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寡水清汤的博客

涂鸦,鸦涂。刊用或转载,请联系或注明出处。情色、广告、出书、博客推广之类请止步。

 
 
 

日志

 
 

天堂归来话天堂(2)  

2017-07-25 17:44: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堂归来话天堂(2)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接上篇)曲曲折折的简易公路,穿行在绵延的山岭间。湛蓝的天空下,松树、柳杉为主的深绿色针叶林里,时不时跳出几丛醒目的红叶、黄叶来,像梅花鹿身上的斑点,像村姑头上的野花,不经意间将冬日单调而枯燥的森林装点得活泼有趣了起来。道路两边,树林的边缘,到处是高过人头的芒草,掉尽了芒花的花穗连成一片,像拖着长尾巴的彗星从空中横扫而过。山风拂动,芒草起伏摇曳如壮观的排舞景象,尤其是逆着阳光望过去,丝丝缕缕的花穗,光洁的芒草杆,似乎都镀上了一层金粉,闪烁着耀眼而温暖的光芒。朋友应,忍不住紧走两步,纵身一跃,仰卧在厚实的芒草上:“你们先走一步吧,我是要在这里睡一觉了,很舒服的!”冬日晴空下,在芒草窝上率性而卧,任暖阳将周身晒得酥软通泰,确实舒服。小时候,冬牛放山,用不着人多关顾,我也没少享受这种极致的销魂。

连续上了几个缓坡,是一段多弯的横路。横路尽头,赫然挑着一面明镜——那就是天堂水库了!

水是湛蓝色的止水,纹丝不动,如一个体型硕大、釉色十足的景泰蓝瓷盘,泛着清亮的光泽。走近了,惊讶地发现,这瓷盘上的竟然是渐变的釉色!半是湛蓝半是银灰,从蓝到灰,自然过渡,不见丝毫破绽!仔细一瞧,那蓝得发亮的是没有一丝云彩的天空的颜色,那灰的釉色,原来是水库右侧满山掉光了树叶的厚朴在水中的倒影。再走上前去,却见以水面为中轴线,山上的厚朴林与水中的倒影,构成了一幅对称的图画。画中的每一棵树都是那么奇怪,同根而长,树冠却是朝着相反的方向伸展,倒生的树因为有了水的滋润,反倒比顺长的树长得更见水色,更加油亮,更富生机。这些倒长的怪树高低错落,大小不一,疏密有异,自然产生了明暗区块,使得这幅画有了明显的立体感,俨然一幅动态三维画!

继续前行到水库尾部,一排参天柳杉扑面而来。这排古树,面朝水库,背靠青山,古树与山脚间有几十米的开阔地。据此猜测,这里应该就是传说中观音庙之所在了,古树是守寺的金刚。环顾四周,但见开阔地后的山体不知是因为滑坡还是人工开挖后又用水泥浆砌了一道高及山腰的垂直混凝土坎,而不见观音踪影。

传说中的古庙是毁于天灾,还是毁于人祸呢?即便是人祸,也不不足为奇。半个多世纪以来,道观佛殿,神仙塑像,哪一次不是首当其冲的革命对象?任你是如来佛祖,观音菩萨,还是太上老君,红脸关公,管你是神是佛是道或曾经是人,哪怕你法力无边,在英勇的无神论者的三拳两脚下,定叫你皮开肉绽,头断腿折,七窍喷血,粉身碎骨。因此,这个传说中一度非常鼎盛,供饮用的水井就挖了十八口,名叫云灵寺的古庙到底因为什么而消亡,竟至废墟都不见,观音大士不开口,纵是想破脑袋也枉然。

因为不知到天堂山顶和天堂湿地还有多远,路是怎么走,有女眷担心走不动,而天色也已不早。所以我们在水库边一条古道上闲坐着晒了会太阳,就带着未尽的意趣,带着开春再来的执念,结束了一天的行程。

5月的天堂水库,依然是那么平静,不起波澜,水面上只蒙着像豆腐皮,像皱纹的一层薄薄的波纹。库水的基调却与去年冬天有所不同,由湛蓝变为层次丰富的绿了。水库右侧山坡上的厚朴林刚披上鲜嫩的绿色新装,故而右半边的库水自然也是明快的嫩绿,左侧山上是深绿色的短毛松林,因此左半边的库水则绿得深邃了些。

上午9点的阳光,经过茂密树荫的过滤,竟致染上了些许暧昧的意趣,照射在水库入口处几丛开得正闹的杜鹃上,将杜鹃火红的身姿抖落在朦胧的绿色水影里,像一抹胭脂晕染了绿色的底妆,使得那画面娇艳而不媚俗,暧昧而不轻佻,美得没法形容。真是出乎意料,出乎意料,两种对比度最高,搭配一起原本容易给人以艳俗感觉的色彩,构画出的画面竟是那样的和谐,那样的典雅!

明明是水库,可那深的绿,浅的绿,轻盈的绿,凝重的绿,模糊的绿,凝固的绿,光亮的绿交混而成的山光水影,如一层薄纱轻覆其上。再加上那搔首弄姿的杜鹃花影,使得一池春水流光溢彩,顾盼生辉,偏偏溢出许多朦朦胧胧却又甚是勾引人的情愫来。一时间,我的心也有些朦胧,有些恍惚了。这不是怀春少女含情脉脉的明眸,又是什么呢?我且将之称为天堂山之眼吧!

就像偶遇绝色佳人眼不转睛,脚不挪步,在杜鹃盛开的水库岸边,我就足足待了一个多小时。站着,蹲着,趴着,仰着,躺着,对着杜鹃,对着水影,对着天空,横拍,竖拍,拍高调的,拍低调的,拍实焦的,拍虚焦的,总还是感觉不过瘾。

水库尾部及水库右岸山脚下有大片荒芜的土地,去年冬天就有人在垦荒整理,现在大部分已经恢复了原有面貌,土地油黑油黑的,水田里蓄满了水,旱地则已经种上了向日葵。

一个皮肤黧黑,很是健壮的中年汉子说,天堂山好水好风景好,环境幽静没任何外来干扰,驴友常年不断,只是向来无人打理,人们到了天堂,还得为饥饱发愁。现在他承包了这些土地,准备经营观光农场,旱地种既有观赏价值,又有经济收益的农作物,水田以有机水稻为主,兼种一些莲子荷花。养上田鱼,养些鸡鸭山羊,可以为到天堂来的各地驴友提供饭食,或者提供食材驴友们自己动手烧。若有兴趣,认种一块田地,委托代管或者亲自耕种都行,家有小孩的,还可以带上孩子到农场来体验播种、管理、收获。

听着听着,我便置身于世外桃源了,眼前的一切都似乎隔了一层薄透轻盈的白绸缎。虚无缥缈的白雾,起于清澈的水面,流动于两岸曲曲折折的绿茵间,从簇簇拥拥、层层叠叠的黄色葵花盘上,从推推搡搡、摇头晃脑的粉红、洁白、淡绿色的荷瓣上飘过,捎走一弯弯花蕊里早已蓄满的清香,瞬间,那么幽远、恬静的整个山谷,就到处浮动着淡雅的七彩香气了。

多么迷人,多么令人向往,这就是天堂呀

我下意识狠狠地咳了两声,多看了一眼面前这位不起眼的黑汉子,无来由的,竟冒上几口嫉妒来。不过,内心深处埋藏着的,还是对他的祝福。我想,既然他埋下了一棵梦的种子,肯定会开出很美丽的花,结出很甜美的果子,完一个很圆满的梦的。

告别黑汉子,我们很快来到了山垄背一处岔路口。有朋友说,既然天堂名气那么大,游玩的人那么多,那么应该选择走的人多一些,路况好一些的路。我则坚持走隐现在灌木丛中通向山的高处的那条羊肠小道。

所谓上天堂下地狱,天堂之路,怎么可能是向下走的呢。

坡是土坡,并非很陡,但是所谓的路,经雨水冲刷,其实跟水沟没多大区别,坎坷不平且很滑。

到坡顶后,路折向横山,路况也有所好转。走了大概三四里,又来到一个矮坡的坡顶,山上树木葱茏,正前方和右侧繁茂的野草丛中,都有一条很不明显,貌似人走出来的路的印痕。

大家问我该怎么走。我从没到过,心里也是没底。有女眷建议原路返回。但到了天堂门外却徘徊而归,终是心有不甘。横下心来,将宝押在了横向的路印。一行人弓着身子,凭着本能,朝着冥冥中认定的方向,在扁柏、柳杉林下拨开树枝艰难前行。林中阴暗潮湿,地上是厚厚的枯枝烂叶,不时有倒伏的树干绊脚。

“是不是这个方向啊?”

“去天堂的路,会这么难走?”

我打趣说,唐僧历九九八十一难,方才取得真经。天堂,那么美好的地方,岂是轻易就能到达?路难行,虽然增加了徒步的难度,但也增强了很多乐趣,若是走错了路,大不了原路折返,还多浏览了一处自然风光。

话虽这么说,但内心还是有点忐忑,毕竟,一路走来大家都已经消耗了大量体力。

突然间,前方传来几阵间歇性的蛙鸣,不是一只两只对唱,而是一片嘈杂。听那底气十足,声音宏亮的“呱呱”声,可以肯定不是个头较小的农田里常见之普通青蛙,而是多生活在池塘里个头类似于牛蛙的大青蛙。我兴奋地加快了步伐,弯过一个山脊,果然看见一片平展展的洼地!

洼地近似圆形,站在圆弧的这边,望不到圆弧另一边的全部,目之所及,是高大茂密,绿色城墙般的树林。

洼地里长满了密密匝匝的多种喜水植物。试探着拨开及膝的草丛,迈进了几步,感觉底下的泥土从不陷脚渐渐变得软滑。生怕深陷其中,赶紧拔腿而出。趟出来的水路上浮着一些浮萍,许多黑色生物随着浮萍的散开,扭动着尾巴游到隐蔽处,草棵根茎上附着一大团一大团透明的胶状物,毫无疑问,这是蝌蚪和尚未孵化的蛙卵。我寻思,高山顶上的洼地,少有天敌,青蛙们大可逍遥自在地上演谈情说爱,交配繁衍的故事,这天堂岂不是青蛙们的天堂?

正寻思间,忽闻洼地四周密林深处有鸟鸣声和鸟儿扇动翅膀飞动的噗嗤嗤声。不见鸟儿飞舞,蛙鸣声却随着鸟的声响即刻噤止。

我顿悟,造化弄人,师法自然,万物相生相克,却又自有定律,故而能和谐相处,自守均衡,繁荣昌盛。天堂山,湿地洇洇,林木森森,物种丰富多样的自然乐园,既然是蛙的天堂,怎么就不是鸟的天堂,别的我们见之未见的其他动植物的天堂?天堂山,这一片美丽、静谧、隐秘、神奇的净土,怎么就不是我们人的天堂?天堂归来话天堂(2)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天堂归来话天堂(2)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天堂归来话天堂(2)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天堂归来话天堂(2)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天堂归来话天堂(2)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天堂归来话天堂(2)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天堂归来话天堂(2)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天堂归来话天堂(2)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天堂归来话天堂(2)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天堂归来话天堂(2)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天堂归来话天堂(2)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天堂归来话天堂(2)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天堂归来话天堂(2)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天堂归来话天堂(2)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天堂归来话天堂(2)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天堂归来话天堂(2)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天堂归来话天堂(2)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天堂归来话天堂(2)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天堂归来话天堂(2)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天堂归来话天堂(2)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2017年5月7日摄于莲都天堂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