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寡水清汤的博客

涂鸦,鸦涂。刊用或转载,请联系或注明出处。情色、广告、出书、博客推广之类请止步。

 
 
 

日志

 
 

三走丹枫路  

2014-08-19 00:16: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走丹枫路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2014629日,一个夏雨绵延不绝的周末,我又来到了将缙云与仙居紧挽在一起的苍岭古道——古时沿途多有丹枫,秋风起时,漫山遍野丹枫似火,因此,苍岭古道又有丹枫古道美名。这是两年中,我的脚步第三次在这条古老而美丽的道路上留下浅浅的印痕。

准确地说,这条千年古道,是仙居走往内地的盐道。

仙居境内的起点,应该从坎下村的太平桥算起。这是一座单拱石桥,建桥材料明显是就地取材,而且基本保持最原始的状态,看不出多少人工刻意雕琢的痕迹。桥头竖有一块《太平桥碑记》,石碑保存得异乎寻常的完整,透过皱纹般刻印在碑石上的苔藓,还能依稀辨认出大部分碑文的内容。从中可以看出,是首事戴炳灿(原字不甚清楚,可能不甚准确),以及陈裕丰、徐庆龙、徐庆和等众多民众携妻带子自发捐钱或者捐工,于清同治五年,也即公元1866年竣工的。至今148年过去了,太平桥,虽然失去了昔日一桥横架南北,天堑变通途的交通功能,桥板上,石缝里,古藤悬垂,野草萋萋,但依旧不失古时英气,岿然静卧于苍岭坑上,默默关注着古道沿岸的沧桑巨变,同时,成为古道上一道不可多得的风景,成为古道里程碑式的一个标志。这座古桥,古时候承载了无数挑夫、樵夫、农人、官宦、商贾的匆匆脚步,现在不知留有多少驴友或矫健或倩丽的身影,而且房祖名和郭采洁还在这里上演过《意外的恋爱时光》。

晚唐年间始,在仙居境内就已经形成了一个内河商业中心,从海盐县等地熬制的食盐,经浙江的第三大河流灵江,逆水而上,再经永安溪到达仙居的皤滩镇,慢慢地,皤滩逐渐形成了食盐中转地,并集结了运往内地或内地运往沿海的其他商品,成为繁荣的商埠。

食盐和其他商品,必须经苍岭古道流通于内地和沿海。于是,千百年来挑盐、担货的盛况,在云霞般飘逸、烈火般热烈的丹枫丛中,在蜿蜒曲折的深山古道上,络绎不断地绘制出一幅幅历史的画卷。

可惜的是,风流千古的丹枫尽毁于大跃进时期的滥砍滥伐,近年来虽已沿途复种了许多枫香,但要恢复昔日仙居“八大景”之盛况还需若干年岁。更令人遗憾的是,从太平桥头至龙王殿的一大段道路今年刚被水泥硬化,虽于道路当中刻字名曰“丹枫路”,毕竟古道不再,难复当年风貌。

古道两边的山坡上种有若干杨梅。正是杨梅成熟时节,却因连日雨水浇逐,熟透了的杨梅跌落一地,猩红点点,零落成泥。眼见其情其景,水墨兄感叹说:“这些杨梅极尽一生艰辛,把自己修炼得大红大紫,孰料功德完满之际罹遇狂风暴雨,猝不及防,涂炭在地。忽然想到,生命之重,生命之轻,原本变幻莫测,人生一如此状。芸芸众生,总有一些要被淘汰,或因机遇不当横遭风雨,或因修炼未成直落淤泥。生灵世界,情理一体。”听他言罢,我因古道不古而生发的纠结之心,方得释然。现代交通之发达,古道遭淘汰自是情理中之事,现在当地已经下意识保护、开发尚存的一段,供人游走、怀古,当为之欣慰才是。

途中多处塌方,幸有坎下村民自发疏通,我们才得以顺利通过。过了龙王殿,苍岭古道才开始展现出它的本来面貌。正是这段古道精华部分的存在,保存了苍岭古道原始风貌和人文气息,才使这段古道被省内外广大驴友所追捧。

宽约一米五的古道,蛇行于高过人头的茅草和灌木丛中,略显苍凉凄美。用大块岩石铺垫而成的路面,岩石却依然光滑如镜,不知是被千百年来挑盐人的草鞋、脚板磨砺得如此光滑,还是被他们如雨的汗水浸润出来的,或者是被岁月、被光阴打磨而成的,令我们感慨不已。

越往上行,但见身后大山已然峰峦迭嶂,身前山势越发雄拔陡绝,更有淙淙流泉隐隐掩掩于山峡之中,隆隆飞瀑以万马奔腾之势飞泻于眼前。

不觉已到海拔800余米的一个山垭口。山岚聚散,夏雨横斜,吹打得人后背飕飕凉,脸颊酥酥麻。顿时遥想起当地流传的古民谣:“头戴凉帽哎,冷饭缠腰!一里三歇哎,不怕苍岭天高!”对古人翻山越岭赶脚谋生之艰辛算是有了一种肤浅的认识。

这里就是苍岭古道最险峻的所在,位于缙云和仙居交界处——风门。只见大山紧紧夹峙,只容古道蜿蜒而下,这是古道的制高点,也是一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天然屏障。

过风门,即进入缙云地界,古道也因破山修筑道路而在这里戛然而止。沿着宽敞但高低不平的机耕路继续前行,只见左侧是一个小水库,右侧是一座小山,有宽约十米的条石石阶直通山顶同样用条石筑就的高台。这就是2004年复建的点将台,也是今人凭吊英烈,抒发情怀的所在。

据清《缙云县志》载:明嘉靖三十五年六月,浙江巡抚阮鄂当时在南田村口水龟山筑台屯兵祭旗点将后,兵将神勇百倍下苍岭前往海门一带痛歼倭寇。

重走丹枫路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看图说话1 - 水墨烟云 - 水墨烟云
                                                                                                 (此幅图片窃自水墨兄博客)
重走丹枫路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重走丹枫路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重走丹枫路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重走丹枫路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重走丹枫路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重走丹枫路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重走丹枫路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重走丹枫路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重走丹枫路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2014年6月29日摄于仙居丹枫古道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