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寡水清汤的博客

涂鸦,鸦涂。刊用或转载,请联系或注明出处。情色、广告、出书、博客推广之类请止步。

 
 
 

日志

 
 

百丈漈随笔  

2018-07-21 09:11: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百丈漈随笔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百丈漈随笔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百丈漈随笔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去百丈漈,是在游览了刘基故里之后,说实话,心里既是期许,又是疑虑。

三年前的初冬时节,曾自驾去文成赏枫,印履松龙岭、大会岭这两条最负盛名的枫岭古道,饱尝了一场视觉饕餮盛宴,至今回味,依然意蕴无穷。本来那次就想把名声遐迩的百丈漈收入眼底,只因听闻百丈漈上游的水被拦截去了水电站发电,注入天顶湖的水量并不丰沛,所谓千仞飞瀑,无非是五分钟一次人工起闸后奔涌而出的一注短暂的流水而没了兴趣。也是因为这个传闻,心里才不免嘀咕,百丈漈是否真如官方宣传文案所说的那么壮观。

毕竟,古往今来,好竭尽夸张之能者并非李白一人,尤其是人心浮躁、功利当头的时下,哪怕是鼻涕般不经擤的一挂浊流,都敢堂而皇之地冠以“××第一瀑”之类唬人的名号。

甫上车,导游就讲开了故事。说,一对陌生男女,前来游览百丈漈,途中,因为车身不时左倾右斜,同座的陌生男女不由自主地屡屡发生肢体接触,竟迅速碰撞出爱的火花,燃起了爱情烈焰。自此,人们就将通往“百丈漈”景区的道路叫做了“情人拐”。通往景区的道路确实是紧贴着崖壁,弯道也多,但并不陡急,完全是条普普通通的山间公路,所谓“情人拐”,无非是又一个印证了我刻薄臆想的、生硬的营销故事。

景区入口就在“V”形峡谷谷底,两侧是高耸、险峻的山峰。一座小桥架通深壑巨涧,壑谷中涧水潺潺,巨石累累,苔草森森,杨柳依依,偶有蝴蝶在柳梢翻飞,正是我所喜欢的未经人工雕琢的怡人自然景致,于是,还未进入景区,对景区的好感便油然增加了三分。

恰在此时,管理人员打开了隐蔽在桥板两侧的喷雾装置,顿时白雾喷涌而出,迅速在峡谷中弥漫开来,湮没了小桥,氤氲了奇形怪状的涧中巨石,雾化了清澈的涧水,朦胧了如冠如盖的杨柳,行走在桥上的游客,时而飘渺虚无,时而清晰真切,幻若仙境中的仙人。

一路上,涧谷里满眼矮坡断坎,涧水跌跌撞撞翻滚而下,便形成了众多或短促,或细长的微型瀑布,它们有点像泻银,有的似散珠。心想,如果将百丈漈瀑布比作一首气势磅礴的乐曲,那么这些不起眼的瀑布,充其量是游离于引子里的几个散在音符。

果不其然,过山涧,沿一条小径爬上高约二十米的一块高地,前行百来米后,便听到前方传来哗哗巨响和女游客的大呼小叫声。

脚下紧走几步,转过一个弯,但见,峡谷中横亘着一道连通峡谷左右的石崖,涧水从近乎平齐的崖顶奔腾而下,形成了一道高不过十米,而宽约数十米的水帘。成排成片的瀑水,浩浩汤汤,欣然下泻,一经跌落崖底,便一改急不可耐的性子,绕过瀑前枝叶繁茂,绿影婆娑,翠色怡人为瀑布平添了几分秀气的两株大树,委婉地在平整而光滑的涧石上漫散开去。或心满意足地潴留于凹坑,或优雅从容地淌过浅滩,或顽童般戏弄向水而生的石菖蒲,或像怀春少女凤眼迷离,撩拨寄身于山涧石缝里的杨柳,或三三两两躲猫猫般穿越在乱石堆中。

这道从形体上看隐约有点像著名的九寨沟诺日朗瀑布的,便是百丈漈瀑布群中,最著名的三漈之一,以秀见胜的第三漈。虽然它其貌不扬,但平易近人,内涵丰富,既有波涛千里的志向,坚毅的性格,又有清秀隽美的气质,刚柔兼济,含蓄低调,令人陡生爱意。不觉吟诗赞曰:

一树绿阴远红尘,

位卑不忘高洁身。

纵有奔腾入海志,

静卧潭底看浮云。

百丈漈随笔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百丈漈随笔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百丈漈随笔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百丈漈随笔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百丈漈随笔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百丈漈随笔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百丈漈随笔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百丈漈随笔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百丈漈随笔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百丈漈随笔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百丈漈随笔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三漈往上,沿途景色一般,而且都在施工。工人告诉我,再往前几步,就能听到二漈了。

我一愣,“听到二漈”?未见其瀑,先闻其声,可以想见,二漈是何等声势了!

折过一道弯,果真听到有轰鸣声在峡谷里回荡,而且夹杂着女人、孩子兴奋、惊讶的尖叫。匆匆系好散了的鞋带,一阵小跑,远远地,望见有三折瀑布像依梯级而铺的巨大白练直挂于峡谷之中!

何来三折?近处的二漈从黑魆魆的断崖口咆哮而下,像一堵突然坍塌的墙,扑向约百米深的谷底,猛烈地撞击在谷底另一层突出的崖石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断成上下二折水帘,撕成无数水注,无数湿漉漉的,散发出凛冽寒意的碎片、碎屑,遮蔽了谷底和整座断崖。绵密厚重的雾状水汽,蒸腾而起,随风飘散,在阳光的照射下,形成了一道绚烂的彩虹,仿佛通向仙境的天桥斜架在峡谷上空。而彩虹的尽头,与天平齐的山的高处,第一漈正好垒叠在二漈之上,巧妙地将二条瀑布融合于一体,变成了雄伟、庄严、瑰丽,而又灵动,奇幻的三折瀑。

突然,一个近乎灵异的现象将我惊呆——有人从湍急的瀑布中走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这些游客会避水大法,还是真的有神仙下凡而来?

赶紧走近去定睛一看,原来是断崖底部有一条横向的凹槽,飞扑而下的瀑布,像一道门帘悬挂在凹槽前,形成了一个水帘洞。我撩起衣襟遮盖住镜头,冒着铺头盖脸如子弹般乱飞的水注和碎如珠玉细似粉尘的水雾,冲向这个隐秘的水帘洞。

太不可思议了!这个月牙形的水帘洞,高近三米,窄处不足一米,最宽处两米有余,地面平整,也不知是自然鬼斧神工,还是人工开凿。洞的两端稍觉明亮,中间部分,因为被瀑布完全遮挡,显得十分幽暗,但觉雨雾袭人,寒意袭人,耳膜被巨大的水声所震荡。透过雨帘往外而望,瀑从眼前坠落,雷庭万钧,峰自帘中穿过,朦胧一片,别有一番韵味。不禁口占散句以记

飞瀑叠成三折练,

黛崖白雨写千秋。

水帘洞幽藏机妙,

洗尽人间万般愁。百丈漈随笔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百丈漈随笔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百丈漈随笔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百丈漈随笔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百丈漈随笔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百丈漈随笔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因为没带雨伞,走出水帘洞,已然湿身。洞的一端,是一条依壁而悬,险峻异常的钢架扶梯。扶梯而上,头顶着从刀削般陡峭的崖壁石缝里倒挂而下的灌木,和时淡时浓隐现于枝梢的彩虹,脚下是万丈深渊,以及瀑布冲击翻卷而起的白色巨浪和蒸腾的水雾。真是举步抬足,处处生险,步步惊心,犹如登仙。

到得崖顶,峡谷又呈平台状,阵阵玉屑般润滑的水汽拂面而来,毫无疑问,以高著名的一漈就在前方不远处了。

溯流而上,眺远山逶迤,星星点点洁净而耀眼的白色桐子花,沉浮在满目葱茏的翠绿色中,仿佛碧波上翻飞的海鸥,甚是惬意;望近树浓荫,峰回路转,石壁耸立,灌木倒悬,险峻异常。但觉隆隆水声越来越响,水汽雾团越来越浓,不久,倏见一道硕大的水幕--不,确切地说应称为水墙,赫然倒挂于眼前。抬头仰望,崖与天齐,水自云生,那飞流确如天际直泻而下,气势磅礴,直击潭底,发出炸雷般的巨响。

有的水流在半空中跌碎,散成暴雨,化成水雾,随落瀑形成的劲风,四处飘散,寒意凛凛,使人不敢靠近。也有胆大的,来至潭边钻进石亭,还是逃不过瞬间被雨雾打湿。腾空而起的水汽在阳光照耀下,幻成七彩霓虹,与碧潭相映,异常绚丽。站在瀑布前,翻江倒海、万马奔腾之类的词语,已显得苍白无力。

在这里,直觉得一股震撼的力量从心底涌起,直击云天,使人心潮澎湃,豪气冲天,震撼心灵。你会觉得天即是我,我即是天,到达天人合一的境界。

此时,我才信服,百丈漈中的第一漈,号称中国第一高瀑,确非浪得虚名,而且,我觉得,雄,比高字,更足以概括一漈的特点。李白当年游历的如果不是庐山,而是文成百丈漈,那么传世的“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可能就是《望百丈漈瀑布》,而非《望庐山瀑布》了。如是天马行空般遥想着,不禁口占一绝:

陡峰削为万丈崖,

惊落银河下九重。

世间未见水如此,

排山倒海挂碧空。

在一漈下徘徊不愿离去,无奈导游来电,说就我一人掉队了。举步直追,沿着蜿蜒的溪流,穿石洞,过小桥,涉溪水,踩矴步,随处是佳景,步移景换,目不暇接。步行间,不时止步,不时扭头回望,入目是奇石,盈耳是溪声,每一次止步,都是眷恋,每一次回头,都是不舍。

循原路出景区大门,我还是陶醉在对对百丈漈的留恋之中。越回味,越觉得百丈漈真是首动人的乐曲,宏大的颂歌,鬼斧神工的大自然,赋予她完美的段式结构,丰富多彩的节奏。

入口处如梦如幻的氛围是自由的引子,给人以向往;三漈前一个紧接着一个各有特点的微型瀑布,是抒情的柔板,给人以优雅、闲适的体验;以秀见长的三漈是小快板,令人兴奋、欢乐;过了三漈,水流平缓处是一段使人心态回归平静的慢板;以奇闻名的二漈和以雄著称的一漈则是激昂的快板和急板,持续将乐曲推向高潮……

一上车,我就在朋友圈里向朋友们发出邀约:待得丹枫红遍,层林尽染时,我们百丈漈见。那时,不再步履匆匆,用一天时间,在百丈漈峡谷里慢慢踱步,不止为陶冶山水,更为细细品味对生活、对人生的感悟。

百丈漈随笔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百丈漈随笔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百丈漈随笔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百丈漈随笔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百丈漈随笔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百丈漈随笔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百丈漈随笔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百丈漈随笔 - 寡水清汤 - 寡水清汤的博客

2018年5月5日摄于文成百丈漈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