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寡水清汤的博客

涂鸦,鸦涂。刊用或转载,请联系或注明出处。情色、广告、出书、博客推广之类请止步。

 
 
 

日志

 
 

感谢《那一天》  

2017-03-02 10:49: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感谢《那一天》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那一天,偶然听到藏族歌手降央卓玛演唱的歌曲《那一天》,就立刻被她那亲切、自然、平和、醇厚、富有磁性和感染力的歌声所吸引。大提琴般委婉悠远的歌声中,我仿佛再次踏上了神奇的雪域高原,辗转于历史的沉静浑厚与现实的喧嚣活泼之中。眼前一一浮现纯净的蓝天白云、巍峨俊朗的雪山、广袤芬芳的草原、蔚蓝深邃的湖泊、雄伟威严的布达拉宫、虔诚肃穆的信众……心灵被这美妙的音符润泽得如同纳木错湖水般清澈、圣洁,感受着无尽的轻松、愉悦和宁静。

欢喜之余,去新华书店,想买几张降央卓玛的碟片来,闲暇和驾车时细细赏听。找遍了几个音像专柜而不得,友人笑我迂腐,这年头还买什么碟片,网上下载就是。

下载了“酷狗音乐”,进入页面,点击歌手,一时竟有恍若隔世之感。一是感叹酷狗容量之庞大,包罗了华语、日本、韩国、欧美和其他一众男女歌手;二是悲悯自己之落伍,按热度排序的全部华语女歌手,连翻数页,尽是些我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陌生人,直到搜索J,才找到热度在首字为J的女歌手中排名第二的降央卓玛。

选择全部播放,一边欣赏能抚慰心灵的天籁之音,一边仔细自我检审。

想当年,曾是不折不扣的业余音乐爱好者。初中毕业,自己动手熬制牛皮胶,将琴筒破碎成二十来块碎片的椰子胡一一胶粘回去,自学了胡琴;高考落榜后的一年中,混迹农村剧团,靠着一把二胡,吃四方饭养活自己;参加工作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课余不是在《江河水》畔《病中吟》,就是在《二泉映月》时苦盼《良宵》;浙师大音乐系刚成立那年,曾去参加复试出洋相;第一次听到广播里播放小提琴协奏曲《梁祝》,竟然站在路上听入了神,误了给学生上课;书橱上,满抽屉的磁带尽是胡松华、蒋大为和李谷一、关牧村……

看如今,所熟悉的歌手还是30年前数得过来的那几位偶像,会哼哼的还是《草原之夜》、《北国之春》、《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等少数几首老歌;曾经赖以谋生的二胡束之高阁已经廿年有余;车载碟片除了《彩云追月》、《春江花月夜》之类民族音乐外,就是《命运》、《蓝色的多瑙河》之类交响乐;歌碟除了《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山楂树》,韩红的《天路》、蔡琴的《你的眼神》,算是最时髦的更新了。

撇开经典的、古典的纯音乐不论,单就能够一曲爆红,也可以一夜暴毙,歌星升起陨落都如电光火石般迅疾的通俗歌坛而言,韩红、蔡琴,早已是若干代前的传奇了!

审视之余,我不得不承认,自己实在是真的老了,落在日新月异的时代后面太远太远了。

不过,很显然地,降央卓玛的《那一天》唤醒了我行将消亡的对音乐的敏感,使我想到了伊索和尼采的名言音乐常使死亡迟延、“没有音乐,生命是没有价值的”。我坚信自己绝对不甘心就这样衰老下去,眼看着自己的生命成为没有价值的行尸走肉。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