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寡水清汤的博客

涂鸦,鸦涂。刊用或转载,请联系或注明出处。情色、广告、出书、博客推广之类请止步。

 
 
 

日志

 
 

岩门踏雪探奇  

2018-01-28 21:21: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岩门赏初雪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2018年第一场雪一路南下,将杭州银装素裹成名符其实的人间天堂,惊艳一众世人后,终于在25日夜,将恩惠的雪子降落在地处浙南的缙云。

这场雪,虽然仅染白了海拔200米以上的山头,平地里,稀稀疏疏的雪花聊似飘忽而下的头皮屑,转眼就没了踪影,以至于杭州的一位朋友都自豪满满幸福满满,又不屑满满挑衅满满地嘲笑我“你那也叫雪?”但对于年年盼雪难见雪的缙云人来说,这么一层薄雪,足够他们心跳一阵子了。

   我们也小小激动了一下子,26日、27日,连续两次前往岩门赏雪。可惜,26日冷雨袭人,浓雾弥漫,27日薄雪已基本消融。不过,终归还是让我们发了一回少年狂,领略了冬日岩门冷峻奇险的别样风采。

岩门,位于溶江乡境内。因其危峰耸峙,幽谷裂天,险绝无比,故诗仙李白曾著诗感叹:“缙云川谷难,石门最可观”。宋末,参政使赵顺孙周游岩门全境,又将素以奇绝著称的岩门分为“古洞栖云、磐石安禅、锦池映月、石龟听经、岩门锁翠、冠岩织锦、笠峰戴雨、天柱卓锡”八景

26日下午,我们一行三人驱车直奔大坪头。27日上午,一行七人,车停郑周村,登山道首先探访了千年古刹栖真寺,然后徒步前往大坪头。

大坪头,原先是一个自然村村名,因村外50米处,岩门一侧悬崖顶上有一数百平方米的平坦农田而名。早几年全村整体搬迁,目前只剩一片断壁残垣和一个尚存于当地年长百姓及驴友脑际的地名。在这个悬崖顶上,既能远眺岩门八景之“笠峰戴雨、天柱卓锡”,又能俯瞰岩门八景之“古洞栖云、磐石安禅、锦池映月、石龟听经、岩门锁翠”。因此,溶江乡启动乡村旅游,倾力打造岩门景区进程后,特意修了一条可供小车勉强通行的便道,将大坪头与通往栖真寺的公路联接在一起,这一平坦的农田于是成了独一无二的绝佳天然观景台。

大坪头,自此成了各地驴友心目中的一个地理座标,郑周——栖真寺——大坪头——岩门或(花岩)这一条驴道,自然也成了享誉驴界的经典线路。

在大坪头村后山下了车,便打了伞,顾不得冷雨扑面,脚下积雪湿滑,三脚并着两步蹦跳着来到了悬崖顶上。

举目远望,但见雾霭沉沉灰蒙蒙一片,山不见了,山脚下的村庄不见了,原本高耸于山巅的雄奇的笠峰天柱也全然消失了。颔首垂眉,刀削斧劈的百岩门千尺壑谷,也被浓雾充填得满满当当了。我们三人不约而同地表示,不为别的,单念及我们冒着雨雪前来探望杳无人迹的岩门山,老天爷就一定会有片刻开眼的。

果不其然,几分钟后,铁幕般厚重的浓雾大多渐渐升卷到天际去了,遗落下的几缕云雾也薄若轻纱,轻描淡写地飘忽在的巍峨的岩门山,以及悄然重现峥嵘的笠峰天柱上。但见脂粉般白洁的薄雪深深浅浅地敷撒在逶迤的山峦上,仿若初施粉黛的村姑,正为自己脸上厚薄不匀的妆容好奇与羞怯。这般景象,比之北方雪原,少了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的壮丽气势,却多了一份楚楚动人的含蓄与婉转。

这笠峰是不是就是当地民间俗称的官帽岩、官尖岩,我不得而知,只觉得这黑魆魆的巨石,有江西龙虎山的沉稳与气派。

擎天柱般兀立于山脊线上的那条石柱,自然就是著名的天柱峰,也就是民间俗称的扁担岩了。天柱峰,高150米,是缙云三大柱状奇峰之一。清人俞廷漠有诗为赞:“怪石孤高世所无,中流砥柱在斯乎。巍峨碍石空千古,崎岖擎天抵万夫。不假巨灵伸手擘,奚烦高客用鞭驱。五云胜概谁相有,只有仙都一鼎湖”。峰顶覆上斑斑积雪,拦腰轻披纱笼般的薄雾后,这挺拔葱茏,气势雄伟的天柱峰,又比平日多了一份凌冽的威严和尊贵,多了一份说不清道不明的神秘与神韵。

留意脚下,岩门半开,轻烟半锁,悬崖顶上琼枝横斜,与关隘内隐约可见的村舍相映成趣。让人霎时想起了清人吴廷纶的诗:“两石巍巍左右环,天为设险俨雄关。仙舟瀑布相辉映,好景重重锁此间。两两岩门鬼斧裁,高排左右势崔嵬。有时只借烟云锁,管钥无人昼夜开。”

正当我们站在悬崖顶上,为眼前的仙景入迷入神时,又有灰蒙蒙的浓雾像一队望不到头的兵马,从天柱峰脚下的峡谷入口处疾驰而来,未闻人马呼号嘶鸣,未见刀光剑影,转瞬间,整座山峰,整个岩门,便旋被浓雾掳为囚徒,陷入无形的渊薮。

我们一边继续痴迷地苦等云雾再次消褪,一边奢侈地臆想:或许明天雨止雾散出太阳呢,明天再来碰碰运气可好?

岩门赏初雪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岩门赏初雪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岩门赏初雪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岩门赏初雪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岩门赏初雪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岩门赏初雪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岩门赏初雪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岩门赏初雪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岩门赏初雪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岩门赏初雪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岩门赏初雪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岩门赏初雪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岩门赏初雪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岩门赏初雪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岩门赏初雪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岩门赏初雪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岩门赏初雪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岩门赏初雪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岩门赏初雪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岩门赏初雪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岩门赏初雪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岩门赏初雪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岩门赏初雪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岩门赏初雪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岩门赏初雪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岩门赏初雪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岩门赏初雪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2018年1月26日、27日摄于岩门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