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寡水清汤的博客

涂鸦,鸦涂。刊用或转载,请联系或注明出处。情色、广告、出书、博客推广之类请止步。

 
 
 

日志

 
 

戈剳:莫疑春归无觅处,静待花开会有时  

2016-03-24 23:03: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戈剳:莫疑春归无觅处,静待花开会有时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村庄名片:戈剳,Gezha,均为平声,地处好溪东岸,海拔470米,属莲都区黄村乡,距丽水市区20公里;300余人口,刘姓约占2/3,余姓孙、陈、李、王、包、项;盛产油茶、毛竹、李子;阶梯式古民居颇似布达拉宫;多古树,尤以胸径1.9米的“中国特有濒危保护植物”长叶榧最为珍贵。

戈剳:莫疑春归无觅处,静待花开会有时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戈剳:莫疑春归无觅处,静待花开会有时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戈剳:莫疑春归无觅处,静待花开会有时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戈剳:莫疑春归无觅处,静待花开会有时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戈剳:莫疑春归无觅处,静待花开会有时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怪异村名,立意深远

从来没有一个村庄,像她一样,让我只闻其名便充满向往,去过一次就舍不得遗忘——每次翻山越岭,只为遇见她时,被棵棵古树、排排泥房所震撼的那种心跳。她,就是土得掉渣的小山村:戈剳。

     亲眼见到村委会牌子上 “戈剳”两字前,我不知道有“剳”字,更不明其义,还以为人们所说的村名是“疙瘩”,总寻思老祖宗怎么起这么奇怪的一个村名。查了字典,才知“剳”,音zha,驻扎之意。于是,心头又存悬念:难道古时候这里曾驻扎过军队?直到在退休教师刘招元家目睹《戈剳行政村各自然村建村史调查》和《戈剳派刘氏创办族学堂启》,才解开心头的块垒:

戈剳村原名南坑村,建村于元朝癸卯年,即公元1310年【经笔者核查,1310年是至大三年,为庚戌年;大德七年(1303),以及至正二十三年(1363)才是癸卯年,因此,戈剳建村时间极有可能为1303】,后来,刘氏太公为办族学堂而改名为戈剳。”

“尝闻求木之茂,必固其根,欲流之远,必浚其源。人生处世之,与学识何独不然,苟人人有学识,即人人有立身之道,此国家立教而求其普及也。按吾戈剳派淤(原字为王字旁)公下子孙不下数百,以受学子儿龄,计亦可数十,奈如识字者寥寥,推其原因,半为此处山僻风气未开,不学知识为何用,半为家境艰难。‘戈为国家兵器,剳为暂存之处’,待等名士其出,成为国家栋梁之材,特定戈剳村名。”

在此植下根基,留下血脉的刘氏先祖给村庄起了这么一个难读难懂的村名,原来有着如此含蓄、深远的寓意。

“待等名士其出,成为国家栋梁之材”,自此成为戈剳人世代坚守不移的信仰,生生不息,追求不止,历代不泛忠勇贤良、饱学儒雅之辈。

刘廷宣(1875-1947),字乙照,16岁考中秀才,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考取公派留学,赴日本早稻田大学深造,宣统元年(1909)毕业回国,兴教育、办实业、发展农桑。先后在处州中学、崇实初等高等小学(今囿山小学前身)任教师和校长;民国四年(1915)后,相继任丽水县教育会副会长、丽水县劝学所所长、丽水县教育局局长等职;抗日战争期间挂冠归里,创办了黄村完全小学并任校长,还为建设青林村好溪水坝和缙云至丽水公路积极呼号、筹资。

刘逢年,出身教育家庭,初中毕业即随父从事教育,抗战时期回戈剳村创办小学,聘用自家姐妹及妻子何美娟任教师,对学生实行免费教育。后被推选为丽水县参议员兼任私立建国小学校长,新中国成立后被推选为丽水县政协委员。

刘增基,丽水中学毕业后参军卫国,后考入军事电信学院,毕业留校,历任讲师、副教授、教授、院长,博士生教育指导委员会委员,先后培养出40名研究生。

至上世纪70年代,戈剳村还有14位教师活跃在丽水本地教坛。

戈剳:莫疑春归无觅处,静待花开会有时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戈剳:莫疑春归无觅处,静待花开会有时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戈剳:莫疑春归无觅处,静待花开会有时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珍稀古树,称雄华东

村委会办公楼边就是十数棵参天大树,枫香为主。大树边是一幢幢泥房,错落有致,呈阶梯式排列,其布局与布达拉宫颇有几分相似。石阶小巷蜿蜒盘旋,如古树发达的根系一般通向村庄深处,把一幢幢同样古朴、敦厚,同样格调、颜色的房子连接在一起。房子的泥墙用就地挖取的黄土夯实筑就,这种俗名“黄金泥”的黄土,黄得纯净极致,黄得夺人眼球暖人心。虽然每次到戈剳都没遇上好天气,但即使是我们丽水地区并不多见的雾霾天,天空失却了以往的明净和清澈,那一堵堵泥墙,还是四散漫射出金黄的光芒。

顺着村委会门前的横路走去,三、四十米外有几棵古树。有枫香、女贞、皂荚,红豆杉,还有一棵也是羽状叶,却比红豆杉的叶子更长,而且呈下垂状,树叶的颜色更浅,叶背更白,乍看,像留着长发、不修边幅的老艺术家。树干上挂有一块牌子,说是二级保护植物三尖杉。这么大的三尖杉并不多见,2014年冬第一次见到时,我便无比欣喜,立刻拍了照片发到朋友圈,还折了一根细细的树枝打算带给爱树到痴的朋友项岩盛和吴东浩辨认。

后来,吴东浩告诉我,他与丽水职技院傅金尧、《松阳彩色树木图鉴》作者汤兆成、丽水市林科院王军峰、省林业勘察设计院谢文远等植物专家三赴戈剳,对这棵标示为“三尖杉”的古树进行认真、严谨、科学的体检和鉴定。最后证实,这棵古树是比三尖杉更珍贵、更稀有的“中国特有濒危保护植物”、“新生代第三纪残存的孑遗裸子植物”、“中国特有的珍稀树种”——长叶榧!

经他们测量,此树高16米,冠幅6米,胸径1.9米。根据长叶榧生长极为缓慢的特点推算,这棵古树该是1000岁以上的高龄老寿星了。谢文远老师检索了相关资料后认为这棵长叶榧为省内唯一,华东地区罕有的长叶榧王!

每一棵古树都是一道风景,每一棵古树都是一段历史,每一棵古树都是一份积淀。戈剳村有这么一棵超级宝贝,为素有天然植物基因库之称的丽水新添了一位尊贵成员,就算老祖宗“等待名士其出,成为国家栋梁之材”的厚望要再过500年才能实现,戈剳村也无愧于祖先的希冀,足以成为一个令人刮目相看的地方了。

戈剳:莫疑春归无觅处,静待花开会有时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戈剳:莫疑春归无觅处,静待花开会有时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戈剳:莫疑春归无觅处,静待花开会有时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干群同心,共绘未来

戈剳村党支部、村委会,是这个古朴小山村的坚强柱石。多年来,他们坚持每月例会制度,学习党政方针,落实上级布置的工作,义务劳动清洁村庄,共商发展大计。上世纪60年代至90年代,他们带领干部群众先后完成了建学校、架电线、铺桥梁、办加工厂等多项重大基础项目。进入新世纪后,他们种水果、培育高山油茶和笋竹两用林,修公路联通山外世界,打破制约山村经济发展的瓶颈。据刘招元老师介绍,近年来,年产红心李子5080万斤、油茶籽510万斤、笋竹年收入在10万元左右

2014年冬,从330国道杉树坑到戈剳的公路修通后,村双委即谋划利用村庄特有、且保存得十分完整的人文自然资源,开发乡村休闲旅游,壮大农村经济。

他们汲取其他地方公路通到哪里,古村落就很快消失殆尽的教训,自觉地对古屋、古树、古道、古庙、古祠堂、古街巷、古地名等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初步保护。他们认为,山贫地瘠水瘦戈剳,最具优势的资源就是原生态风情风貌和原生态文化积淀。

    “莫疑春归无觅处,静待花开会有时”。假以时日,戈剳村完全有可能把不可多得、不可再生的自然人文资源利用好、经营好,获得良好且长久的经济效益。     
戈剳:莫疑春归无觅处,静待花开会有时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戈剳:莫疑春归无觅处,静待花开会有时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戈剳:莫疑春归无觅处,静待花开会有时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手机拍摄)
  评论这张
 
阅读(272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