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寡水清汤的博客

涂鸦,鸦涂。刊用或转载,请联系或注明出处。情色、广告、出书、博客推广之类请止步。

 
 
 

日志

 
 

隘头纳凉,听蝉抒怀  

2016-08-03 17:24: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隘头纳凉,听蝉抒怀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隘头纳凉,听蝉抒怀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隘头纳凉,听蝉抒怀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今年的1号台风“尼伯特”说好要来相亲,谁知中途变卦下嫁榕城,2号“卢碧”、3银河根本瞧咱不起,我们热切寄望的4号台风“妮妲”,也早早投怀送抱委  身于岭南王,只抛给我们几朵厚重的乌云,犹如“狐狸  精”妲己刻意挑  逗人的媚眼,叫人更加抓狂。

上班空调,居家空调,但机器制造的气流凉爽了肌肤,却无法像自然风那样给内心以一抹舒爽,更无法驱除因高温而萦绕心头的烦躁。所以,入夏以来,晚饭后、周末,常约几位好友前往隘头村古银杏“七姊妹”下纳凉。

隘头位于桃花岭古道高处,一句民谚“桃花云里过,隘头半天高”,形象地说出了隘头的高与险。

古银杏就生长在隘头坡顶空旷处,为罕见的同根七枝干,树干粗细有别,形态婀娜,不如常见银杏的伟岸与雄壮,而且皆为同性,不开花不结果,所以被冠以七姊妹之名。据林业部门测算,已有400余年树龄,树冠如巨伞,覆地50平方米有余,历来是桃花岭古道上的标志性景观。

七姊妹四面皆无山体遮挡,正处风口。有人夸张地说,哪怕是从庭坑蜿蜒而上的峡谷里有一只蝴蝶扇动翅膀,这里都会有习习凉风。因此,这里又是纳凉消暑胜地,日夜游人不绝。

若非亲身经历,真不敢相信,炎炎夏日,我们能够在古银杏的树荫下沏上一壶茶一坐就是一整天,甚至烈日当空的正午,居然能席地而眠酣然入睡,直至晚上因凉意浸润了肌肤而踏上归程。

在“七姊妹”下乘凉,最适意的是,哪怕常有最熟谙的蝉声高挂于树梢,都不会怪它们聒噪,反倒会静下心来细品,并且会惊讶地发现,因为这蝉声,夏日多了几分诗意与美妙,燥热的心也会变得幽凉惬意。

有学者分析,在我国古典文化中,对蝉的推崇与钟爱,不逊于月。因其声音太过幽怨,远古时有文人把这高嘶不绝的声音看作齐女之叹,而蝉,这个精灵,也被看作是含恨而死的齐女尸身所化,日夜栖息在树枝之上。

其实,蝉的一生蛰居泥土之下为多,据说最长可达17年,踪迹难觅。而出土后又高栖在树,以树汁为食,而且存活时间不长,仅10来天。因为如此,让人俯身仰目均难触及,所以又有古人猜测蝉为土木之余气所化,日夜餐饮清露,故而其气清虚。于是,自诩清高的文人们将蝉视作知己,向往着能够像鸣蝉一般日夜餐风饮露,不与世俗纷争。

蝉,因此成了纯洁、清高、通灵的象征。题咏蝉的诗作自然也屡屡见诸笔端,最著名的是“咏蝉三绝”,即:

隋朝虞世南的《蝉》:

    “垂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

   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

初唐骆宾王的《在狱咏蝉》:

    “西陆蝉声唱,南冠客思深。

    不堪玄鬓影,来对白头吟。

    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

    无人信高洁,谁为表余心?”

晚唐李商隐的《蝉》:

    “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

    五更疏欲断,一树碧无情。

    薄宦梗犹泛,故园芜已平。

    烦君最相警,我亦举家清。”

这三首被清朝文人施朴华分别誉为“清华人语”、“患难人语”、“牢骚人语”的咏蝉诗,让我们更深入地认识了蝉。这个在自然界中微不足道地生存着的生命,它们或被视作高洁的象征、或是清贫的化身、或是悲凉的缩影,早已成为古人心目中隐士、君子品性的标志,成为古典世界里最理想的人格形象。

 对蝉的印象,我原先只有童年记忆里依稀的一抹。真正有比较确切的认知还是近年的事,而且不是源于它的文化元素,而因为它是我们丽水人餐桌上的一道美食。

记得《处州晚报》曾有报道,丽水人年食蝉只数以亿计,本地蝉供不应求,需从外地大量调运,有人因此担心蝉会绝迹。不论数据是否准确,丽水人嗜蝉催生出一个特殊产业是不争的事实。街道旁、马路边,时常可见闲暇的成年、放了假的孩子,白天手持顶端粘有粘胶的钓竿,顾不得酷暑骄阳,循着蝉声举竿粘蝉;晚上则高举火把或手电,用力摇晃、撞击树干,从树上刷刷掉落的蝉就成了束手就擒的猎物。据说蝉的市场价格这些年是一路攀升,从早年的几分钱一只,到后来的几角,听说现在是几元了。它们被掐头去尾摘翅后,或油烹、或椒盐,便成了价格不菲,畅销高档酒楼、普通排档的丽水标志性时尚佳肴。

 几年前,丽水的朋友请客,也点了一碟昂贵的椒盐蝉。我尝了两只,确实喷香、松脆,但是始终无法排遣心头的疙瘩,总以为这是对生命的一种戕害和对自然的一种亵渎。

写此短文时,已近立秋,气象台预报,高温暂告一段落,有一周清凉。不过,炎热还将是漫长的。我想,肯定还会有再去隘头纳凉的时候。那时,又将是一壶茶,一张垫,像蝉躲进这个苍茫而辽阔的世界里一样,躲进树荫里,聆风、品茗、听蝉,物我两忘。   隘头纳凉,听蝉抒怀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隘头纳凉,听蝉抒怀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隘头纳凉,听蝉抒怀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隘头纳凉,听蝉抒怀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隘头纳凉,听蝉抒怀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隘头纳凉,听蝉抒怀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隘头纳凉,听蝉抒怀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隘头纳凉,听蝉抒怀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隘头纳凉,听蝉抒怀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隘头纳凉,听蝉抒怀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隘头纳凉,听蝉抒怀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隘头纳凉,听蝉抒怀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隘头纳凉,听蝉抒怀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隘头纳凉,听蝉抒怀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手机拍摄)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