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寡水清汤的博客

涂鸦,鸦涂。刊用或转载,请联系或注明出处。情色、广告、出书、博客推广之类请止步。

 
 
 

日志

 
 

最忆那,老井和井水拌黄瓜  

2016-08-08 17:45: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忆那,老井和井水拌黄瓜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日前回乡,在姐姐家住了一夜。晚饭后信步闲走,来到了水井旁。小半天才找到丛生的野草下,被人废弃的水井,心下有点戚戚然,但是,却有与这口水井有关的儿时记忆如同涌泉汩汩而出。

这是一口古老的水井,没人知道它是什么朝代什么人挖的,长辈们也只是含糊其辞地猜测,大概村里有了人不久,就有了这口井。但有一点大家都十分清楚——它承担了全村一半以上人口的饮水供应。到了酿十月酒的时候,全村人都无一例外地要挑这井水去做米酒,甚至邻村都会有人专程前来运水。上辈传说这口井正处龙脉,地下涌泉实为龙涎,因此,这井水做的米酒清得快,出酒折率高,而且酒的品质特别好。

水井座落在村口一坵水田后堪,水极清、微甜,夏天透心凉,冬天则暖如温水,井口常氤氲着乳白色的热气。碧绿而且貌似透明的水草,在堪洞里涌出的泉水的温柔轻拂下,像一位不知疲倦的舞娘,无时无刻不在展示妙曼、婀娜的舞姿。不时有石斑、红肚等小鱼儿穿梭在水草间,仿佛少不经事的顽童在好奇地撩拨美丽而性感的舞娘。在我的记忆中,这些鱼儿似乎一直长不大,从来都是那么一指长。由一米五左右的青石板围成一个与地面齐平的正方形井口,没有常见的高出地面的井栏。因此,偶尔有小孩子因低头往竹筒里装水,或者想探身抓鱼而掉落井里的事发生。好在井水不深,从没淹死过人,不过,但凡有人落到井里,家长拍拍井口青石条又拍拍孩子胸口,给受了惊吓的孩子“叫魂”,给水井换一次水,给前来担水的人道一声歉,骂自己的孩子不懂事总是少不了的。

酣睡了一夜的村庄,也是从水井头最先开始的。往往是公鸡还没鸣早,水井头就传来了挑水人相互间的问候与闲谈,寂静而旷远的村巷里就有叮叮当当、踢踢踏踏的脆响在回荡了。这是勤劳的村民前往水井担水时,铁钩链的碰撞声和急促的脚步声。

在盛夏季节,水井往往也是我们这些孩子一天的终结。

有过乡村生活经验的人,对童年时候的盛夏之夜都会有深刻的印象。孩子们像趁黑出来觅食的蝙蝠,四处出击,把天真烂漫和古灵精怪以无字碑文的格式,镌刻在充满魅力、带着神秘,让满怀好奇心的孩子们按耐不住心跳,一次次前往探究的夜色里。最平常的如捉萤火虫、钓田鸡、钳泥鳅,最惊险的是摸墙洞掏鸟蛋,鸟蛋没掏到,手却抓着了滑溜冰凉的蛇,而最频繁且最刺激的则莫过于偷吃田野里生长的各种瓜果了。

西瓜、香瓜之类瓜果,种的人少,金贵,看护得也紧,孩子们几乎没有下手的机会,也不太敢偷,因为一旦被抓住,会被人当做“有娘生没娘教的”巨盗,小孩被人看轻难做人,还连累爷娘抬不起头。而嫩玉米、黄瓜则不同了,是孩子们最常偷的,在孩子们看来,这些东西,大队田地、私人自留地上种的遍地都是,哪怕被人逮着,也不至于挨很厉害的责罚,遇到好说话的人,还有可能接受孩子们的诡论:偷这些普通行货不算偷。

比较而言,孩子们更偏爱偷黄瓜,毕竟嫩玉米得煮或烤熟后才能下肚,费时费力还容易露马脚。而黄瓜则方便得很,在衣襟上轻描淡写地擦一下浮尘,就可以咔吧咔吧大快朵颐了。

不过,令孩子们欲罢不能、最为惦记的,还是井水拌黄瓜。

天一擦黑,大小不一的孩子就不约而同地聚在村口小桥头,争先恐后地向年纪最大的孩子王汇报谁家地里的黄瓜长得正好。孩子王于是根据人数多少进行分工,谁谁谁负责偷黄瓜、谁谁负责放哨、谁回家偷醋、谁回家偷糖精、谁回家拿脸盆、谁回家拿丝刨、谁回家拿水壶、谁负责打水、谁负责刨丝,醋和糖精放多少则由经验老到的他自己掌握。

我年龄小个子也矮,夜行偷瓜的技术活轮不到我;提桶打水的体力活也难胜任;从家里拿脸盆、丝刨等之事更不会安排我,因为孩子王知道我家家教严,从家里拿这些器物肯定会遭盘问,容易暴露。但也绝不会让我不劳而获吃白食,孩子王认为我妈妈教书有工资领,多偷几次醋、糖精出来是我应尽的义务,如果我能偷出白糖来,那么吃第一口井水拌黄瓜的就是我而不是他孩子王,而且我可以先于他人连吃三口。

分工完毕,各路人马纷纷行动,不多久就凯旋而归。负责打水的赶紧从老井里打了水提到“贼窝”——村口小桥下溪坑里,将冰凉的井水倒入盛满黄瓜丝的脸盆里。一双双饥渴的眼睛随着孩子王添加糖精和醋、搅拌黄瓜丝的双手滴溜溜转动。待他品尝了第一口后,其他孩子便按功劳大小依序动手,直至把一盆黄瓜丝消灭殆尽,连汤汁都不剩一滴。然后一个个去到水井头,打些井水上来咕噜噜漱口,尽可能把口腔里又酸又甜又鲜的黄瓜味冲洗干净,这才满怀班师回朝的喜悦,各自回家倒头大睡。

如今,水井早已被人遗忘,当年偷瓜的孩子也大多已经淡忘曾经的荒唐与快乐。但我敢肯定地说:老井的水是世上最甜的水,孩时的井水拌黄瓜,尽管添加了糖精有点苦,但依然不失为世上最美味的黄瓜!”

最忆那,老井和井水拌黄瓜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最忆那,老井和井水拌黄瓜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最忆那,老井和井水拌黄瓜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最忆那,老井和井水拌黄瓜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最忆那,老井和井水拌黄瓜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最忆那,老井和井水拌黄瓜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最忆那,老井和井水拌黄瓜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最忆那,老井和井水拌黄瓜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最忆那,老井和井水拌黄瓜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最忆那,老井和井水拌黄瓜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最忆那,老井和井水拌黄瓜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最忆那,老井和井水拌黄瓜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最忆那,老井和井水拌黄瓜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图说:回乡次日,再次登临孟峰山,青山蓝天白云纯粹得无以言状。巧遇在森林防火道上开展摩托越野活动的勇士。                                      (图片均为手机拍摄)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