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寡水清汤的博客

涂鸦,鸦涂。刊用或转载,请联系或注明出处。情色、广告、出书、博客推广之类请止步。

 
 
 

日志

 
 

三都行之三:二赴呈回  

2014-07-24 16:16: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赴呈回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24日,自酉田而达呈回。见去年初冬日来呈回时还在修建的汤氏宗祠已经全部完工,院内墙上布置一新,遂伫足一一赏阅,不料惊喜地看到先祖项安世为汤丞相夫人所撰的诗作。
    虽然有记载云项安世有《易玩辞》、《项氏家说》、《平庵悔稿》等著作留世,但宗谱上却只有朱熹为项氏宗谱所作的序言,而不见安世公的任何文字踪迹。这首诗作,可以说是目前为止为我们所发现的安世公的第一笔文字遗产。
    按照常理,能为汤丞相夫人作诗相挽,当是与汤丞相同朝为官,而且关系相当密切,就如同朱熹能为我项氏宗谱作序,皆因与安世公乃莫逆之交(这一点可以从《宋史.项安世传》中得到印证)。循着汤氏宗谱这一线索,或许能找到更多有关安世公的文字瑰宝。
    因为有这发现,一路的劳顿也顿时消散了,而且盘算着什么时候三上呈回,借了汤氏宗谱好好翻翻。
二赴呈回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二赴呈回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二赴呈回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二赴呈回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二赴呈回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二赴呈回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二赴呈回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二赴呈回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二赴呈回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二赴呈回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二赴呈回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2014年5月24日摄于松阳三都呈回村

附1:项安世简介
项安世
(一一二九--一二○八)(生年据本集卷四《内子生日(戊申)》“居士新年六秩来”推定),字平父(一作平甫),号平庵,其先括苍(今浙江丽水)人,后家江陵(今属湖北)。7岁能赋诗。孝宗淳熙二年(一一七五)进士,调绍兴府教授。时朱熹任浙东提举,相与讲理义之学。经朱熹荐为谏官。光宗绍熙四年(一一九三)除秘书省正字,五年,为校书郎兼实录院检讨官(《南宋馆阁续录》卷九)。敢言,宁宗时曾上疏言增加税赋民负过重,揭露上下奢侈浪费之风。主张屯田养兵,节省军费。建议节约宫廷费用,直言:“简朴成风,民志坚定,民生日厚,国力日壮。”
宁宗庆元元年(一一九五)出通判池州(同上书卷八),移通判重庆储。“庆元禁党”起,上书请留朱熹,被劾为“伪党”罢废,还江陵家居。开禧二年(一二○六)起知鄂州(《宋会要辑稿》职官七七之二二),迁户部员外郎、湖广总领。金兵围德安,形势危急,安世当机立断,即派兵解围。三年权安抚使(同上书职官七四之二五),因私忿斩吴猎幕僚王度免官。不久复以直龙图阁起为湖南转运判官,未上,用台章夺职而罢。嘉定元年卒。有《易玩辞》、《项氏家说》、《平庵悔稿》等。《宋史》卷三九七有传。项安 世诗,以《宛委别藏》本《平庵悔稿》十二卷为底本。校以清吴长元钞本(简称吴钞本,藏北京图书馆)。新架集外诗编为第十三卷。

《附2:《宋史·项安世传》编辑

项安世,字平父,其先括苍人,后家江陵。淳熙二年进士,召试,除秘书正字。光宗以疾不过重华宫,安世上书言:“陛下仁足以覆天下,而不能施爱于庭闱之间;量足以容群臣,而不能忍于父子之际。以一身寄于六军、万姓之上,有父子然后有君臣。愿陛下自入思虑,父子之情,终无可断之理;爱敬之念,必有油然之时。圣心一回,何用择日,早往则谓之省,暮往则谓之定。即日就驾,旋乾转坤,在返掌间尔。”疏入不报。安世遗宰相留正书求去,寻迁校书郎。
宁宗即位,诏求言,安世应诏言:
管夷吾治齐,诸葛亮治蜀,立国之本,不过曰量地以制赋,量赋以制用而已。陛下试披舆地图,今郡县之数,比祖宗时孰为多少?比秦、汉、隋、唐时孰为多少?陛下必自知其狭且少矣。试命版曹具一岁赋入之数,祖宗盛时,东南之赋入几何?建炎、绍兴以来至乾道、淳熙,其所增取几何?陛下试命内外群臣有司具一岁之用,人主供奉、好赐之费几何?御前工役、器械之费几何?嫔嫱、宦寺廪给之费几何?户部、四总领养兵之费几何?州县公使、迎送、请给之费几何?陛下必自知其为侈且滥矣!用不量赋而至于侈且滥,内外上下之积不得而不空,天地山川之藏不得而不竭,非忍痛耐谤,一举而更张之,未知其所以终也。
今天下之费最重而当省者,兵也。能用土兵则兵可省,能用屯田则兵可省。其次莫如宫掖。兵以待敌国,常畏而不敢省,故省兵难。宫掖以私一身,常爱而不忍省,故省宫掖难。不敢省者,事在他人;不忍省者,在陛下。宫中之嫱嫔、宦寺,陛下事也,宫中之器械、工役,陛下事也,陛下肯省则省之。宫中既省,则外廷之官吏,四方之州县,从风而省,奔走不暇,简朴成风,民志坚定,民生日厚,虽有水旱虫蝗之灾,可活也;国力日壮,虽有夷狄盗贼之变,可为也。复祖宗之业,雪人神之愤,惟吾所为,无不可者。
时朱熹召至阙,未几予祠,安世率馆职上书留之,言:“御笔除熹宫祠,不经宰执,不由给舍,径使快行,直送熹家。窃揣圣意,必明知熹贤不当使去,宰相见之必执奏,给舍见之必缴驳,是以为此骇异变常之举也。夫人主患不知贤尔,明知其贤而明去之,是示天下以不复用贤也。人主患不闻公议尔,明知公议之不可而明犯之,是示天下以不复顾公议也。且朱熹本一庶官,在二千里外,陛下即位未数日,即加号召,畀以从官,俾侍经幄,天下皆以为初政之美。供职甫四十日,即以内批逐之,举朝惊愕,不知所措。臣愿陛下谨守纪纲,毋忽公议,复留朱熹,使辅圣学,则人主无失,公议尚存。”不报。俄为言者劾去,通判重庆府,未拜,以伪党罢。
安世素善吴猎,二人坐学禁久废。开禧用兵,猎起帅荆渚,安世方丁内艰。起复,知鄂州。俄淮、汉师溃,薛叔似以怯懦为侂胄所恶,安世因贻侂胄书,其末曰:“偶送客至江头,饮竹光酒,半醉,书不成字。”侂胄大喜曰:“项平父乃尔闲暇。”遂除户部员外郎、湖广总领。
会叔似罢,金围德安益急,诸将无所属。安世不俟朝命,径遣兵解围。高悦等与金人力战,马雄获万户,周胜获千户,安世第其功以闻。猎代叔似为宣抚使,寻以宣谕使入蜀。朝命安世权宣抚使,又升太府卿。
有宣抚幕官王度者,吴猎客也。猎与安世素相友,及安世招军,名项家军,多不逞,好虏掠,猎斩其为首者,安世憾之,至是斩度于大别寺。猎闻于朝,安世坐免。后以直龙图阁为湖南转运判官,未上,用台章夺职而罢。嘉定元年,卒。所著《易玩辞》、他书,多行于世。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4)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