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寡水清汤的博客

涂鸦,鸦涂。刊用或转载,请联系或注明出处。情色、广告、出书、博客推广之类请止步。

 
 
 

日志

 
 

识滇为镇不稀奇,置若罔闻才可怕  

2017-01-04 14:03: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要搞一个2016年底网红排行榜,估计滇省代省长识“滇”为“镇”当高居榜首。这不,通车庆典仪式视频一经流出,网络上就热闹成了一片。有网友赋诗云:“百囧君为先,治滇不识滇。吏史添猛料,贻笑在民间。良将真难觅,庸才万万千。号称研究生,货劣价不廉。谁可堪大任,举头问苍天。还有好事者调侃说,责任在秘书,没有事先标注拼音,也有网友感叹,事发时,在场大小官员竟然没有一个挺身而出及时提醒纠错的。

滇,并非难读难识之字,秘书大可不必为之注音,就算真是生僻字,作为镇守简称即为滇的云南省一省之长,哪怕履职才短短数月,识“滇”为“镇”,也属不该。期望在场官员提醒纠错,更是好心人一厢情愿的幼稚想法——莫说读错字者是堂堂一省之长,就是区区科长,哪怕是够不上行政级别的单位小头目,都不会有人直言点破,更不会有人傻到在如此宏大的场面挺身纠错的。

无独有偶,20年前,在南方的一个省份,也是在一个铁路通车典礼上,也是一位省级高官,在致辞时将“夙愿”读作了“凤愿”。

笔者年轻时,曾见识过一个把既然读作概然的主任,第一次听其读既为概,以为是这位充其量不过为股级的领导一时眼花口误,以后才晓得是主任既概不分。我一个毛头小子几次想张嘴,最终还是不敢造次。而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只不过五、六个工作人员的小单位,几个女职员竟然也都与主任一样,讲话喜用“既然”,而且凡“既”必“概”。至今,我都宁愿相信,那几个跟着主任读既为概者,不是真的识字不多,而是把读既为概视作一种与领导保持一致的态度,一种政治觉悟,一种时尚了。

在一次笔会上,还曾听说一个真实的改名故事。一位从乡下卫生院调入市级大医院的女工,因为院长在大会上把她名字中的读作了,科室同事暗地里常以此议论院长。该女工先是一一耐心解说,那不是院长的错,怪只怪她爸妈给她取的名字中用了个与“剑”字形近而又不常用的字,后来干脆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名字“某钊”改成了“某剑”。也不知是凑巧,还是改名有功,这女工后来竟然从业务科室调到了行政科室。

到任已数月的省长,脚下踩的是滇省大地,眼前映照的是滇池的波光涟漪,喝的是滇茶,吃的是滇菜,想必在大小会议上“滇来滇去”了若干回合,识“滇”为“镇”也非第一次了。秘书也好,同僚或者下属也罢,其实早已洞知省长嘴里的说的就是,唯省长本人不明就里。要不是一路“滇”来,“滇”上此番庆典仪式,终于“镇”傻世人出大糗,很可能还将永远不知道自己读错了字。

因此,愚以为,读错字,其实并不稀奇,发生在谁的身上都有可能,倒是读错字者的身边人,那种置若罔闻,闻错不点破,甚至将错就错的心理和行为才稀奇,甚至是可怕的。正是因为这种心理和行为,锻造了识“滇”为“镇”的谈资笑料。哂笑之余,我却觉得,这个身居高位的省长,其实更是可怜和可悲的——在貌似尊敬的世俗伦理中沦为了现实版《皇帝的新衣》的主人公。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