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寡水清汤的博客

涂鸦,鸦涂。刊用或转载,请联系或注明出处。情色、广告、出书、博客推广之类请止步。

 
 
 

日志

 
 

河阳赏荷,杂念如花般绽放  

2014-08-09 03:21: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河阳之“荷”(3)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河阳赏荷,还是今年才有的新鲜事。起初听人说去河阳赏荷,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河阳只有古民居,哪来荷花可赏。直至亲眼看到水墨兄从河阳拍荷回来,才确信河阳赏荷是真有其事。
    6月22日,周末,瓢泼大雨,一个人呆在家中,犹如笼中之兽,困厄得难受,不免想起河阳的荷花,会是怎样的模样。下午4点左右,终于还是按捺不住,撕开一路雨帘,独自来到了河阳的荷塘边。
    荷塘不大,约50亩的面积,坐落在西岸村附近的公路边。沿着公路边沟围了一道钢丝网围墙,荷塘入口处,还搭建有一间崭新而精致的小木屋,门窗皆紧闭着,但从亭子的构造特点来看,貌似收费亭。
    因为雨大,自然也没人在收费亭里管我收费,所以,我得以无拘无束地在荷塘中尽情欣赏、拍摄。
    虽是盛夏时节,延绵不绝的大雨,却早将酷热干干净净浇灭了。不过,说来也怪,冒雨穿行在挤挤挨挨荷叶间的我,还是突然想起明末清初文学家、戏曲家李渔“或裸处乱荷之中,妻孥觅之不得避暑消夏趣事。李渔是一个很讲究生活情趣的人,可是一到夏天,他却不去访客,也谢绝客至,不但头巾不扎了,连衣服也成了累赘,裸处乱荷之中,连老婆孩子都找不到他的踪影。
  环顾四周,偌大的荷塘,除我以外,只有横架于空中的电线上停歇着两只燕子。这个时候,心里真的突然间涌上一个冲动的念头:此时,此刻,若是像李渔先生那样一丝不挂地卧身于荷叶荷花丛中,让荷的清灵、雨的清凉与自由裸露的肌肤作零距离的接触,那该是何等坦荡惬意之事!但是,最后,我终究还是没有勇气享受这人生中的极致快乐——毕竟,我只是一个庸庸碌碌的凡人、俗人!
  回家整理了一些荷花照片,自己觉得平庸不说,向来精益求精的随风老师更是失望无比,连声叹气:“唉,你拍荷,真的太不行了……”
  我向来是没有上进心,更无意名利的懒散之人。无论是赏荷拍荷,还是周末出游驴行,注重的不是收获如何巨大,结果怎么完美,只为受用驴行过程的全身心彻底放松的自在和愉悦,拍照也只为留个记录,日后翻看时,多种感性回忆。行,或者真的太不行,都不足以左右我周末去乡间野外游走的行踪。
  6月28日,又是周末,也是今年入夏以来最强劲的一个雨天,城市街道及周边公路,许多路段都成了水流湍急的河流,穿城而过的好溪更是水位猛涨,淹了迎晖桥,阻断了交通。可赏荷心切的我,还是约了常委夫妇,一行四人又奔河阳看荷拍荷而去。
  许是花期正盛时节,大雨也没能阻挡人们赏荷的急迫之情。我们到达荷塘时,公路上已经停了好多小车,荷塘边,荷叶丛中,已是伞花摇曳,人头攒动。荷塘入口处的收费亭也正开门收费,告示牌上明白无误地写着:“门票10元/人,荷叶2元/张,莲蓬5元/个。”
  我隔着钢丝围网拍了两张照片,便欲返身离去,却听得有好心的赏花客提醒:顺着荷塘中间通往远处村庄的道路,在荷塘外围走走是不要钱的。本不想占这个便宜,又不忍拂却陌生游客的一番热情和好意,怏怏然前行于泥泞的村道上,边赏花边听他们闲聊。
  据说,河阳之荷是专为电影《道士下山》而种的。由著名导演陈凯歌执导,其妻陈红任制片人的《道士下山》,将以仙都为主要外景地,河阳作为仙都风景名胜的一部分,在电影中自然占有一席之地,其中几场重头戏就将在这荷塘里拍摄(行文时,剧组仍在缙云紧张拍摄中)。为此,管委会早早租了田,雇了人,种了荷,7月初还要在这里举办荷花节,遍请达官显贵、名人名流。凡此种种,自然要通过门票收入来支付租金、种子、人工等一应成本费用。
  照理说,收门票卖荷叶莲蓬抵消成本乃天经地义之事,就是借此创收盈利赚他个盆满钵破也不为过。但不知怎地,总觉得区区几十亩荷塘就弄得如此兴师动众,不太是滋味。
  远者如杭州西湖,曲院风荷,历史悠久的赏荷圣地,“接天荷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只听说过荷叶论张卖,莲蓬数个售,却从来不曾闻得赏荷要收费,而且整个西湖都是免门票的。稍近者,如仙居湫山乡与横溪镇接壤处,也是今年新开的数百亩荷塘,沿省道一字儿排开。驱车的,步行的,无意路过的,有意前往的,你想赏荷拍荷到何时,全由你自己欢喜,绝无什么人来向你收费,不缴费者不得入内。再近者,如新农村建设省级样板——莲都区大港头镇的利山村,以荷为名片,有荷近100亩,并以百万计巨资改善基础设施,吸引市内外众多游客前往赏荷品莲,也不见设卡收费,荷塘设围;还是莲都,老牌产莲基地老竹镇,荷塘面积多达1000亩,既有红莲,也有白莲;既有单瓣,也有复瓣;既有千年遗传老种,也有太空选育新品,笼总总多达100余个品种。荷塘里建有蜿蜒数百米的观光专用九曲廊亭,廊亭两壁配以诗书画和摄影作品,布置为廉政教育基地。赏荷客漫步于廊亭之内,不但可尽揽荷塘姿色,还可免受风雨侵入和骄阳暴晒之苦,顺便接受一番廉政文化熏陶。若论荷塘面积、荷花品种、基础设施、氛围营造和荷塘品位,河阳与老竹,根本不在同一档次上;若论成本,论投资,河阳与老竹也根本不存在可比性。老竹的投入,怎么地是千万元说话吧,可也是任人自由出入,尽情观赏,全然是一个开放的免费休闲观光园,赏花客来自全省各地,甚至上海、江苏等外省市游客也纷纷慕名前来。
   10元门票着实不多,我也不是出不起这10块钱。只是以我这小人之心度河阳君子之腹,觉得河阳紧盯着鼻尖上的蝇头小利,胸襟太小,眼光太浅,太小家子气,难有赢得长远利益的大作为。说得难听点,有些像缙云方言中的“斤米荡”——穷惯了的人家,向来空空荡荡的米瓮里,猛然间有了斤把米的积蓄,便自视为不得了的财主,得瑟显摆,得意忘形,衣襟都有撞死人的架势,飘飘荡荡的不知所以了。
  心里有了这许多如花般绽放的杂念,再看河阳之荷,出于淤泥而不染的荷花似乎也褪却了其清新脱俗的颜色。再回想起自己曾冒出学李渔裸处于乱荷之中的念头,不觉暗暗一声庆幸,幸亏没将那放浪形骸的想法付诸行动,否则岂不也沾了一身“利”的铜臭?
  但我心里其实明镜似地,荷花是一样的荷花,被玷污的不是荷花,惟利是趋的也不是荷花,而是人心。
河阳之“荷”(3)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河阳之“荷”(3)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河阳之“荷”(3)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河阳之“荷”(3)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河阳之“荷”(3)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河阳之“荷”(3)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河阳之“荷”(3)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河阳之“荷”(3)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河阳之“荷”(3)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河阳之“荷”(3)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河阳之“荷”(3)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河阳之“荷”(3)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河阳之“荷”(3)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河阳之“荷”(3)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河阳之“荷”(3)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河阳之“荷”(3)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河阳之“荷”(3)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河阳之“荷”(3)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河阳之“荷”(3)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河阳之“荷”(3)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河阳之“荷”(3)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河阳之“荷”(3)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河阳之“荷”(3)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河阳之“荷”(3)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河阳之“荷”(3)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河阳之“荷”(3)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河阳之“荷”(3)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河阳之“荷”(3)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2014年6月28日摄于河阳
    (文载2014年8月15日《丽水日报》瓯江特刊)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