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寡水清汤的博客

涂鸦,鸦涂。刊用或转载,请联系或注明出处。情色、广告、出书、博客推广之类请止步。

 
 
 

日志

 
 

一路向西之:半真半假催欠款,一波三折飞拉萨  

2014-09-12 23:43: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路向西之:半真半假催欠款,一波三折拉萨行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客流稀少的西宁机场候客大厅
    告别日月山,一路疾驶,返回西宁西站,不等送妻子和同学们登上进藏火车,我便独自回市区,入住半岛步行街某酒店。
    早在出发之前,哥哥知道我们要在西宁逗留,与我商量,若有时间是否帮他去催要一笔被拖欠了11年的业务款。
    哥哥年近70了,从上海飞一趟高原西宁,对他的身体绝对是一次考验。而我正好路过西宁,何况改乘飞机,完全可以赶上先我一步进藏的队伍,也不用因此改变既定行程。 当然应该倾力而为的。
    我敢夸言,温和善良,看重亲情,心如发细,大度大方,当兄长、当儿子、当父亲、当丈夫能当到我哥哥这般极致的,天下无双。
    我们家是一个上下四代,有着将近50位家庭成员的大家庭。可是,每一个家庭成员的生日,哥哥他都记得一清二楚,往往我们自己都忘了生日,反而是哥哥的祝福短信一大早首先发到了你的手机上;他经营着一个小公司,其实赚钱并不多,但是每次出远门回来,总少不了给家里人带当地土特产或新奇的礼物;每年春节回家,老父亲、妻子、子女自不在话下,弟妹弟媳妹夫们,统统都会收到他的一份厚礼,要不是服装,要不是鞋子,要不是化妆品,而且款式、长短、大小都符合每一个人的年龄、身材和喜好。你若怪他破费,他总是说商场搞活动,买得多折扣也大,似乎不是他在花钱,而是我们帮了他的忙,让他捡了个大便宜;去年,我儿子读大学,他送了一个苹果5手机,而且连一年的话费套餐都给办好了!今年上半年去欧洲考察生意,打电话问我鞋子的尺码,我知道他肯定又要买鞋子给我了,没告诉他。他跟我急,说同一品牌,在国外买,比在上海还要便宜近千元,反正要给两个儿子买,再给我捎一双,折算起来反倒比买两双更合算。
    12号下午到达西宁,我给对方公司经理打了电话,告知他我已为尾款一事到了西宁,请他们准备一下。为了稳妥起见,晚上我特意用酒店的固定电话再次致电经理和董事长,目的是让他们通过来电显示,确认我确实已在西宁。经理回电说,他已向董事长汇报过,但次日是周日,财务室没人上班,要等下周一。
     13日上午,经理来电,要请我吃饭。我说我人在青海湖,吃饭不用安排,下午回西宁,请他明天上午来接我去他们公司。而哥哥为我预定了14日晚上8点西藏航空TV9842航班的头等舱,票价贵得叫我咂舌——3990元,几乎够一次西藏全程经济游了
     14日上午9点半左右,经理到酒店找我,说董事长正在接受电视台采访,需等助理电话通知然后过去。
    这是一家浙江企业,经理和董事长都是我邻近地区的。不过,人有近邻之便,钱无同乡之谊。生怕他们横生枝节找理由推搪,我也耍了点小聪明,一边用自带的茶叶给经理泡了杯茶,一边编造了一套半真半假的话来与他聊。
    我坦率地告诉他,我并非哥哥公司员工,这次来西宁,可以说是专为那笔拖欠了11年整的业务款,也可以说是顺便捎带。因为,有个高中同学是兰州军区某部首长,早就邀请我们几个比较要好的同学到西部来玩,昨天去青海湖就是他作陪。听说有浙江老乡在西宁发展事业,他很高兴,本来今天要跟我一起来看看老乡的,可临时有任务,昨天下午就去了西安。经理问我这位首长是哪个部队的,姓什么。我如实告诉他姓什么,部队的番号从来没问,只知道2007年是坦克部队的团长。并以征询的口气跟他说,如果有兴趣,什么时候再来西宁,介绍他们认识一下。
    确实有这么一位首长,2007年我到西安旅游时,他,还有其他几位也在部队里任职的老乡一起请我们吃过饭,那时的他也确实是团长了。只不过,不是同学,而是普通朋友,不是他请我们一路向西,也没陪我们去青海湖,更没说过要去认识他们。
    之所以不管起不起作用,弄这么一套话来诳他,是因为我有过切身经历。
    90年代初,我停薪留职。一次送货给宁波一家国有大企业的下属公司,当场验收,签发了合格证书,结账时却以产品质量不合格为由拒付货款。三番五次催讨无果,恼得我差点叫帮手把经理的儿子给请过来,好在临门一脚时冷静了下来。不得已,最后去找部队里一位从未见过面的远亲,他一个电话给他们集团公司的老总,我再去找经理时,那狗东西见面即亲热地搂着我的肩膀,责怪我怎么不早说有这么一层关系。
     经理在我房间坐了一个多小时,还不见助理来电,经理说他先过去看看情况。我巴不得他把我真假参半的话单独汇报给董事长。因此,送他到他们公司楼下就不再跟进。经理指着一辆豪车说,那是董事长的车。我发现他们公司与我所住的酒店竟然在同一幢楼!
    11点了,还不见来电。我边给经理打电话边乘电梯到他们公司。
    确实是董事长家乡电视台在采访。好一会,董事长过来,是一个比我儿子大不了几岁的,清清瘦瘦的大男孩,简单寒暄了两句,直言这笔尾款确实拖得有点久,这次要结清的。我将委托书、结算清单等材料递给他,心里暗想,毕竟是年轻人,做事还算干脆。
    他叫来财务,核实了一遍,并给他父亲打了个电话。虽然用的是方言,不过我还是基本听懂了。他父亲同意支付,但是要克扣部分。
    果然,年轻的董事长以质量瑕疵为由,提出打折要求。我说产品都使用11年了,而且前几次结算货款时也从未见提出过质量方面的任何问题。他说,这个时间确实久了,具体是哪些问题一时也想不起,说不清。
    我寻思,所谓董事长其实是为历练这个富二代而设的虚位,真正当家做主的还是他家老爷子。既然他老爷子给出打折主意,我坚持要求全款恐怕得空手而返。于是,我当即表明:“董事长,我很欣赏你干脆利落的态度,我也不喜欢拖地带水。虽然我不是我哥哥公司的员工,但是既然他全权委托了我,那么我也不请示了,把尾款的零头去掉吧。”
    他说几千块钱没意思。
    我问他,准备打几折。他叫我定。我说我不是生意人,对这些确实没数,还是他先给个折扣比较合适。他张口说:“对折。”
    这是哥哥事先告诉我的底线。但是,我觉得这底线低得太离谱了。而且,他肯定也留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至于质量问题,其实你们是心知肚明的,我不再在这问题上纠结;11年了,要是算算利息,也该是一个不小的数额,我也不计较了。对折,实在太低,我无法向哥哥交待。让10%我可以接受。”
    “六折。”
    我笑笑说:“如果董事长一点面子也不给,那我只能叫哥哥拖着老弱之躯亲自来西宁了。”
    最后,他报出一个数字,我快速估算了下,差不多是七五折。估计这是他的极限了,我准备接受。于是,故意略作沉思,说:“这个差距有点大,我得向哥汇报一下。”
    然后当他们面大声通报,并向哥哥讨教需要办理哪些具体手续。
    年轻的董事长当即安排财务下午即去银行转账。我则以一个外行人的理解,要求拟定一份简单的文书,否则入账时无法处理款项的差额部分,同时,他们也不必担心我方再提出声索。他觉得有理,嘱财务起草一式两份,我修改了关于扣款原因的表述方式,然后双方签字盖章,各存一份。
    下午3点左右,哥哥说:“款已到账。”
    尽管没能全款结算,称不得完美,但“一千不如八百现”,毕竟还是得到了一个尚可接受的结果。哥哥高兴,我也开心,人逢喜事精神爽,独自进藏战胜高反的信心也更充足了。
    但是,绝没想到,催款之路还算顺利,飞向拉萨的航程却是那样的曲折!
一路向西之:半真半假催欠款,一波三折拉萨行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头等舱里的旅客,其作派却很不够头等
    下午5点,事先联系好的出租车准时到酒店来接我,40分钟后到达机场。
    西宁机场不大,起降的航班不多,候机大厅里空空荡荡的,显得有些冷清。
    离19点30分登机时间还早,到达头等舱休息室后,我将随身携带的背包交给服务台保管,便随意溜达了溜达,随手拍了有数的几张照片。
    一会,听到了最不愿意听到的广播声:原定20飞往拉萨的TV9842航班,因为航空管制,航班延误,何时起飞,时间待定。
    原以为延误的时间总不会太长,安安心心地从吧台上选了几包饼干,倒了饮料,边吃着边看着搜狐新闻。谁知21点30分前后,广播再次通知,原定20点起飞的航班要延误到22点50分!
    此时,早已过了晚饭时间,却不见航班、机场方面的任何表示。我问休息室里的服务员,是否提供晚餐。可爱的服务员说:“晚点2小时以上有提供,晚点4小时以上安排住宿。
    “原定7点半登机8点钟起飞,延误到10点50起飞,是晚了几小时?”
    小姑娘笑容可掬地说:“我问问。”我又好气又好笑,难道她的数学是语文老师或体育老师教的?
    过了大概半来个小时,另一个服务员拎了一箱方便面过来,欠身问:“先生,这个时间确实有点晚了,食堂已经没晚餐供应,这个方便面可以吗?”
    方便面不如休息室里的纤麸饼干,味道好,耐消化,更安全。
    22点30分,好不容易登上了飞机。正欲在A舱1排自己的座位落座,一帅哥一边递来热毛巾,一边问:“先生,可不可以换到过道那边?”我问他为什么,他说:“这边光线有点暗。”我告诉他,夜间飞行光线暗点正好有利于休息。
    帅哥走后不久,又来一漂亮空姐,说这边的安全须知坏了(播放安全须知的视频屏幕),旅客必须看,请我换到过道那边的A座。我说不是不允许随便调换座位吗?既然是设备坏了,那么这边的几张票就不应该售出。空姐还是强调出于安全考虑,请我换座位。
    我分析是机组有特别需要,但换的也是A舱第一排靠舷窗的位置,也就不再计较。果然,我刚一换了座位,就有两个穿西藏航空机组制服的小伙子,一前一后在1排和2排舷窗边坐了下来。坐在我原先位置的这一位而且翘了腿,挖起了鼻孔。
    旅客全部登机,时间也已过了23点10分,仍不见飞机有起飞的痕迹。有朋友通过微信安慰我,我的运气还算不错,才延误3个来小时就马上可起飞了,他进藏时整整延误了10几个小时。
    我还没来得及得意,递毛巾、拿拖鞋的帅哥又过来了,弯下身来轻声说:“拉萨天气恶劣,航班走不走得了还说不准,现在正在协调。”
    5分钟后,机舱里响起广播声:天气原因,航班取消!明天何时补班,暂时未知!
    机舱里顿时炸开了锅。有的说这么多行李怎么处理;有的说影响了明天的行程怎么办;有的说已经买好了布达拉宫的门票,作废了谁负责;有的说深更半夜的住哪;一位东北口音的中年妇女更是带着哭腔,叫丈夫不要去西藏了,已经被高原反应整得精疲力尽了,又经这么一番折腾,去了西藏不知还能不能回得了家……
    而机组人员急着催旅客下飞机,一个劲地说,机场方面会有安排的,马上送大家去酒店。我很清楚,只要下了飞机,再交涉有关事宜为时已晚,尽管我很愤怒,但我还是克制住没当出头鸟。
    回到候机大厅,此时的大厅灯灭人稀。机组人员早不见了踪影,机场工作人员忙着安排我们上车,说机场空港酒店已经客满,我们须返回西宁市区住宿。
    回市区,数十公里啊!
    0点40分左右,到达位于西宁市区建国路的西宁大厦。前台要求旅客两两组合拼房,我睡眠向来不好,与陌生人同住一室,鼾声、体味,根本就不用睡了。问有没单间,前台既不说有也不说没有。我递上登机牌,要求他们提供西藏航空航班的联系电话,领班反复查看登机牌,考虑再三终于给了我一个单间。
    到房间,已过凌晨1点,简单洗漱后上床,还是久久难以入眠。一是因为过了平时生物钟的休息点;二是原本良好的精神状态被破坏殆尽,心情糟糕透顶;三是担心经此变故,身体吃不消,高反变本加厉。
    清晨5点20分,叫早铃声响起;6点10分登车出发去机场。进了休息室,也无早餐提供,又是饼干、糖果、果汁垫肚。
    登机后,还是如昨晚一样,被要求换座。
    好在8点15分终于起飞,飞向魂牵梦萦的拉萨。
一路向西之:半真半假催欠款,一波三折拉萨行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一路向西之:半真半假催欠款,一波三折拉萨行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一路向西之:半真半假催欠款,一波三折拉萨行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一路向西之:半真半假催欠款,一波三折拉萨行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一路向西之:半真半假催欠款,一波三折拉萨行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一路向西之:半真半假催欠款,一波三折拉萨行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一路向西之:半真半假催欠款,一波三折拉萨行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一路向西之:半真半假催欠款,一波三折拉萨行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一路向西之:半真半假催欠款,一波三折拉萨行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一路向西之:半真半假催欠款,一波三折拉萨行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一路向西之:半真半假催欠款,一波三折拉萨行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西宁机场头等舱聊以充饥的食品
一路向西之:半真半假催欠款,一波三折拉萨行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一路向西之:半真半假催欠款,一波三折拉萨行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以“安全须知”坏了为由占坐头等舱旅客座位的西藏航空TV9842航班机组人员之一,翘着二郎腿,挖着鼻孔。
                                                      2014年7月14日摄于西宁机场和西藏航空TV9842航班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