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寡水清汤的博客

涂鸦,鸦涂。刊用或转载,请联系或注明出处。情色、广告、出书、博客推广之类请止步。

 
 
 

日志

 
 

这一个煎熬的夏天……  

2013-09-16 23:52:01|  分类: 心灵驿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日清晨5点50出发,送儿子入学,驱车往返将近800公里,历时9小时。看母子俩在学校门口强抑着情感道别,煎熬了我们整整一个夏天的难以启齿的不如意事,再一次油然浮现……
       高考才进行到第二天,儿子便神情抑郁,如同突遭霜打的茄子一般整个蔫了。成绩揭晓,结果自然是大大出乎我们意料,一时间,我们也是极其失望极其落寞。夜深人静之时,不止一次仰天长叹:当年可是以中考文化课总分全县排名第79名,超出录取线25分的成绩考入省重点高中的呀,三年后的高考怎么就沦落到了这等地步呢?真是撞墙的心都有啊!但终于还是一忍再忍,艰难地保持了理性和理智,没有过多数落、责骂他,只是征询他接下去的路怎么走。随便填报一所很一般的大学?复读?就业?
       几天后,儿子郑重其事地告诉我们:复读。
       作为教育中人,我们深知复读之风险,有如股市跌宕,需谨慎介入。作为父母,我们又极其矛盾极其纠结,既深切地希望儿子通过复读实现彻底颠覆,明年能考上一所知名重点大学,与此同时又深知儿子个性特点,就怕他有三分钟热情而没坚韧的品格和刻苦精神,去迎战可以夸张地表述为生不如死的复读生活。因此,那些天,一次次与儿子一起认真深挖今年高考失利的根源,以及到底存在多少可供提升的潜力空间,一次次细数身边朋友、熟人的孩子通过复读咸鱼翻身的事例,一次次与儿子一起分析复读需要的体力、精力、毅力,以及复读所要面临的其他巨大压力和事先难以预料的不确定因素。然后告诉他,决定权在他自己,不管作何决定,我们都绝对尊重他的选择。
       儿子还是决绝地选择复读。我们则很快为他联系了复读学校,缴纳了复读学费。
       第二批志愿填报前夕,儿子怯怯地问:“可不可以试着填报志愿?”
       我们事先保证过尊重他的选择,参加第二批志愿填报当然没有什么不可以的。不过,只是尝试着熟悉填报志愿,还是要确保有大学录取,目的不同,在志愿填报的技术上就有不同的讲究。儿子吞吞吐吐地表达了先去读大学的真实思想。他说,复读既要面对学弟学妹的异样眼光,又要面对已经升入大学的同学的关切,同时还要面对来自自身和其他方面的种种主客观挑战,生怕到时候承受不起而趴下。而选择升学,虽然目前就学的是很一般的大学,但是这不一定就是今后的全部。
       我们分析,儿子与同学们交流后,打算改变主意了。儿子远在上海的伯父,与我们一道不厌其烦地筛选学校、专业志愿。
       与天下所有父母一样,我们始终对孩子寄予厚望,而且我们整个家族都对他抱有很高的期望,因此,当确信儿子被省内一所很是普通的本科院校录取时,我们有的不是欣喜,而是不得不接受的深深的无奈,更确切地说,是交织了屈辱和羞愤的类似于被强奸后的痛苦!
       这种苦楚,向于谁说?整整一个夏天,我们不敢打听同事、朋友孩子的考事,更怕他人问及我家考生的战果,偶尔听到“重点不重点,无非是高考揭榜时名声好听点,毕业后还不是一样,都得自己找工作。”“重点大学毕业的,给专科生打工也多得是呢!”以及“来日考研或者考公务员,照样可以有个好出路啊!”之类好心劝慰,面上不得不堆出些客套的虚假笑意来,心里却是被人扎了锥子般钻心的真切的痛。
       也有亲戚表示惋惜,言谈之下还有对我们放任儿子选择这样一所普通院校的不解、不满。我们比谁都惋惜、都痛心、都绝望!但是我们不敢预计,不是出于儿子100%自愿情况下的复读,明年高考会是凤凰涅槃,还是更为悲惨,更为不堪的沉沦。我们不敢,也不能复读,儿子今后的人生走向
       外甥女们向来认为我对儿子太严厉,是造成儿子叛逆、父子隔阂,学习滑铁卢的重要原因。其实他们不晓得,追根究底,除了缺乏鼓励、表扬,教育方法不科学外,其余的就是父爱,就是宠了,这是一种深沉、含蓄,不太容易被人察觉和理解的情感。不过,这一次,我心里却真的老是有必须拿什么教训、惩罚一下儿子的狠念头了。
       在炎热的八月,儿子外出寻找暑期短工,接连碰壁后,终于在一家车行联系到洗车的活。第一天,问他感受如何,回说“还好”。第二天,悄悄告诉她妈妈,说:“现在知道,脚力脚力(方言,吃力的意思),原来真的是脚先酸胀吃力。”第三天,哭丧着脸向妈妈叫屈:“再这样干下去,人不被热死晒死,双手是要被累折了!”工场上搭有遮阳网,洗个车,拖动吸尘器吸吸车里的尘土,其实是最惬意、最轻巧的体力劳动了。我冷冷地问:“那么其他工友还不死去活来无数次了?你见过洗车洗死人累折双手的?”第四天,儿子偷偷向妈妈要创口贴,说是手指磨破了。这天晚饭时,我有意却又装作无意地挑起幸福的话题,儿子对我照例满是警觉地不理不睬。我说一个朋友是个副处级领导,她的孩子去年高考结束后就到砖厂干了整整一个暑假,一次问他妈妈,什么是幸福,妈妈明知他有答案而故意反问他,他说“幸福,就是下班后洗了澡,吹着电风扇!”儿子略抬头眼神复杂地瞟了我一眼。我继续聒噪:大学四年,没有老师的管束,没有可恶父亲的紧箍咒,用钞票也比高中时期阔绰得多,绝对是自由自在的四年,要学点真才学,必须高度自觉、自律,要是一味悠哉悠哉,四年一晃而过,将来恐怕只有去砖厂等场所干重体力活的份了。儿子埋头吃饭,一声不吱。不过,从那以后,没再喊累喊苦,对钱的认识似乎也有了新认识,月底结了工钱后,叫妈妈帮忙出主意,给90岁的爷爷买了一套睡衣。
       归途中,我不时在想,这一个夏天里纠缠不散的不愉快、不开心,起因在孩子,但根源在我这个难以免俗,而又对孩子寄托了太多、太重、太不公平希冀的父亲。是世俗的虚荣,使得我们对儿子的高考成绩耿耿于怀,始终难以归复平静的心态。想了一路,心情开朗了许多,虽说还是有点生米已成熟饭的无可奈何,但内心已经清楚地认识到,还是儿子说得对,他的现在不会是他将来的全部。“子孙自有子孙福”,作为父母,我们不可能为子女规划好人生的全部,更不应该要求子女全部按照我们的规划走。
       我相信这一个夏天,煎熬过后,我们的观念会发生一些变化,同样的,也会促使儿子多少有些改变。高考,这一个很不理想的终点,会是孩子另一个行程的良好开端。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