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寡水清汤的博客

涂鸦,鸦涂。刊用或转载,请联系或注明出处。情色、广告、出书、博客推广之类请止步。

 
 
 

日志

 
 

车前行  

2016-01-18 21:03: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车前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说来奇怪,接到朋友“火山岩”邀约去车前的电话,竟然条件反射般跳出一句广告语:车到山前必有路,有路必有丰田车。虽然车前村跟丰田车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但既然“火山岩”说车前村是丽水市摄影基地,那么有可供汽车行驶的公路是肯定无疑的了。

530日,几个同乡好友在“火山岩”带领下前往位于遂昌县大柘镇的车前村。据“火山岩”介绍,车前村由车床、车前和高坞源三个自然村组合而成,平均海拔880米左右,村庄周边千米以上山峰就有5座,因此遂昌人也管车前唤作大柘镇的“西藏”,开通公路前,不被外界所熟悉,就是遂昌本地都很少有人知道有这个村庄究竟在哪里。这更激发了我对车前的向往与期待,因为自从去年去了一趟西藏以后,宝石般纯洁的蓝天白云雪山湖水,巍峨俊朗的山峰,敦厚淳朴的民风,始终盘绕心头,成为一个挥之不去的梦。

说真的,自从车子拐上通往车前村的盘山公路,随着越来越绵实的云雾被我们的汽车犁破,恨不得摇身变作具有遁土神功的土行孙的念头就越强烈,一旦具备那样的超凡能力,可以免却许多颠簸不说,还能须臾间便钻透连绵起伏的群山,来到我想象中有几分神秘的车前村。

终于,翻过两个山头,转了几个弯,远远瞧见灰白色的雾幕中隐约露出一片江南地区常见的低矮泥房。火山岩说,车前村到了。黄墙黛瓦、小桥流水,对于在海边出生,却在山里度过童年、少年时代,青年时期又离开大山,久居人口稠密的城镇的我来说,仿佛有一种天生的亲密感、亲切感,每每见到这些,心里便说不出的踏实、舒坦,犹如呡了一口家酿老酒,刹那间,满足、快之感就充盈了心头。我想,这就是所谓的乡愁了。

车床和车前两个自然村分别坐落在南北相对的两个山坡上,层层梯田,从车床这边的村庄边缘一直延伸到谷底,又从谷底盘旋到车前那边村庄的边缘。一条米把宽的小道,曲曲弯弯,折来叠去,像极了老农双腿上患了脉管炎的静脉,从车床这边爬下山谷,又从谷底往山坡上盘绕。远远望去,车床车前所在的两山夹峙,好像一个大张着两爿贝壳的、硕大无比的扇贝。每一条田埂,都是一条弯曲的线条,像是贝壳上的横纹,忠实地记录下村庄的历史年轮,记录下先民们一颗汗珠摔八瓣开山劈地,改造自然的壮举。

走在脉管炎一样曲张的山路上,看左右两侧田亩一层层一圈圈荡开去,突然间觉得,这两面山坡,这层层梯田,怎么不是一张刻录了农家日常生活、文明进程的唱片?走在路上的自己,正是从唱片上划过的唱针。顿时慢下脚步来,生怕脚步迈得快了,如同唱针在唱片上打滑,划出不和谐的声音。就地在石阶上坐了片刻,再看这满山梯田真是越看越入神,不但像唱片,还像一盘磁带。上面刻录了声音,更刻录有影像。这样想着,就想到了上面会刻录有哪些内容。不一定有他们县太爷汤显祖写的《牡丹亭》,也不一定有《小城故事》,但《十送郎》、《孟姜女哭长城》之类小调是肯定少不了的,而松风竹雨,鸡鸣狗吠,蝉鸣蛙鼓,当然是所有山歌小调的和声。至于影像方面,“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色彩之丰富,景色之美丽,自然是意料之中的事,只是不晓得花海、绿荫、稻浪、雪山,哪一个季节的车前更迷人而已。

我们到达车前时,早已过了油菜花开的季节,自然无缘得见花海如潮随风逐浪的盛况,也没看到新插稻秧绿田畦的景象,几乎所有的梯田上种的都是四季豆。种得早的,齐膝的豆秧,刚刚攀上刺刀样刺向蓝天的秧架。

有着规模如此庞大,线条如此优美的高山梯田,却种了清一色的旱地作物,自然不可能有晨昏红霞满天倒映于青铜镜般清幽的水田里的诗情画意,也自然不可能有蛙栖月影鼓鸣琴的浪漫情怀。车前,作为有“云上摄影天堂” 美誉的摄影基地,少却水的滋润,便少却了勾人魂魄的灵性,所创作的摄影作品,想来也难有灵魂,不能不说是一种极大的遗憾。

梯田顶上,背衬竹海的民房,倒还真算完整,土木结构传统建筑。墙面经过统一处理,粉刷了土黄色的涂料,虽然做旧如旧的功夫还算到家,但也还是不用刻意分辨,就能看出人工为之的的痕迹,使得以“衣冠简朴古风存”见长的质朴景致,多少被打了些折扣。不过,“开发”乡愁,早已是一种传染病,相比之下,车前的病还算轻的。

还不到午饭时候,村里极静。居民们都还在田里扦插豆荚秧架,狗狗们没精打采地趴卧在门前。许是到车前的陌生人来得多了,狗狗们早已见怪不怪,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吵醒了它们的花梦,这才懒洋洋抬头打量我们一眼,偶有两条责任心强的,也只伸过鼻子来,在我们这些陌生人的裤脚上嗅上一嗅,便又把鼻子垫在前爪上养神了。早上笼罩四野的雾已散去,不冷不热的阳光均匀地撒落在房顶、门前、田地上,不时有蝴蝶在野花丛中起起降降,透明的双翅逆着阳光上下扇动,能让人听到阳光被这些精灵们撕裂的扑哧声。

在一家农户门前,我们拧开水龙头擦了把脸,坐了下来,一边吃着水果,一边讨论越来越多的城市居民热衷乡村自由行究竟是为了什么,讨论乡愁文章该怎么做才能更加出神入化而又与原生态融合得天衣无缝,继而自嘲似地自问,每逢周末就不管路途是否遥远,见山就爬,见村就进,今天又驱车数百里来到车前是否值得。其实,这是一个不需要回答的问题,每个人心中都早有答案,周末行走乡村早已成一种戒不掉的“毒瘾”。不管是在车前,还是在别处的农村,只要能感受到时光慢慢流淌的声音,只要能享受到最质朴、最自然、最简单的幸福,在喧嚣尘世中劳累了一周的灵魂便重新有了生气。

车前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车前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车前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车前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车前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车前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车前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车前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车前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车前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车前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车前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车前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车前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车前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车前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车前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车前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车前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车前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车前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车前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车前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车前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车前村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图:2015年5月30日摄于遂昌县车前村
                                                                                                文:写于2016年1月18日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