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寡水清汤的博客

涂鸦,鸦涂。刊用或转载,请联系或注明出处。情色、广告、出书、博客推广之类请止步。

 
 
 

日志

 
 

情迷车盘坑(三)  

2017-05-31 15:39: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情迷车盘坑(三)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接上篇)随着老人的脚步,我们来到了雄踞垄背高处的一幢古老建筑。推开大阊门,跨过石门槛,但见屋内青砖铺地,廊上木雕精细华丽。虽然人去楼空,天井长满青苔,木构件有蚁食虫蛀痕迹,不过古朴、沧桑、颓废之中,依然彰显了非同一般的气派。这就是村人所称的大屋老屋财主屋。这幢房子的第一任主人叫郭梦清,在温州经商发财后,回车盘坑仿效徽派建筑风格,打造了这么一幢鹤立鸡群的豪宅。
    从老人的介绍中了解到,车盘坑村不但是一个有着完整原生态环境和淳朴敦厚民俗民风的世外桃源,而且还是有着深厚人文历史底蕴的文化名村,拥有多个“龙泉第一”头衔。

车盘坑,是龙泉、庆元一带的基督教诞生地,第一个教堂所在地,第一个本土牧师也出自这里。清光绪二十年(公元1894)基督教西差会德国籍传教士密牧师抵达龙泉传教,适逢车盘坑村民郭梦庚、郭梦华兄弟,一番福音后,兄弟俩就成了龙泉最早的基督教信徒。随后,兄弟俩把密牧师夫妇请回车盘坑传教布道,信徒日众,遂把村口廊桥边的宗祠改办为教堂。有此教堂后,基督教义逐渐影响到周边的大窑、查田、小梅、屏南、庆元等地。郭梦庚之子秀才郭肃清还成为龙泉第一个本土牧师。他典卖了家产后,在龙泉东街买下地皮,建造教堂,并相继创办养真小学、红十字会、德保药房等,进行传教和社会服务活动。

车盘坑,是龙泉南乡教育第一村。车盘坑素有耕读传家遗风,科举时代,适龄孩童大多能进入私塾接受启蒙教育,历史上不乏知书识礼之人,学而优则仕的也不在少数。1894年郭梦庚、郭梦华兄弟把密牧师夫妇请回车盘坑传教布道创立教堂不久,就在教堂内开办名为“正性初级小学”的新式学堂,80多名孩童告别私塾,告别四书五经,转往学堂接受以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为主的新式教育, 当时被誉为龙泉南乡教育第一村。至民国时期,郭美华、郭凤照两个车盘坑姑娘入读处州中学,成绩均列榜首,更成为轰动处州十县的大新闻。

车盘坑,还是龙泉的小岗村。肯吃苦,有文化,有见识,有胆略的车盘坑人,在历史变革时期,敢于探索、敢于尝试。1980年,不甘守着山林田地饿肚皮的车盘坑人,率先实行土地承包责任制,成为龙泉市第一个吃螃蟹者,车盘坑村因此被人誉为龙泉的小岗村

离开“老屋”,老人把我们带往村边的古树林。老人边走边如数家珍般,把村庄周边六月削”“秤花梨”“酒坛梨”“酸梨”“接梨”“冬梨20多个品种的500多株梨树指认给我们看。一样苍老遒劲的树干,一样的绿色叶子,一样的白色花朵,凭我们的俗眼,自然分辨不出这些梨有什么区别。老人说这些梨树中,有100多株树龄达四五百年,上百年的有200多株。不同品种的梨,个头大小颜色、花纹、风味各有不同,像酒坛梨”,是晒梨干的专属品种。我们笑称,车盘坑岂不成了梨博物馆?老人憨笑着说我们来迟了,早个三五天,那个梨花才叫开得好看,到车盘坑来游玩、拍照、画画的人也叫一个多;要是夏天来,就能亲口品尝各种梨的味道。

说话间,来到了村边的古树林。密密扎扎的苦槠、木荷、枫香、青冈木、江南油松,粗大者树径在一米以上,瘦小者也大过碗口。为了争取到更多的阳光,哪种树都拼了命地将树干伸向高空,树冠交缠,树叶交叠,编织了一张严密的绿色大网。微风过处,树冠摇摆,透过树叶间隙斜落在满地枯枝烂叶的斑驳阳光,柔弱无力,犹如被网住了的小鱼,煽动着尾巴无助地挣扎。

看到我对那几棵高大、英俊、挺拔,有着龙鳞样树皮的江南油松特别感兴趣,久久不愿离去,老人告诉我,村后山顶上有整片整片这样的大树,问要不要带我去看看。“火山岩”事先曾说,村后有片以江南油松为主的古树林,估计面积达百亩之多,为龙泉保存最为完整的原始森林。因为时间关系,只能忍痛割爱,留待下次再去仔细观摩。老人热情地把我们带下山去观赏车盘坑另一处奇景:树抱竹。山道旁,但见两根紧相依偎的毛竹,从一棵蛀空了树心,形成一个能容两三个成年人站立的巨大空洞的苦槠树干里挺身而出,摇曳着修长的身材。老人说,这两根奇竹,是村民和外地游客眼中的宝贝,尤其是婚久未孕的年轻人,常有来这里许愿,希望顺利怀上身孕的。这当然是不足为信的笑资,只因为树干空心,给了竹笋以出人头地的可乘之机。

    不过,联系郭氏兄弟当年毅然带德国牧师来车盘坑传教、村支书专程从市区赶回接待素不相识的我们、七旬老人为我们当向导却坚决不收分文报酬等细节,我觉得这棵老苦槠树包容“异族”寄身的气度,倒真的有几分像车盘坑人虚怀若谷的胸怀,炽烈似火的情怀。这么想着,心里顿时升腾起对这棵仅剩薄薄的半边树干,却依然生机勃发的老苦槠树的崇高敬意。
    启动马达,最后一次回望车盘坑村,心里浮起丝丝不舍。不过,一个计划也渐渐明朗了开来:明年春天,我一定会在花潮似海,清香怡人的最佳赏花时节,再来车盘坑这个远离城市喧嚣的,未经雕琢、修饰、开发的第三批国家级传统村落和省历史文化名村,尽情领略那一份难得的纯真、古朴与宁静。(完)
情迷车盘坑(三)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情迷车盘坑(三)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情迷车盘坑(三)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情迷车盘坑(三)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情迷车盘坑(三)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情迷车盘坑(三)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情迷车盘坑(三)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情迷车盘坑(三)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情迷车盘坑(三)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情迷车盘坑(三)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情迷车盘坑(三)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情迷车盘坑(三)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情迷车盘坑(三)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