和“担头”两类。“坐坊”,其组织有“糖坊”、“站头”、“行家”、“老土地”四种。“糖坊”的任务是把煎好的糖粒、糖饼、生姜糖用现金或货物贷给敲糖人,同时还收购代销敲糖人收来的货物;“站头”就是敲糖帮居住的小客栈,并经营糖担托运业务;“行家”专事采购各类小百货以供敲糖帮经营;“老土地”专收敲糖帮换回的货物。而“担头”,则是挑糖担赶生意者,“担头”里有几个领导人物,称为“老路头”,这类人由精于敲糖业务的人担当,且是从敲糖帮中公议推举的“精英人物”,其任务是由其独当一面,统帅一路糖担;“老路头”下又有“拢担”,是各村糖担的首领,由村里推举并负责带领本村糖担,其能力略逊于“担头”;“拢担”下又有“年伯”,“年伯”的职位是由“拢担”任命,其任务是协助“拢担”的工作,同时,“年伯”要照管五至七副的“担头”;最后是糖担,又称“担头”。这些“担头”,就是“新手”,即初次出门的敲糖人,如同工匠所收的学徒,属“年伯”带领指导。换做现在的商业术语,“敲糖帮”,其实就是一个商业集团,下属子公司有生产,有仓储,有物流,有采购,有营销等,人员则有类似于总裁、总经理、经理、经理助理、义务员等。

“敲糖”担子却十分简单,就是一根扁担挑着两只竹箩筐,外加一面招徕人的拨浪鼓,以及敲糖用的一把小铁铲和一把小铁锤。箩筐用来盛换糖换来的鸡毛鸭毛牙膏壳等杂物,箩筐上面搁置着一个方形竹篾编制的扁槽,用来装糖饼,上面盖层白洋布或尼龙布。放在今天,食品和鸡毛等杂物共陈一筐,肯定是过不了食品卫生安全这一关,可当年没人讲究这些,也没见哪个孩子吃了糖而肚泻拉稀的,倒是经常听说鸡毛换糖的敲糖客被当做“投机倒把分子”被抓、被罚,被当做“资本主义尾巴”给割了的。

不过,这“资本主义尾巴”似有强大的自我修复和自我繁殖能力,怎么割都断不了根,越割生命力越旺盛。就在计划经济风声最紧的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廿三里镇外出鸡毛换糖的人员还多达五千余人,经营范围不仅涉及到浙江周边的江西、福建等省,而且扩展到全国各地。到七十年代中期,镇里还半明半暗地出现了几百个经营小商品的地摊,并于七十年代末形成了中国第一代小商品市场。1982年后,市场逐步向义乌县城集中发展,终成今日闻名遐迩的中国小商品世界。可以说廿三里的敲糖人正是义乌小商品世界的“始作俑者”。

随着经济、物流、交通、信息的发达,“敲糖担”已绝迹多年。偶有今日所见的敲糖人行走于市,恐怕作成他们生意的也是寥寥无几。我紧走了几步,叫住那敲糖客,敲了五块钱的糖,边走边咀嚼又黏又稠,又香又甜,还有点姜的微辣的“白糖”。细细品味之下,滋味没有鸡毛换来的那么纯正,不过多少有丝儿时的余韵残痕,除此之外,似乎还有一种一时半会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在里头。

我想,这种味道,应该是“鸡毛换糖”的文化味,是义乌文化的精髓。历史源远流长,是义乌人毫厘争取,积少成多、勇于开拓的创新精神和百折不挠、善于变通、刻苦务实实干精神的高度概括和阐发。

    (文载2013年11月15日《丽水日报》瓯江特刊)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